赤裸的房間主人以右手把攝錄機關掉,左手繼續打丁。
 
他看來是一個歐亞混血兒,眉目頗俊,但帶著邪氣。
 
「易先生, 我今晚表現得好唔好?」詩詠對眼前這位高層專業人士,又敬又畏。
 
「唔好停,你哋繼續。」
 
這次換成阿moon主動搓著對方的大胸部,把舌頭伸進對方的嘴裡。
 




這男人喜歡看,多於做。
 
看著兩位年輕女子纏綿愛撫,就令易先生感到非常非常的興奮。
 
完結後,男人踏著一對名牌布拖鞋,從後方取來兩個啡布袋。
 
「詩詠,呢個係你嘅。」易先生把其中一個布袋拋在地上,她爬過去拾起。
 
一打開,內裡是一些香煙與嬰兒食品之類的東西。
 




最近基地給予新人的物質越來越少了, 而自己的廢柴老公又不爭氣……
 
那就唯有自己想盡辦法去爭取。
 
詩詠滿心歡喜的回到自己的樓層。
 
「Moon, 今次我幫你搵到你想要嘅嘢……」
 
阿moon又驚又喜,撲過去把布袋打開,裡頭是兩罐可樂及兩罐starbucks 特濃美式咖啡。
 




她以閃閃發光的眼神望著眼前的珍品。
 
她瞬間又濕了……口腔。
 
阿Moom興奮地親吻了男人一下,他捏了她的屁股一下作回應。
 
男人渴望下次的場景是窗外的水力按摩浴池。
 
這戲碼終於在凌晨三時落幕。
 
 
(我能夠得知這房間裡發生的一切,是由於後來易先生的錄像機與日記本都落在了我手上。)
 

 




過了三天,我終於獲准前往醫療室探病。
 
只見阿朗坐在靠窗口病床的位置,晨光映照下,他的臉色看來比之前好多了。
 
之前失血過多,真的像鬼一樣白。
 
「阿朗, 見到你冇事就好…… 我擔心咗幾日……始終你都係因為我先搞成咁。」 我的語氣裏充滿內疚。
 
「唔好咁講, 始終係我自願去嘅。」在白被子覆蓋下,阿朗明顯失去了一條腿。
 
「依兩樣野送畀你呀…… 我諗你會鍾意。」我把一排黑巧克力與一排白巧克力送給他。
 
白巧克力是我剛才在平台跟別人換回來的。
 
「 多謝……真係送畀我?」 阿朗有點目定口呆。




 
我點點頭,「 我真係好抱歉……」
 
「 唔使咁內疚……講到尾都係我自願去……」朗嘆了口氣 ,「為左呢樣嘢。」
 
朗取出一個有著熊貓圖案的化妝鏡盒。
 
為了這個鏡盒,他真的付出了很多。
 
「你係為咗某個人…?等我諗下…… 係為咗天峰個女,林凱恩?」
 
我想起了凱恩手上的白色熊貓手錶。
 
阿朗的俏臉一下子紅了起來,似乎意想不到我那麼容易就能猜中。
 




「我同佢都係讀全完中學…… 一齊返教會,識咗好多年……凱恩佢係教會嘅司琴,因為性格好,溫柔又善良,佢受到好多人喜愛。」
 
他憐惜地看著手上的鏡盒, 嘆了一口氣,「 原本諗住等佢生日送畀佢…… 但係而家我隻腳搞成咁……都係算吧啦。」
 
我明白他的意思,就是說,自己變成了殘障者,就不可能跟女神有任何發展了。
 
阿朗悶悶不樂的將鏡盒放入旁邊的抽屜裏。
 
將這禮物埋藏,也同時將這份心意埋葬。
 
這時候,鄰床病人的小音響傳來應景的歌聲:
 
或者一生太漫長,才令我的痴心痴到這麼樣~
甜蜜開心的挽手,直到一天笑著離場,誰不想~
 




是草蜢的「對一個人愛錯」。
 
阿朗突然皺起眉頭來,摸一摸他的斷腳,「 突然又酸痛……我依邊有啲止痛藥……」
 
「 我幫你丫。」 我立即幫他扭開藥樽,倒水。
 
我看著他的傷口,「我突然間又諗起我妹妹……嗰陣時佢畀一隻笑殭扯斷手臂,d血不斷咁流, 但係錯有錯著……佢後來成為半殭,斷左嘅手臂居然重新長返出嚟…… 而且功能一切正常。」
 
阿朗把藥丸吞下。
 
楊醫生不知何時來到醫療室門口,聽到我所述說的一切。
 
他臉上有著非常複雜的神情,摸一摸自己的斷臂……
 

 
翌晨,我與景來到會所的多用途室上課。
 
這是為前線戰士開設的課程。
 
蕙凌今天好像有偵察任務要做,所以不在這裡。
 
我們來這裏學習如何有效地對付殭屍,那些活死人。
 
在課室中央的位置坐了下來後, 我發現這裏只有十一位前線隊員……沒有其他學生了。
 
而整個基地大概有六百人……那麼少人願望上前線奪取糧食,這實在是相當不平衡的比例。
 
跟上次一樣,學生的年齡層很廣, 同樣是由灰褲導師生哥所教授。
 
有點像演員方中信的生哥清一清喉嚨,朗聲對大家說:「 各位大家好!我係你哋嘅導師生哥! 黎依度上堂嘅,都係自願上前線嘅人,都係勇武嘅士兵…… 我知道大家都係有一顆熱心,想保護自己嘅家人朋友, 想為基地嘅眾人搜索糧食,令我哋六百人得溫飽!所以,今後大家就係戰友, 大家認清楚對方,以後就係出生入死嘅同伴,要相信,我哋係可以為人類社會寫出嶄新嘅一頁!」
 
大夥兒都熱血起來,點點頭。
 
在鼓舞人心的開場白後,灰褲生哥正式為我們介紹荃灣區最常見的六種殭:
 
泥殭: 最普遍最低級的怪物,危險度為D,走得慢,智力低,但力量普遍比人類大,喜歡用鼻撞垃圾。
 
笑殭:奸險的變態怪物,喜歡肢解人類,危險度為C, 懂得用工具、設陷阱,大多為男性。
 
黑甲:一雙手背有黑色利爪突出,攻擊快而狠,這種怪物生前都為女性,弱點是其雙爪為金屬,可以被磁鐵所吸附。
 
(最近被我們的新隊員發現有一變種,稱為血眼黑甲,利爪可突然變長,存活於荃新天地,已被擊殺,但不知是否仍有同類)
 .
狂犬:殭屍化的狗隻,速度奇快,被咬不會變成殭,但會出現類似狂犬病的症狀,暫時知道荃灣區至少有六隻。
 
大黑甲:簡稱大黑,女黑甲之巨大版,步速可突然變快,部份沒有利爪,危險度為A。
 
鐵殭:懂得硬化全身皮膚, 極難對付的一種類型,中等智力,在北區有自己的村落與文明, 危險度為A,絕不建議對抗。
 
生哥收好黏在白板上的六張怪物照片,「……荃灣區暫時就係得咁多,而早排蕙凌小隊係荃新天地二期嘅超市內發現一個會發放毒氣嘅全新品種…… 我哋暫時稱呼佢做霧殭,危險度偏高,喺我哋未搵到有效嘅應對方法前,不建議對抗。」
 
「個隻垃圾霧殭,殺死左阿龍……」在前排的位置,有著憤恨眼神的少年說, 他緊握著拳頭。
 
坐在我右邊的中年男說:「阿龍係佢表哥。」
 
中年男留著很酷的短鬍子,看樣子是個歐亞混血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