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晚飲到醉醺醺嘅夏巧莘話唔只要獨佔凌御生個人,仲要獨佔埋佢個心
其實夏巧莘何止獨佔咗凌御生個心?佢已經直接鎖住咗凌御生嘅心,仲將凌御生嘅目光成功咁鎖定喺自己身上
阿姨拎住常餐嘅奄列過嚟,然後仲拎住兩杯嘢飲過嚟
「食咗個奄列先~」夏巧莘好似為食嘅小朋友一樣笑道
夏巧莘一個笑容,又成功咁將凌御生嘅視線同心吸引住
凌御生宜家最大嘅弱點,大概係眼前呢個女仔
喺夏巧莘仲未知道凌御生對自己嘅感覺係點嘅時候,其實早就將凌御生嘅心收歸國有…
「好食好食~」夏巧莘喃喃自語道,自己一邊食一邊開心笑
「噗…」望住夏巧莘嘅可愛,凌御生忍唔住笑咗出嚟,「你真係好似小朋友咁…」
「咁真係好食呀嘛!」夏巧莘鼓起兩泡腮細聲講道


食完嘢之後,兩個人離開座位,嗰個男同學離向佢地二人,凌御生直接就無視咗嗰個男仔直接行向收銀處,夏巧莘用佢嘅招牌笑容向住嗰個男仔微微點一點頭
夏巧莘一邊孭番個袋,一邊行向凌御生,企喺凌御生嘅身旁
「送你番去。」凌御生講道
「嗯。」夏巧莘耷低頭望手機,然後稍稍抬頭望凌御生,微微一笑,「我喺出面等你。」
「嗯。」凌御生點一點頭
一比完錢,凌御生就行出去,見到夏巧莘企喺門口隔離等緊佢
「行得啦。」凌御生講嘅時候心中有種難以形容嘅感覺,開心嘅時間好似過得好快咁,「送你番去啦~」
「嗯…」夏巧莘點點頭,心中有啲失落,因為又要同凌御生分開,又要等到星期一先再見到面
沿路行番去嘅時候,兩個人都冇乜點講嘢,或者因為分別嘅時候差唔多到,大家都唔知可以講咩好
「你到啦,我送到呢度啦…」凌御生微微一笑


兩人就企喺大堂嘅玻璃門前,心中依依不捨,但係不得不分開…
「嗯…」夏巧莘不情願咁點點頭,擠出笑容,隱藏自己不捨嘅心情
「你快啲番上去啦,你細佬應該好擔心你㗎啦!」凌御生講道,希望夏巧莘快啲走,如果唔係佢只會更唔捨得夏巧莘
「咁好啦,我番上去先啦…」夏巧莘微笑道,轉身踏上嗰兩三級樓梯,行到平台位
當夏巧莘差唔多走到玻璃門前嘅時候,佢突然回頭,然後跑向凌御生,輕輕將手扶喺凌御生嘅手腕上,慣性咁微微踮起腳尖,喺凌御生嘅右邊臉頰上錫咗一啖
「當係你琴晚「收留」我嘅謝禮啦~」夏巧莘甜甜地笑起嚟
凌御生呆咗一呆,然後微微耷一耷低頭露出了笑容
「嗯!咁你嘅謝禮我就照單全收啦!」凌御生心中喜滋滋咁講道,「快啲番去啦!」
「嗯!」夏巧莘點點頭之後再次踏上梯級到平台,用小跳步行到玻璃門前,回頭一望,揮揮手,「星期一見啦!」
「好!」凌御生笑道


凌御生依舊等到夏巧莘轉咗入升降機大堂之後先至轉身離開
呢個男仔嘅溫柔體貼,大概只會喺對住夏巧莘嘅時候先會表露無遺…
夏巧莘企喺屋企門口,手中拎住鎖匙,正諗緊開門之後要點樣同細佬解釋琴晚去咗邊
「呼…唔洗驚…夏學謙又唔會食人嘅…」夏巧莘同自己講道,安慰一下自己
夏巧莘插鎖匙開門,一打開門見到夏學謙一臉悠閒咁坐喺梳化上睇綜藝節目
「你番嚟啦?」夏學謙回頭望咗夏巧莘一眼,然後又繼續睇綜藝節目
「嗯…」夏巧莘閂上門,喺門邊除鞋
「你琴晚去咗邊呀?成晚都冇番。」夏學謙望住電視問道
「呃…」夏巧莘有啲心虛,「琴晚我全晚都同凌御生一齊…」
「哦,係呀?」夏學謙只係咁樣回答咗一句,完全唔似平時咁樣會問夏巧莘點解同凌御生一齊,講凌御生嘅不是
「吓…?」夏巧莘一臉訝異,心諗係咪夏學謙發生咗啲咩事,「你唔問我其他嘢嘅?」
「我要問你啲咩?」夏學謙望向夏巧莘
「你平時都會話我㗎…」夏巧莘行到梳化隔離,一臉疑惑咁望住夏學謙 心中正在懷疑呢個到底係咪佢細佬嚟
「咁你中意佢嘛,你開心嘅話,我呢個做細佬嘅都唔會反對嘅~」夏學謙講道
「我幾時有話我中意佢啫…」夏巧莘坐低喺梳化細聲講道


「扮咩呀~咁明顯~」夏學謙無奈咁笑道,有啲似串緊夏巧莘,「算啦家姐,你中意佢中意得咁明顯,我係你細佬呀,睇唔出就假啦!」
「好明顯咩…」夏巧莘側着頭,喺腦海中諗緊到底有幾明顯
「係呀!」夏學謙反咗一個大大嘅白眼,立刻就補上一句,「對我嚟講嘅話。」

IG Link: https://www.instagram.com/nd_cotttoncandy/?hl=zh-tw
回應link: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cB_-FcIiKv9bnDe_pWTFd9B7sEtdiGEnKZoJeq5rjmK9JUZA/viewform?usp=sf_link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