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門之後,我第一眼見到嘅,係螢螢,阿龍仲有阿峰,係喎...佢哋...都好耐冇出場喇喎,講番正題,佢哋全部都好似拎住啲食物咁,正當我想問佢哋做咩嘅時候,阿龍率先講嘢,

「都話係希哥開門架啦!嚟!俾錢俾錢!」 *溫馨提示:切勿沉迷賭博,否則後果大家有目共睹。

跟住螢螢同阿峰就各自比咗廿蚊阿龍,

「你哋究竟做乜....」

螢:「我賭咗廿蚊愛盈嚟開門...」





峰:「我賭咗廿蚊你哋兩個一齊開門...」

龍:「我賭咗成副身家係你開門!」

「真知我心....所以你哋上嚟係做咩....」,我無奈咁講。

「我哋悶得滯所以咪搵你玩囉,跟住你阿媽又話你搬咗出去,所以我哋就嚟咗呢邊囉,結果就係樓下見到螢螢喇,點呀,結婚未呀你哋,咁快就一齊住。」,阿龍雙手抱胸講。

「咁螢螢你又做咩」





「我啱啱係屋企整咗蛋糕,所以咪諗住俾愛盈試下囉,你哋要唔要試下?」,佢講完之後提高咗佢手中嘅蛋糕盒。

「我哋就無乜所謂嘅,不過希哥佢好憎蛋糕...」,阿龍以尷尬嘅語氣講。
「...唔緊要,咁樣我可以俾愛盈食多啲....」

「係絕咗種嘅暖男呀!點解你好似發緊光咁嘅...」,螢螢興奮咁講。

「係食物嘅香氣呀!嘩!蛋糕!嘩!螢螢!阿龍!阿....峰?」,愛盈跑過嚟流住口水咁講。

「你係咪唔記得咗我叫咩名...」,阿峰欲哭無淚。





...  

時間番到一段時間之前...

香港國際機場-亞洲男子所乘搭嘅航班終於都抵達咗,但係佢辦理手續果陣又再俾職員投放奇怪嘅目光。

「凌敬?你個名都幾特別喎,我係到做咗咁多年都未見過呢種名」,女職員皺眉講。

凌敬只係淺淺一笑,然後講咗句唔該就離開咗。

一離開機場,佢就見到一位黑衣男子,果位黑衣男子大概一米八高,同凌敬一樣,而佢嘅左眼俾黑色眼罩遮住咗,有一種神秘嘅氣場。

見到黑衣男子之後,凌敬係袋到拎咗一個做工精緻嘅銀包出嚟,掉咗俾黑衣男子。





「京,你嘅手信,啱啱拎番嚟」

「​唔係炸彈就得,你條友竟然好玩唔玩玩炸彈,仲要光天化日搶人錢...」,京苦笑道。

「啲新聞都傳得幾快...快啲送我番基地先啦~我而家好攰。」

「係係..」

之後京啪咗一下手指,佢哋兩個身邊吹過一陣黑風,下一秒,佢哋已經出現咗一間別墅入面。

凌敬獨自入咗位於最深處嘅房間,入到去之後,係佢面前嘅係一個睇緊書嘅男人,大概三十歲,身高起碼有米九,身穿全白嘅衣著,而且有股壓迫感由佢身上散發。

「老大,你叫我做嘅嘢我完成咗啦,果度嘅潛能者...睇嚟已經有三到四個組織,不過能力唔算太強,我已經輕鬆咁摧毀咗一個,仲有呢個係你要嘅嘢。」

跟住佢就拎咗把日本刀俾老大,把刀一俾老大掂到之後,就變咗全黑,老大一路欣賞把刀一路講





「果個人做出嚟嘅武器...果然永遠都係咁令我滿意...辛苦晒你喇,凌敬。」

「點會呢老大」,凌敬臉帶一絲淺笑。

「係喇,最近沙田區出現咗一批潛能者,而且仲出現咗兩個組織,然後聽聞果度仲出現咗一個好有天賦嘅武器師傅,你幫我求其叫個雜魚小隊去調查下」

「收到」

之後凌敬就出番去,跟住去咗別墅嘅地下室-訓練場求其捉咗四個練習緊嘅人過嚟,

「喂你哋聽住...」

佢將老大講過嘅嘢講多次俾佢哋聽,講完之後就直接去咗訓覺。





...

我哋食完啲嘢之後,愛盈就提議玩真心話。

我哋五個人圍成一個圈,然後擺個唔知係邊度搵番嚟嘅酒樽係中間,跟住我就做第一個轉同埋提問先嘅人,結果一轉就轉到阿龍。

但我諗唔到可以問啲咩,畢竟我哋兩個識咗咁耐...

阿龍見我實在諗得太過耐,所以向我提議將佢呢個問題變做大冒險,既然係咁....

「咁你不如打俾你鐘意嘅人同佢表白」

跟住佢諗咗一諗就點點頭,然後拎起電話,打咗一連串號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