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鈴鈴~鈴鈴~」

在場嘅人入面...有一個係阿龍鐘意嘅人...而我哋所有人同時望向鈴聲響起嘅方向...係...阿峰...?

「喂唔係呀嘛...我直架喎,我仲要同你一齊迫過同一個浴室...咁唔通你果陣...!」,阿峰做出咗一個極其浮誇嘅表情嚟描述佢嘅驚訝。

阿龍無出過聲,只係雙手抱頭,垂頭喪氣咁樣。

「咦等陣先,我部電話好似較咗靜音喎,咁...」,阿峰好似鬆咗一口氣。





「我...我部電話啱啱放咗係果邊...」,螢螢塊臉紅曬咁樣講。

阿龍果然都仲係鐘意緊佢...呢種死唔放棄嘅精神,睇嚟我都要向佢學習下。

「螢,你可唔可以同我出一出去,我有嘢想同你講」,阿龍忽然眼神堅定咁講。

螢螢點下頭之後就跟住去出咗露台,雖然我覺得咁樣做唔係幾好,但係作為八卦王,阿峰點會放棄呢個大好機會...

所以我哋兩個就被迫比佢拉咗去露台嘅窗簾位偷睇。





係窗簾之間嘅小空間望入去,我見到阿龍同螢螢講咗幾句嘢,提高聽力之後,原來佢只係不斷咁講我愛你...

而且隻手仲要緊張到震曬,之後係螢螢塊面已經紅過舊番茄嘅同時,佢竟然直接就錫咗落去,仲要錫到螢螢差唔多窒息先肯放手...

如果佢俾人拒絕咗嘅話應該幾大鑊...

睇到之後,阿峰竟然比佢嚇到唔小心直接打開咗露台對門,我地既偷窺行為亦都被發現,但係佢哋似乎冇受到影響,螢螢望住阿龍隻眼咁講,

「如果我唔接受你,咁你咪會比人拉?死蠢嚟嘅....」,佢塊臉越嚟越紅。





「咁講嘅話...即係話我得咗?!」,阿龍興奮到跳起咗身。

正當阿龍係度自high嘅同時,憶奇突然行過嚟,

「喵你地班喵喵!淨喵係識拍拖!嘈喵住曬!喵你喵喵!」

跟住之後佢就用佢果隻細細隻嘅手閂埋對門,而且仲要鎖埋佢,結果最後我用咗半粒鐘仲有六個罐罐作為開門嘅代價,先總算都可以入番去。

就係佢哋三個臨走之前,螢螢同愛盈講聽日十二點會上嚟教佢整蛋糕,而阿龍同阿峰都話佢哋有啲嘢想俾我睇所以約咗我十二點係學校隔離嘅廢校等。
 
同一時間-一座深山別墅內

一位青春可愛嘅少女正坐係老大對面討論緊某啲嘢,

「今次...你唔使跟住果三條垃圾行動,我想你潛入一間中學,幫我殺死一個人」





「Daddy,可唔可以話俾我聽發生咗咩事?」

「我琴晚...又發咗個預知夢,夢入面...本來應該同你一齊行動嘅三條垃圾,全部都被一個人打低曬,我睇唔到果個人嘅面目,不過憑佢果陣所在嘅大概位置,我估佢應該係個中學生,而果個位置,都淨係得果一間中學...傑鳴中學...我想你係果度,謹慎咁樣殺咗果個人,佢有一種好特別嘅氣質,所以應該唔難發現佢,不過...你一定一定要少心啲,因為...佢嘅殺氣...竟然可以令我係夢中驚醒...」

「竟然會有啲咁嘅人...但係Daddy你放心,我一定會完成你俾我嘅任務!」

「我都相信你,另外,我幫你搞掂曬入學嘅嘢喇,你下個禮拜會以插班生嘅身份去讀3A班,校服都準備好咗喇」

講到呢度老大淺淺一笑,令少女感到十分困惑,

「無嘢...我只不過係諗到,愛麗絲...都大個女喇...」

「Daddy....」





「好喇,你去唞下準備下啦」

「知道」

愛麗絲隨後乖乖地返咗房。

...

第二日嘅十一點半,我著好鞋就出門口,今日我打算行路過去,反正今日天氣幾好,點知行到一半嘅時候,條街又冇乜人。

「喂!你!企喺到!」

呢句咁老土嘅對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