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開波仲有十五分鐘左右,我行返過去佢哋嗰邊坐低,用運動膠帶穩穩咁固定好自己左邊嘅腳踭同膝頭,因為就算擁有可以快速復原嘅能力,但始終對受傷都係有一道陰影。 

「開波喇喂!」,阿龍拍一拍我背脊。

啱啱綁好鞋帶嘅我抬頭望過去,只見佢已經完全準備就緒。

「嗯。」,我企起身,除低運動外套,露出24號嘅Kobe波衫,然後行去場中間。

「好~兩邊到齊曬!咁就可以猜包剪揼決定球權喇!」,主持人激昂咁講。





我趁主持人講緊嘢果陣,快速咁望一望對手,佢哋嘅身高好似唔矮,三個人大概係,170,176,184,仍帶有稚氣嘅樣貌望落大概係中四。

我將目光放返落自己嘅隊伍,只見身穿Fisher波衫嘅阿龍同身穿Gasol波衫嘅阿峰同時望住我。

「...做咩?」

「你去猜囉。」,佢哋好似達成咗某種共識,異口同聲咁講。

「但係我猜包剪揼無贏過喎...」,呢個可能都係一個特點嚟。





「咁咪啱囉,贏足全場唔過癮架嘛~」,佢哋再次異口同聲咁講。

「Fine...」,我竟然俾佢哋說服咗...

對面望落似係隊長,最高果個人充滿自信咁行到我身前...

如我所料,今次我又猜輸咗。

「打爆你班垃圾細路。」,佢兇狠咁睥住我。





「嗯,希望你可以。」,我講完就行入三分線內準備防守。

係防守上,我哋跟據對手嘅身高嚟盯防,所以我理所當然係去守176果個。

「飛機,你開波。」,對面嘅隊長將個波傳俾170,咁即係170叫做飛機...  

之後佢行去176身旁講:「車仔一陣一有位就射波,炒咗都唔緊要,我會幫你拎返板。」 

我突然好想知道埋184個名係咪同船有關...

「好,咁無問題嘅話比賽可以開始。」,裁判用洪厚嘅聲線講。

眾人點頭之後,哨子聲隨即響起,宣布比賽嘅開始。

飛機一嚟就直接將個波傳俾車仔,而車仔一早就係三分線外準備好,所以個波一到佢手上就直接起手!





可惜我一早就發現咗佢嘅動作,所以輕輕一跳就沒收咗佢粒波。

攞到球權之後我將個波傳比三分線外嘅阿龍,然後向籃底嘅左側切入,正當車仔緊緊跟住我嘅時候,我左腳突然用力,再跑返出三分線外嘅四十五度角,阿龍順勢將個波傳返俾我,我做返車仔頭先做過嘅動作,直接起手,但車仔顯然反應唔切,只可以望住我係佢眼前起手。

籃球以完美嘅拋物線進入籃框,比分3-0,無記錯嘅話打到其中一邊21就算贏...

成功得分之後我望向愛盈,佢竟然...

...一邊索我件外套一邊望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