佢就好似一隻失咗控嘅美國鬥牛犬咁,掙獰嘅臉孔上被濺上幾點血跡,嘴邊不斷流出口水,然後張開血盤大口,以高速撲向我!

正當我打算作出反應嗰陣,我嘅身體已經自動向左避開咗佢嘅攻擊。

只見佢撲擊失敗後,一落地就快速咁轉身,再次向我撲擊。

因為嚟唔切再次向旁邊閃避,所以我選擇向前盡量彎腰然後雙手撐地,啱啱好咁避開咗跳高咗嘅佢,我再利用佢因為喺半空中所以成身都係破綻嘅優勢,雙手用力支撐住身體,然後巧妙咁用右腳重重旋踢落佢暴露喺空中嘅右腹,佢隨即被踢飛撞向左邊牆上。

然而佢就好似喺戰鬥中唔怕痛嘅美國鬥牛犬咁,喺我企返起身之後,亦跟住企咗起身。





喺遭受攻擊之後,佢變得更加兇狠勇猛,而且仲好似有無限體力咁,無間斷咁向我攻擊,令我毫無喘息同反擊嘅空間。

然而喺佢嘅一大輪進攻下,佢嘅動作明顯咁變慢咗少少,令我得到思考空間,再次醒起自己擁有嘅技能。

面對下一次嘅撲擊,我並無作出閃避,而係舉起右手,作出一個握緊嘅動作,一面橢圓形嘅盾牌即時憑空出現,盾牌有我半個人咁高,而且比我肩寬闊少少,面向我嘅一面有一個握把,正俾我握住,而面向敵人所呈現嘅,係巨型陸龜嘅龜殼。

「獸裝。」,呢個都係我啱啱諗出嚟嘅名。

因為嚟唔切停低,所以佢就成塊臉正正咁撞落龜盾到,佢嘅兩個鼻孔隨即開始流血,而且仲從口中吐出一隻被撞甩嘅門牙。





然而佢仍然選擇不顧一切咁撲向我,今次我用盡全力咁以龜盾撞向佢,只見佢被撞飛幾米後陷入暗巷盡頭嘅牆上,成臉都係血嘅佢雙眼反白,就咁喺牆上失去意識。

「點解我唔早啲用呢舊嘢...」,我放低龜盾,行去以大字形陷入牆上嘅佢臉前,右手以銳利嘅指甲化爪,然後對準佢條頸。

只要殺埋佢就得,呢啲嘢對我嚟講冇乜難度,而且我有足夠嘅理由...

儘管我個腦係咁諗,但我隻手仍不禁震抖,如果...佢係俾人控制,或者威脅...

如果...有個人等緊佢返屋企...





但係...我唔可以唔殺死佢...

「真係咁樣?」,一把聲音突然喺我腦海中響起。

「我冇其他方法。」,我回答。

我吐出一口氣,然後準備出手。

「請你好好咁...」

「嚓!」

喺我講到一半嘅同時,佢額頭突然上突然出現咗一個血洞。

...係子彈?但係我完全冇聽到槍聲,就算係裝咗消音器,正常我都會聽到。





「啪嗒!」,我身後突然傳出聲音。

我立即轉身警戒,只見眼前嘅...

係一個戴住小丑面具嘅男人,身高大概米八,全身着住灰色嘅西裝,頸前嘅第一粒鈕冇扣到,一頭凌亂嘅黑髮,喺面具嘅雙眼上各開咗個窿,應該係為咗方便睇嘢,透過個窿可以清楚咁見到佢猶如大海般蔚藍嘅瞳孔,纏住繃帶嘅右手握住一把漆黑嘅手槍。

「初次見面~」,佢嘅聲線帶有一種狂傲嘅感覺。

「你想點。」,我做好戰鬥準備嘅姿勢。

「嘻~~哈哈哈~無嘢~我只係想食下花生啫~點知最後就忍唔住殺咗你嘅對手喇,真係...嘻哈...唔好意思呀~」,佢邊講邊狂笑。

「所以,打定唔打。」,我問道。





「唔打~因為如果殺咗你嘅話,我就無有趣嘅嘢睇架喇~嘻~哈哈哈!」,佢嘅笑聲有啲洗腦,不過雖然佢講嘢好唔討喜,但睇嚟應該唔係敵人。

「嗯~而家已經冇嘢睇,我都係走先喇~」,佢繼續講。

「順帶一提,我個名叫做小丑。」,佢講完之後,就突然開始落雨。

「下次再見喇~葉~正~希~」,佢一講完,就喺我面前,雨水中憑空消失。

佢到底...又係咩人。

我轉頭望一望頭先變成屍體嘅惡犬男,佢竟然喺我眼前...

變咗一灘血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