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傷口中的內臟搖搖欲墜,可以清楚見到腸道和胃部被肋骨勉強包着,稍大動作都會一湧而出。青蛙的胸口一下一下地跳動着,薄薄的皮膚下透出快要掉出來的心臟。牠破爛的蹼長出了利爪,感興趣地望着在樓梯口的我們。

怪物就這樣站在原地和已經嚇壞的我和賢仔對望,牠醜陋的嘴巴勾起了一個詭異的、可怕的微笑。我不停深呼吸,用力克制着尖叫的衝動,但原本大膽的賢仔已經情不自禁地發出了尖叫。

我奮力在四處遊走的識中抓着一絲理智,緊緊不放。
「走……走啊!」我推住呆若木雞的賢仔向上跑,與此同時,怪物恰似發狂地發出一聲怒吼。

明明只是一個平凡的上學日,為甚麼會有恐怖的怪物追殺着我……

第一章


DAY 1
1/12/2012
7:45
「颱風瑪姬正在逐漸接近香港,天文台考慮於早上九時前改發八號暴風信號……呢個乜弱智天文台嚟㗎!」Moon憤怒地大叫,惹來附近幾個晨運的阿叔阿嬸不滿地看着我們。
「細聲啲啦,你真係唔知醜!」賢仔翻一翻白眼以後快速推着她進了校門。
臉容冰冷且嚴肅的陳副校長,鄙夷地看了她們一眼。我在他身上停留半响以後,便跟着進校門了。

說很大聲,不知醜的那個是我最好的朋友周玥兒。不同於任何故事的主角,她不是活潑可愛的豪放少女,而是個體型微胖、皮膚白哲,看起來傻傻的但實際上是有幾分精明的。更重要的是,她有着張圓得像滿月的臉,配上白得要反光的膚色,那你就明白Moon這個名是怎樣來的。

比較知醜,而且大力得能把Moon推進校門的,就是我另一好朋友蕭賢。一般的鐵三角,不就是二女一男組成的嗎?我們是例外的。蕭賢之所以叫賢仔,不過是因她爽朗的性格和因為我們貪玩而已。她束着all back的馬尾,完完全全的運動型女生形象。她還是班中的接收器,利用自己在現代舞隊的優勢,接收全校大小八掛事。



呀!差點忘記介紹自己。我叫李佑年,朋友們通常都叫我小年或者Yina。成績平平,運動差勁,創意十足,操行超棒,人緣就…不太好吧。基本上我只是一個平凡到不得了的學生。不過我擁有一個奇怪的腦袋,腦中有着數之不盡的奇思異想,大概是一個標準的水瓶星人。

常常幻想自己會有機會面臨生化危機、外星人來襲之類。或者更好玩的,跌入一個如同真人版狼人殺一樣的殺人遊戲。到時候就可以展現一下我的自學心理知識,在緊張刺激的舞台上大放光采。也許有人會認為我心理變態,但我只是不想平平淡淡地渡過無聊的一生而已。

「賴明謙!你又衣衫不整咁返學!」陳副校暴跳如雷聲音傳來。
「關你叉事咩!」輕挑無禮的聲音,就是我們學校堪稱犯規傳奇的賴明謙,卻又偏偏平安度過了五年的中學生涯,沒被踢出校。
「坐等佢俾人踢出校嘅一日。」冷淡平靜的男聲在我耳邊掠過,還帶着淺淺的笑意,他就是賴明謙的死對頭—劉加皓。

他們兩個的紛爭幾乎全校無人不知,二人的明爭暗鬥一直為人津津樂道。甚至有腐女說他們是相愛相殺的CP,這才是真愛。不過關我甚麼事呢?反正我永遠都只會是看戲的那個,還是要從賢仔口中才能知道來龍去脈的小小邊緣人而已。這一輩子,都不會讓他們知道有李佑年這個人的存在吧。



我加快腳步追上她們,在樓梯中留下響亮的腳步聲。我們的課室是在二樓的2B班,旁邊分別是精英班的2C和2D。2A班似乎是因為學校安排問題,而被獨立在一樓,和一群吵鬧的中一小朋友作伴。即使被兩班精英班包圍,我們三班基本上是河水不犯井水的,簡單而言就是他們兩班歧視我們蠢,而我們懶得理他們。2D班之後的課室就是3A和B,走廊盡頭是儲物櫃和前梯。

2B班對面是家政室,有時上課都會嗅到陣陣的食物香味,但當然有時也會令人作噁的焦味,使我不禁想像裡面有一個一年級生因烤焦了食物而被老師罵個狗血淋頭的情境。家政室旁邊就是MMLC,一個較大型的電腦室。再過去便是一個供舞蹈隊的成員練習用的活動室,賢仔他們都在那裡練習的。

「有無睇尋晚嘅《馬雅預言倒數》呀?距離世界末日就只淨返二十日咋!」在我們身邊經過的一個女生問她的同學,她們好像是中一的。
「有呀,我阿婆尋晚衝咗超巿搶鹽,點解世界末日要搶鹽食嘅?」
「所謂食鹽多過你食米呀嘛……」她們在一樓離開了,對話聲漸遠。

「你信唔信有世界末日呀嗱?」賢仔好奇問。
「唔信,根本只係無稽之談。如果係嘅,我哋就唔會返學啦!」Moon說。
「可能係政府唔想造成恐慌呢。」她說。
「馬雅文明?瑪雅·魯道夫我就聽過,對於史前或古代文明真心無興建。」我說。

「邊個魯道夫呀?」賢仔問。


「你唔識咩?一個美國女演員,上年上映嘅《伴娘》就係佢拍㗎囉!」
「……」她們對視了一眼「唔識!」
「Ok,fine……」我就是這樣的一個話題終結者,哈哈,有夠奇怪。

7:53
踏入課室,各種語言的歌曲湧入耳朵。真的,說我們班是國際社會都不為過。有哼唱着數月前開播動漫—刀劍神域主題曲的毒男;有唱着完全聽不懂的韓文歌的追星女。我的朋友,譚翠如—別名咸魚,在課室中自high地唱着她偶像的普通話歌,Moon和賢仔也如我所料的加入合唱,留下孤獨無奈的我。

作為一個不追星族,我只好面無表情地聽着這些不動聽的曲調,從書包拿出了一本筆記本,畫下兩個狼人和女巫打扮的人,在現實中玩着狼人殺的遊戲。

不久,一個男生走了過來,坐在我旁邊的位。他叫康溢陽是我們班中的留班生之一,已經15歲了,和我挺談得來。我們都習慣叫他阿康,大概是因叫阿溢和阿陽好不順口吧。不知有意還是無意,阿康經常出現在我附近,有一次我還在屋企樓下的巴士站見他。要不是認識他,應該會以為他是跟蹤狂吧。

阿康是一個和我一樣那麼奇怪的人,會注意到一些常人留意不到的事,當然,也是一個妥妥的邊緣人,也比較不怎說話。現在也是這樣,他就坐在我旁邊一聲不發地看着我畫畫,使得我很是尷尬。

8:07
臨近8:10的上課鐘聲,平時老愛遲到的男生也陸續回來了。但他們的回來直接把整個課室變成演唱會,一人一句地唱着跑調的、難聽的舊歌。把一首又一首的經典金典,好比陳奕迅的單車等等,唱成一首令人想刺穿耳膜的爛歌,壓根沒有理會其他人的感受。我對於這群男生的感覺……怎麼說呢,就是給我一百萬也不會和他們做朋友( Hi-Bye Friend也不行!)。


———————————————————————
【植入式廣告】
Hello年偶的廣告無法跳過(´・ω・`)
<推薦作:穿越者系列>
《從前有個校長,佢禁錮咗全校人》
-全校學生被困在學校進行一場名為異能者的遊戲,含魔法元素。

《某月某日坐上某架無冷氣嘅巴士》
-七位乘客搭着一架架無冷氣的巴士來到了一個被隱形牆包圍巴士站,必須通過不同的虛境才能回到現實,接觸真相。

《十大作家,誰是兇手》
-十一個著名作家被捲入連環兇殺案之中,而其中一個就是潛在的兇手。


筆者開咗ig啦!快D去follow啦⬇️⬇️


puppet_nian.novel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