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我的背後傳來一聲悶哼。
我轉過頭,一片鮮血在賢仔的胸口擴散,她一倒下,身後一個披頭散髮,滿臉汙跡的女學生擺出一個拋擲飛刀的姿勢,臉上的狂喜透露出她的瘋癲。

「唔…唔好呀!」我看着賢仔胸口的血越流越多,頓時手足措起來。

「Tony,佢呢一世…都係我嘅…哈哈哈…哈…」Ella還未說完,胸口又多了一把刀,血液沾染了整件校服,很快就倒下了。

「小賢!小賢!」Tony從樓梯跑了過來對着躺在地上的賢仔哭泣,她伸出手想要觸摸Tony,但下一秒那隻手就無力地垂下,跌在焦黑的地板上。Moon悲痛地跪在我旁邊兩行眼淚清晰可見。

「賢仔……」我的眼眶溢出淚水,內心不想承認這個事實。


但一切都是真的,要是沒有那個颱風,也許事情並不會發展到這地步……

第一章
DAY 1
1/12/2012
「颱風瑪姬正在逐漸接近香港,天文台考慮於早上九時前改發八號暴風信號」一段藍底白字,看似平淡無奇的信息躺在屏幕的右方,狠狠地刻在我心中。

媽的天文台!

原本我還期待今天會有多一天的假期,不必去面對討厭的星期一。但天文台卻老是常不掛八號風球,逼着一眾學生和打工仔,冒着強風上學。



我在洗手間中束好緊緊的馬尾,換上有黃色盾牌校徽的純白校裙,在鏡子前呆站了一會。我身上這件潔白如雪的校裙能令人不禁會聯想起乖巧清純四個字,可惜我班中的女生大多都和乖巧沒有半點關係,除非把那些討好老師的婊子也計算在內吧。

梳洗完畢,再多看一會新聞我便出門了。一下樓,刺骨的寒風就迎面吹來,平時臨近冬天,天空總會萬里無雲,陽光灑在大地,帶來絲絲温暖。

但今天不僅烏雲密佈,而且寒風刺骨,吹得我淚水也湧了出來,顛覆過去在地理科學的氣候變化。我把裹着身軀的擋風外套拉緊一些,硬着頭皮,向巴士站前進。

事到如今我也應該要介紹一下自己:我是李佑年,朋友們通常都叫我小年或者Yina。成績平平,運動差勁,創意十足,操行挺好,人緣就…不太好吧。

基本上我只是一個平凡到不得了的學生,不過擁有一個奇怪的腦袋,腦中有很多奇思異想,大概是一個標準的水瓶星人。此外我還常常想像自己會有機會面臨生化危機、外星人來襲之類。也許有人會認為我心理變態,但其實我只是不想平平淡淡地渡過無聊的一生而已。



我的學校是一間有三十多年歷史的中學,一直以來校風都不賴,是一間排頗佳的band 1頭中學。不過自從我們升上了中二,我班的男仔又愛挑戰校規,以致數日就有訓導組來我們班訓話。

想着想着,我已快到校門了,看到一個體型微胖、皮膚白哲的女生低着頭慢慢地走過來。我停在原地,等待女孩走過來。當她越走越近,就看到在那張圓得像滿月的臉上寫着不滿,她就是moon,周玥怡,我的姊妹和同班同學。

Moon一見到我就連連抱怨天文台不肯掛颱風的事,我抓着這個機會狠狠地批評一番,從地下開始罵直至回到二樓的課室還未停。

我們的課室是位於二樓202室的2B班,201是電腦室,2A班就在一樓。203和204就分別是精英班的2C及2。D然後205、206就是3A同3B。再旁的就是男女洗手間和儲物櫃。2B班對面是家政室,有時上課都會嗅到陣陣的食物香味,但當然有時會有焦味,使我不禁想像裡面有一個一年級生因烤焦了食物而被老師罵個狗血淋頭的情境。家政室旁邊就是MMLC,一個較大型的電腦室。二樓還有一個活動室供舞蹈隊的成員練習時用。
———————————————————————
【植入式廣告】
Hello年偶的廣告無法跳過(´・ω・`)
<推薦作:穿越者系列>
《從前有個校長,佢禁錮咗全校人》
-全校學生被困在學校進行一場名為異能者的遊戲,含魔法元素。



《某月某日坐上某架無冷氣嘅巴士》
-七位乘客搭着一架架無冷氣的巴士來到了一個被隱形牆包圍巴士站,必須通過不同的虛境才能回到現實,接觸真相。

《十大作家,誰是兇手》
-十一個著名作家被捲入連環兇殺案之中,而其中一個就是潛在的兇手。


筆者開咗ig啦!快D去follow啦⬇️⬇️
puppet_nian.novel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