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仔,做咩今朝唔見你?」我們一回到課室就見到同男生打交道的蕭賢。
「我老豆車我返學呀嘛!」果然是有錢人的生活。
雖然我們都叫她賢仔,但其實她是女孩子,只是特别喜歡和男生稱兄道弟。我和Moon就是她少數的女性朋友。

隨着越來越多同學回來,我的朋友譚翠如(別名咸魚)一回來就哼唱了一句她’老公’唱的歌詞,使Moon和賢仔也加入了合唱的行列。

但作為一個不追星族,我只好面無表情地聽着這些無聊的曲調,從書包拿出了一本筆記本,畫下兩個狼人和預言家打扮的人,在現實中玩着狼人殺的遊戲。

不久,康溢陽走了過來,坐在我旁邊的位。他是我們班中的留班生之一,已經15歲了,和我挺談得來。我們都習慣叫他阿康,大概是因叫阿溢和阿陽好不順口吧。他是一個和我一樣那麼奇怪的人,會注意到一些常人留意不到的事。阿康興致勃勃地看着我靜心繪畫,使得我很是尷尬。



8:07
臨近8:10的上課鐘聲,平時老愛遲到的男生也陸續回來了。但他們的回來直接把整個課室變成演唱會,一人一句地唱着跑調的、難聽的舊歌。把一首又一首的經典金典,好比陳奕迅的單車等等,唱成一首令人想刺穿耳膜的爛歌,壓根沒有理會其他人的感受。

特別是一個叫胡基言的胖男生,每天都在唱歌吵鬧,沒有人理會他就更加猖狂,真的很想切斷他的聲帶。明乎其實的腦袋少了條筋。

幸好,我早在小學已經學懂了一招兩技,可以進入自我陶醉的忘我世界。方法很簡單,就係閉上眼,想像自己身存在最喜歡的空間,或者幻想在做其他事之類,通常都頗為有效。

「叮叮叮…………」
正當我想像着一隻狼人正向平民下毒手,而女巫卻用了藥水拯救他的畫面時。



八點二的鐘響起了。早上的鐘聲從來都不會姍姍來遲,準時打鐘為遲到的同學帶來惡夢般的音響。今天難得地朱穎盈Joey和蔡芯培,班上兩大女神都沒有遲到,在鐘響前一刻以完美的狀態踏入課室,為難捱的星期一畫上美麗的開始。

「呃…早晨咁多位同學,喺兩分鐘前,天文台發出左八號東北暴風信號。呃…教育局宣佈停課並留在安全地方。但強烈建議咁多位返咗學嘅學生留喺學校如常上課,除非有家長,呃…接送……」陳副校長以一成不變的沉悶語氣,結巴着道出夢魘般的事實。

媽的陳副校!你可以不把這麼悲痛的事實說出來的。

無視班主任可怕的目光,全班都情不自禁地說了句粗口,開始七嘴八舌地討論起來。直至班主任用力拍枱,全班才慢慢靜下來。聽完副校長其他的廢話和宣傳之後,終於都開始上第一課了。
———————————————————————
【植入式廣告】
Hello年偶的廣告無法跳過(´・ω・`)


<推薦作:穿越者系列>
《從前有個校長,佢禁錮咗全校人》
-全校學生被困在學校進行一場名為異能者的遊戲,含魔法元素。

《某月某日坐上某架無冷氣嘅巴士》
-七位乘客搭着一架架無冷氣的巴士來到了一個被隱形牆包圍巴士站,必須通過不同的虛境才能回到現實,接觸真相。

《十大作家,誰是兇手》
-十一個著名作家被捲入連環兇殺案之中,而其中一個就是潛在的兇手。


筆者開咗ig啦!快D去follow啦⬇️⬇️
puppet_nian.novel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