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16:02
「小年你塊面做咩紅晒嘅?」Moon大聲地問。
我兇狠地瞪了她一眼,但她卻繼續嬉皮笑臉。

幾分鐘後,Katie和Patrick都前後腳走進留堂室,臉上很明顯是強忍着笑意,彷彿自己不是在逃命,而是採訪了某台男明星的感情生活。我氣沖沖地坐在賢仔旁邊,在一張A4紙上胡亂塗鴉。

「言歸正傳,我哋發現咗一隻新嘅怪物—老鼠。唔怕火。」Katie用了數分鐘平復心情後說,芯培正忙着把她的話用粉筆寫在黑板。
「說好的聯盟呢?」
「……」阿康尷尬一笑。



坐在留堂室角落的我無意加入話題,這兩天發生的事夠我寫一本小說了或者畫一本漫畫。有神奇力量的卡牌、困着我們的電網、三不管的空間、暴戾的怪物,明明我應該感到恐懼,感到害怕。但在內心最深的位置,那個深得如地下室的地方卻沒有絲毫應有的感受,甚至有些……亢奮。

有誰不想生活不再一成不變?每天待在課室扮乖巧,抄筆記,聽着沉悶又難懂的理論和文言文,真的愉快嗎?不!我已經忍受夠每天戴着虛偽的面具,扮演着其他人以為的角色,那個文靜、中文成績又好的女孩。太無聊了,也許策劃所有事的始作俑者在給我們一個衝出鳥籠的機會。那為甚麼我不把握這個機會呢?

但下一秒我又被這個可怕的想法嚇到了,臉上的表情在不經已間僵了僵。
「你喺度笑咩呀?」一個我不太喜歡的女生程紀靜問我(她就是昨天聽到雷聲尖叫的婊子之一)。
「無…無嘢呀。」我心虛地避過她的質問,轉過頭看另一邊。
手摸上剛剛不自覺地笑起來的嘴,怎麼我會有這種想法的?抬頭一看,卻見到阿康在Joey旁邊衝我一笑,我也微微抽動嘴角回應。



好尷尬……

20:58
「點……點算……」弱弱的女聲從我身後傳來,大伙正在以昨天搬回來的小吃零食充飢。
May坐在課室最後的地板,頭埋在腿間不住地顫抖。文柔和芯培正在安慰她,不停地輕撫她背脊。
「我殺……殺咗好多人!」她輕聲地飲泣。
「咁唔係你嘅錯,係嗰個叫Anna嘅……」文柔說到一半被打斷。

21:00
「請電腦管理員開啟電腦。」今早那把聲音說。


哈比把留堂室教師桌前的電腦,啪噠一聲開啟了。投影機自動投射了今早已經見過一次的excel檔案。

排在第一位的是3A班,共造成5.3%的傷害。全軍覆沒的5E已退到第二名,依舊是5%。第三名自然是我們班2B班,傷害值有3.1%,大概是阿康的功勞吧。其他班大多維持在0,只有並列第四的5D和4A有2.5%傷害。

看了一分鐘,我便覺得沒趣,繼續去偷聽May他們的對話,一邊咬着一根魚肉腸。

「我見到喺一遍漆黑中,Anna拎住把劍衝埋嚟我度。所以我就舉起手擋,然後就多咗個鐵盾牌。我根本未試過打架……未學過武術,但我個腦好自然作出咗反應。三兩下手就搶走咗佢把劍。再擘返大眼就見D&T room,但我完全控制唔到自己,淨…淨係可以望住一條又一條嘅人命……」May說到這裡就開始咽哽,再沒有說話。

原來亞馬遜的技能是這麼複雜的,幸好我只是個造夢者,可以控制到自己又控制到其他人~

「今日真係好怪!」賢仔搬了一張椅子到我旁邊坐。
難道昨日不怪嗎?
「佢哋嚟真㗎,而我哋隨時可能會無命。」賢仔接着說,臉色有點難得的認真。
「比起呢件事,我更加想知你同阿康……」Moon轉過身加入話題,給了我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
「所以我哋要先下手為強,我唔想我哋班再有人死!」我無視Moon。


「Well,大家都知呢件事係無可能㗎啦!」Moon撥一撥前額的留海,一臉不在乎的說。
「所以你哋係咪咩呀?」她又問。
「Well,如果你俾怪捉嘅話,我要認真考慮一下要唔要救你。」我翻白眼。
「Well,我一定會救,我哋好需要一個人去研究一下你嘅感情事!」賢仔又意味深長地笑起來。

「我係戰士,又死唔去嘅。得閒無聊可以鎅下手,橫掂都唔痛。」說罷,她便隨手執起一根鐵釘插在手背。
血液從傷口流出來,但Moon仍臉不改色。很快,血液便違反物理定律地流回她的傷口,自動愈合了。

「噁!」我轉過身乾嘔,實在太噁心了!
賢仔和Moon一起大笑,讓這血腥又充滿殺機的一日結束在一片笑聲中。











2/12 2B班剩餘人數:27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