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12:30
《李佑年視角》
「簡直欺人太甚!」Tony憤怒地拍桌子,惹來附近幾個女生不悅。
「佢以為我哋好好恰咩?今次三個人算小懲大戒,殺雞警猴!」羅雨咬着一根牙籤驕傲地說。
「人又唔係你殺,明哥就係你惹辣興嘅,頭先走嗰陣又唔見你去幫拖?」鮮少作聲的張文柔不屑地說。

「無聽過三十六計走為上計咩?楊過都係咁做啦!」他反駁,殊不知卻忍起陣陣恥笑聲。
「孫悟空呀係。」Kyla小聲得像耳語地說。
羅雨韋顯然是沒聽到,還為嬴了一場罵戰而沾沾自喜地撥弄留海。


「……」對於他這幅自負傲慢的樣子,眾人自然是無話可說。
由於留堂室(310)是在新翼的三樓,需要轉彎才能到達,比起課室更隱蔽。對我們而言,就是一個不錯的避難所。班中除了失蹤的和死了的以外,就剩下方道明方sir留在家政室製造武器,誰叫他抽到了【製鐵師】,武器當然是留給他造。

「我覺得我哋應該出多次去。」阿康說,他、Katie和我正圍着桌子討論對策,「要逃出呢度,條件係殺晒所有怪物,目前已知嘅只有曱甴同青蛙。我覺得揾到其餘三隻係目前最重要嘅目標!」
Katie低頭思考着,阿康則用充滿熱誠的眼睛來回掃視我們。

「但我哋人丁單薄喎……」Katie苦笑了一下。
「除非我哋可以揾到其他班合作!」我抬頭望向阿康「聽講你同3A班主席陳浩昇係兄弟喎,如果佢哋肯派幾個紅卡綠卡嘅嚟幫手,咁就無問題啦!」我笑了笑。
「呃……好啦。不過佢係2樓喎。」不難看出阿康臉上的不情願。



14:30
「聽講你哋拎咗唔少嘢食,開心share下呀!」陳浩昇是一個又高又瘦的男生,但膚色卻出奇地白,還帶着些許宅男的感覺。
「你派兩個最強嘅紅綠卡出嚟,我哋就分嘢食俾你,Deal?」明明和兄弟聊天應該是一件輕鬆暢快的事,但阿康卻令氣氛十分緊張。

「不過唔要亞馬遜!」代替Katie前來的Patrick急急補上一句。
陳浩昇抬起眉毛,雙手抱胸靠在牆上。3A班的學生對我們三個不速之客很是不滿。桌子和地面都散落零食和三文治的包裝紙,不難得知他們以甚麼充飢。
「What are you doing?」陳浩昇無視阿康伸出的右手,繼續抱胸問他。

Katie察覺到二人的火藥氣味便拉着我和Patrick進3A課室,留給他們一個空間。他們班有足足32人,並沒有任何人死和失蹤,所以剩下的座位不多。我本來就和Katie Patrick 不算是朋友,因此我只站在電腦桌那個角落,百無聊賴地拿出「肢離破碎」的手機查看。



屏幕顯示的時間停留在它砸中蟑螂的時間—15:39,裂痕仍舊冒着少許紫黑煙。但除此以外,手機的情況一切如常,應該沒有被蟑螂附身。不然每晚要和蟑螂一部分的靈魂作伴,我倒不如跑上天台跳樓自殺罷了。想到這裡我不禁打了個寒顫,手中的電話看起來就更加可憎了。
「你發咩癲呀?」陳浩昇一拳打在……門上,憤怒地大叫。
反之阿康則一臉淡然,毫不在乎。陳浩昇好像察覺到在背後竊竊私語的人群,便拉開門,到課室外談……我的意思是打架。

「Hello,請問你哋有無嘢食呀?我個friend 成朝食得一塊薯片,佢已經開始胃痛啦!」一個女生可憐楚楚地問我們。
原本聊得正高興的Katie和Patrick都轉了過來,氣氛一度降至冰點。最終Katie尷尬一笑打破僵局,從口袋拿出一根小食部拿回來的巧克力能量棒給女生。

「砰!」門外又有動靜了,兩個黑影在外面拳來腳往,不少人都一窩蜂跑到窗前吶喊助威。
「怕唔怕有怪?」我皺着眉頭問,但明顯沒有人打算回應。
「估唔到昇爺平時文縐縐咁,打起交上嚟都幾勁。」一個站在窗前咬着百力滋的男生說。

「昇哥好型呀!」一個小迷妹眼冒心心地說,旁邊的女生也跟着傻笑。
「膚淺。」我翻個白眼,為甚麼世界會有如此低能無知的人。
「因咩事打交呢?」Katie問,二人雖一點都不熟但在之前的班際壁報中都算有交流,自然會八掛一下。
「男人嘅嘢唔係女人就女人㗎啦!」Patrick 坐在旋轉椅上向後傾,差點跌個四腳朝天,惹得我和Katie不留情地恥笑。



不過有甚麼女人都夠令阿康和兄弟翻面呢?他身邊的女性朋友離不開是我、Moon和同為留級生的Joey。我和Moon的性格毫無淑女可言,反倒Joey天生麗質,今早又能在戰場上奮勇殺敵。一定是她了!

「喂!有隻嘢跑緊過嚟!」其中一個男生拉開窗探頭驚叫。
走廊有一隻身材魁悟的灰黑色怪物朝門外’抱成一團’的阿康和陳浩昇跑向,但他們好像仍未發現即將逼近的危機。
「唔好打呀!快嚟呀!!」我在最靠近門的窗戶喊,心跳隨着怪物的到來而跳得越來越快。

木門忽地被阿康推開,一個踉蹌跌在地上,陳浩昇亦倒在他身上。兩個男人相擁在一起,基情十足。
「呀!老…老鼠呀!好乸大隻老鼠呀!」剛剛在吶喊助威的男生大叫。
其他人七手八腳地把地上的陳浩昇拉進來,我趕忙拉起阿康,用腳把門踢關。下一秒,木門便迎來一下撞擊。

「呯!」幸運的是金屬門把沒有鬆脫,只發出沉重巨響。
老鼠吃了閉門羮便開始對窗戶下毒手,尖爪在玻璃上劃括,攻擊模式和青蛙、蟑螂如出一撇。牠身上同樣是血肉模糊,肚子的毛皮脫了一大半,令我聯想起哈利波特那隻老鼠斑斑。牠身體上有數個紅色的大格子,傷得較深的位置已溢出血水,使黑色的毛髮渡上一層光。牠黑漆漆的雙眼兇狠地掃視我們,爪子已經停止了活動,但牠在外面徘徊沒有離開的意慾。

「係咪衰呢!引咗隻嘢過嚟!」阿康對陳浩昇破口大罵,一邊摸着瘀青的嘴角。


「唔係你撩交打,又點會搞成咁呀!」陳浩昇已經重新站起來,看樣子是想再打一架。

「兩位大佬留返啲精力應付外面嗰舊嘢啦!我哋未見過呢隻怪物,你最好期求佢會怕火,如果唔係我哋就返唔到去啦!」Katie不耐煩地罵着他,在風衣中拿出我做的化學炸彈,用火槍「唰」一聲點燃了瓶口的A4紙,拉開距離老鼠較遠的窗戶,拋到老鼠身上。

「嘰嘰嘰……」老鼠的臉勾出了一個扭曲的微笑,發出了古怪又恐怖的笑聲。
火在牠身上燒得旺,原本脫落的毛髮更被燒去大半。但老鼠面無懼色,好像沒有受到任何傷害,更肆無忌憚地拉開窗戶,要爬進來。
「仆街!佢唔怕火!」Patrick抓着頭說。
近窗的人早已逃到課室的另一邊,正好給了老鼠一個爬進來的絕佳機會。

牠不可以進來的……要引牠出去。
「唏吖!」一個站在角落的3A班女生,把一本字典掉向老鼠身上,但這本小書對牠不痛不癢,毫無作用。
意想不到的是,大家也有樣學樣用各式各樣的雜物,狠狠扔到老鼠牠臉上和放在窗框的爪。所謂團結就是力量,老鼠受到我們的擊退後放棄了窗戶,直接撞門!

「開門!」Patrick 命令,他正單手舉着教師桌,對準了門口。
陳浩昇遲疑着,開門有機會擊退怪物,但更大機會令全班陷入赤裸裸的危機。身為主席,就要為班中的同學負責任,不可以任意妄為。


「開門。」阿康發動技能,一頭灰狼影子憑空出現,狼眼散發紅光殺氣,黑影為他兩手注滿力量。

陳浩昇再沒半點猶豫,往鬆脫的門把一扭,老鼠便跌在課室的地上。阿康二話不說撲到牠身上,一雙狼爪在牠軀體上肆意摧殘。
「阿庭出嚟幫手!」
一個矮小的男生把自己倦縮起來,背後有海龜的綠影,他身上也形成了一個半透明的綠色龜殼。男生朝門前毆鬥的怪物和阿康「滾」過去,就像打保齡球一樣把他們推了出去。

「紅卡綠卡嘅出去幫拖!你哋幾個,」陳浩昇指着我「返去班房,拉埋阿康返去!」
語音剛落,數個技能夠強的男女生都走了出去。其中一個手執水瓶像個流氓一樣喊打喊殺跳出窗戶,亦有一個長出羚角的女生,用四肢高速衝了出去,兩角不偏不倚刺上老鼠身上。但當然願意幫忙的人只佔少數,近二十多人都躲在桌椅下驚惶失措、哭哭啼啼。(「媽咪呀!我好驚呀!唔好殺我呀!」一個強壯的男窩在角落大哭)

「有無長棍之類嘅嘢?」Katie問。
我的目光落在櫃子旁邊的掃帚,是長棒型的武器。Katie拾起掃帚,擺出了格鬥姿勢,掃帚的尾部夾在了她腋下,散發着中古世紀北歐騎士的風範。她以掩耳不及雷的速度衝了出課室,重擊在老鼠身上。

Patrick和我趕緊跟上,面對怪物,我的藍卡完全發揮不到作用,只可以躲和跑。
「走啦阿康!」我拉住了戀戰的阿康,和他一起逃命。
還未停用技能的他,一下抱起了我(嚴格來說是把我扛在肩上),以高速離開了戰場。媽的!這個劇情實在殺我一個措手不及!



狼的奔跑速度,自然是人類無法比上的,轉眼間就回到留堂室外。
「紅都臉晒……」我小聲地自言自語,迴避所有人的目光。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