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話未說完,我就撲向一個看似較矮小的男生身上(其實他們兩個都起碼175cm)。
趁他們還未從偷襲的驚訝恢復過來,我馬上用手上的鐵勺向對方的頭狂打。但打了才三下,他就用力一手推開我。基於身高及年齡的差距,我一下就被推走一米。

憑住自身本能及反應,向左滾過去,就立即避開對方從上方撞下來的危險攻擊。我迅速借力站起來,只見對方用挑釁的眼神看着我,一邊用手擦走鼻下同嘴角的血液,看來對方是一個戰鬥狂。

我們的戰場早已轉到小食部外的有蓋操場了,我用輕率的眼神回應他,再向他朝手,企圖引誘他進行下一波攻擊。如我所料對方因為我不可一世的笑容和眼神,即刻像鬥牛看到紅布一樣衝過來,同時將手臂拉弓,舉起巨大嘅拳頭。

就在懸在空中的拳頭揮向我的一剎那,我舉起鐵勺擋住,同時快速跪下,完美避開這下非死即傷的攻擊。

不幸的是,剛剛閃過一招,下一波攻擊立即迎接我,他把左腳橫掃一下,我躲避不及失去重心跌到,鐵勺也隨之而飛脫出去。



對方立馬拾起鐵勺,帶住一個不懷好意的笑容走到我面前。他舉起鐵勺,全身散發著危險的氣息。

不過你有張良計,我又何妨無過牆梯呢?

15:00
Lokky和晉毅及時趕回來,送給他一記飛腳。但對方誓不罷休,一個翻身對晉毅展開攻擊。他用鐵勺勒着晉毅的脖子,下定決心要治他於死地。

剛剛解決了那個明哥的金毛一腳踢到敵人的鼻樑,鼻血灑在晉毅的身上和地面。一開始剛剛逃出生天的晉毅提出為免留下後患,要把他們二人都殺了。但經過一番討論以後,我們決定把昏倒的二人拖到小食部中,能否活下來就聽天由人吧。總之危機已經解除了。



15:05
弄了差不多半小時,身上出了不少汗水和血水,不過都值得的。我們每個人手上都有一個大紙皮箱用來裝杯麵和包裝飲品,可惜經過小息和午飯的洗禮,熟食都所剩無幾了。

15:25
捧着一大堆東西,回課室難免有些麻煩,本來有想過要乘升降機的,但Lokky說通常這種情況搭升降機都很沒保險,那只好冒險爬樓梯了。平時只需一分鐘的路程,足足用了一刻鐘才回到去。一返到課室就有數個女生主動過來幫我們包紮,使得原本冷靜下來的心又燥熱起來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