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la視角》
13:53
我感覺不到自己的存在,手指動不了,眼球轉不動,好像癱瘓了一樣。幸好意識尚算清醒,可以記憶和思考。我像是一個沒有軀殼的靈魂,只有意識。

夜色籠罩着沉鬱的校園,我身處在四樓某一間課室中(我猜的,走廊太黑了),我的視角被強行移到窗前,緊緊地望着走廊。

兩個黑影在窗外高速掠過,要不是我直看着,也未必能看到。一股拉把我扯到黑影的後方,他們三兩拼步就跑到天台。其中一個黑影拾起一小塊石頭,爬上校園最高的水搭擲下石塊。小石頭以曲線下墮,當它準備飛出圍欄,重獲自由時。

小石頭碰到圍欄上的發出藍靛色的電網,後者釋出如閃電一般的高壓電,一瞬間照亮了夜空,更將可憐的小石塊烤焦。焦黑的小石頭帶着點點火光,冒着煙跌落在花槽中。那個掉石頭的黑影和同伴相視一笑,亮白的牙齒清晰可見,卻看不清楚他的樣貌。



另一個黑影抓起掉石頭的那個人,雙手用力一揮,好像只是在拋一個布偶那麼輕鬆。他和石頭一樣被拋向圍欄上,撞上電網,高壓電把他燃燒,形成一團火光。空氣中充斥着肉被烤焦的氣味,要是我的胃還在,我應該會想吐,但我只是一個靈魂而已。

場境一轉,視角來到了校園的地下,一隻身型龐大的黑色老鼠正凝視着身下燒得旺的火場。各種武器、桌椅被堆積成山,熊熊大火焚燒着它們,濃濃的黑煙滿佈於空氣中。更奇怪的是,火堆最高最中心的位置,放了一個大沙漏,沙子閃爍着,很是刺目。它的玻璃沒有被煙燻黑的跡象,沙子在瓶中緩緩流動着,和火堆格格不入。

黑色老鼠旁邊多了另一隻怪物,兩者外觀如出一撇,後者披著雪白嘅毛髮,小部分的白毛被燻成黑灰色。這是一隻白老鼠,一隻四肢異常發達的白老鼠。和青蛙一樣,牠腹部都有一大個橫過牠腹腔、鮮血淋漓的傷口,內裡的白骨外露,勉強抱住內臟。牠醜陋的心臟正激烈地跳動着,可見心臟的主人是多麼的亢奮。

白老鼠比黑老鼠站得更近火堆,牠通紅的眼睛中有烈火的倒影,眼中有着擋不住的著迷。火對於牠而言是甚麼呢?難道又是一隻不怕火的怪物?

下一秒,我的疑問得到解答,白老鼠向火堆踏前一步。火舌捲住了牠稀落的毛髮,灼燒着牠的皮膚。但牠卻無所畏懼,身上的肌肉反而越來越壯。火為牠帶來了力量,有如在浴火中重生的鳳凰。



一個男人從火山堆中爬了上來,在最高處拍了拍沙漏。他並不是黑影,但從他矮小又微佗的背部,可以知道他已經年過半百。男人從火堆中跳到地上,邪魅一笑。突然燃燒中的武器竟湧出源源不絕的血液,但血液流出不久又被熱力蒸發凝固。乾固的血塊變成燃料,令火焰越燒越旺。

青蛙和蟑螂像是預先排練好的,一起從兩旁的男女更衣室走了出來。五個影子在火光的照射下,搖曳不斷的投射在牆上和地上,劈嚦啪嘞的聲響和男人不懷好意的笑聲充斥走廊。

他們就是那個五隻怪物,包括那個老男人!

還未來得及從震驚中回過神,我的喉嚨像是被一隻大手捏住(重申:我沒有軀體,但有這種感覺),使勁地向後扯。那些火焰,那些怪物離我越來越遠。聲音也更加模糊,窒息的感覺也越發嚴重。

我完成了第一次預言。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