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佑年視角》
14:06
Kyla的眼球略過了很多的畫面,她全身僵硬着,我和芯培都不敢碰她。忽然,她深深吸了一口氣,兩眼一翻倒在地上。她的胸膛劇烈地起伏着,一瞬間便大汗淋漓,我猜她成功預言了。

「我見到嗰五隻怪物,有一黑一白嘅老鼠、青蛙、曱甴,仲…仲有一個人……」Kyla斷斷續續地把自己的預言說出來,包括電網和黑影人、五隻怪物和焚燒至溢血的武器山。

正常的預言應該不會直接告訴任何事給我們知,有可能在隱喻某些事。電網那部分極有可能只是在說我們觸碰它的下場,應該是類似一個警告。在說,無論死物或生物都逃不開被電擊自焚的下場。

可是,燒至流血的武器和桌椅山就讓我想到頭痛,死物是不可能流血的,而血液變成燃料更是聞所未聞。是在說這個地方甚麼事都可能發生,還是在直接告訴我們可以用血來生火(這個想太荒唐也太噁心了)?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一個果然來,相反五隻怪物就簡單明瞭多了。就是不可乾乾脆脆告訴我們他(或她)想我們知的事嗎?太討厭了!



「預言唔係應該預知未來㗎咩?點解你D預言咁怪雞嘅?」芯培問Kyla。
「我係預言家,唔係先知囉。同埋我根本控制唔到自己睇咩嘅。」Kyla翻一翻白眼,冷淡地回答,那個可怕的氣場不知不覺間重新回到她身上了。

14:10
雜物室的木門被人一下子推開,手無寸鐵的我們嚇得跳上架子。幸好對方只是我們班的張文柔,一個和我挺熟稔,平時話不太多但相當有熱誠和幹勁的女生。
「阿培、小年,你快啲過嚟呀!操場有人破壞電網呀!」文柔興奮地說,順便捉住芯培的手,向走廊跑。
我看了一眼Kyla,她疑惑了一秒便跟着出去了。我自然也跟着她們走。

這次我們再沒有潛行,因為三樓大部分的課室都清空了,一大堆人擠在一個可以看到操場的平台上。
「發生咩事呀?」我問。


「師搏文同陳子龍去咗操場打開個電網呀!」一個我不認識的中三級男生說了兩個我不認識的名字出來。

他的回應令我頗感意外的,想不到現在每班作為敵對的關係,還會這樣回答一個陌生的女生問的問題。所以現在應該是有兩個中三生嘗試去破壞和打開電網吧,不得不說,他們也太天真了。

==================
作者的話:用心睇嘅會發現Kyla講述自己預言同自己睇嘅嘢有誤差,佢嘅預言係直接暗示咗結局嘅發展。各位讀者大大可以ff下劇情,真正嘅結局可能半年後先出到😂😂(如果無爛尾)

感謝支持🙆🏾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