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陵昇夜視角》
14:45
那個男生炸死了,如同大哥預料的一樣,電網是不會被破壞到的。他們的嘗試從一開始便已註定是失敗,根本不可能會成功。星雨因為爆炸嚇得跌在地上,好一會說不出話。大哥根本就沒踏出過課室半步,從遊戲一開始,他就只在窗前練習他的技能—狙擊手。不是說笑,他的手是真的會變成狙擊槍。

「星雨,起返身啦。」我扶起我這個雙胞胎妹妹。
她有在學習劍術,原本在十一月三十日,她有一課西洋長劍術要上,但因為我們被困,所以她便和‘寶劍’被逼留在學生。這兩天遇到想搶資源的敵人,也幫了不少忙。但她的驍勇仍無阻她的膽小,和之前一樣很容易被嚇到,這傻妹!

「話時話喇阿哥,點解你同大哥完全唔驚嘅?」星雨站起來後,呆望着被炸得只剩一半的樹木問。
其實我也很害怕,完全沒有懼色的是大哥—劉加皓。也許像他一樣聰明的人,都沒甚麼情感吧。



初中時的劉加皓不是這樣子的,那時候的他無憂無慮,每次考試都不會認真,得過且過。雖然這樣的讀書態度是很差,至少當時的他是快樂的。大哥在中一已經很聰明,不過他不想讀精英班,寧可和我屈在普通班中胡鬧。直到在中三那年,我發生了一些意外,令到大哥不願再保留實力。憑着自己的努力從全班墊底,一下子攀升至全級第一。我自然也在他影響下,勉強擠個六十名。

有人說他天賦異秉,更多的人說他作弊、收買老師。他成為了學校中的風雲人物,很多人羡慕妒忌恨他,老師獨愛他,同學敬愛他。但只有我知道,他很討厭這種生活,那些別人加諸在他頭上的光環,都是越發沉重的壓力。他寧可繼續待在普通班和我嘻笑打鬧,反正他DSE一定會考得高分。

因為我的緣故,加皓放棄了自己的快樂生活,所以我和星雨都會專稱他一聲大哥。

我和星雨回到了5A班的課室,課室大部分人都出了去湊熱鬧,只有零星幾個邊緣人在座位中寫東西(大概是筆記或者日誌吧,我從來都搞不懂怎樣整理筆記)。大哥仍在窗邊用狙擊槍射着地面的花盆上最細的葉子。

「佢死咗?」大哥問。


「木系嗰個未死,另一個企喺最頂嘅死咗。佢哋本來成功㗎,不過後來個電網爆炸。」我答,這讓我聽起來很像一個匯報給老大的手下(雖然事實的確如是)。
「果然。」大哥再沒有問和說話,反而陷入沉思。

14:30
大哥突然從沉思中笑了起來,在磨劍的星雨被笑聲吸引過去,抬起頭看着他。說真的,我這個妹遺傳了父母九成最美麗的基因,我嚴重懷疑她在媽的肚子裡吸收了我的顏值。她這一幅呆萌的樣子,要是她不是我妹,我十成會追她。當然,我不是妹控,只是一個正常男人。

大哥看着星雨,面無表情地摸了一她的頭。大哥,要調戲我的妹可以別在我面前做的!我掩着雙眼,輕輕咳了一下。
「木、火、土系,揀一個?」大哥停下了手問我,星雨像是已經習慣了一樣沒有任何表情,但我清楚看到她兩頰不自然的紅暈。

我想起在籃球場使樹根破土而出的男生,他是木系魔法師。


「木系。」
大哥點了點,不知道他又打甚麼鬼主意。以我所知,木系魔法師是那個中三生,中二有一個水系的,我們級也有個土系。4A班昨天帶領整班殺怪,出了很多風頭的趙正儀就是火系的魔法師。剛才大哥只給了木、火、土三個選項,證明水系魔法師已經是他的囊中之物。我選了木,剩下的火和土不知會何去何從。我覺得5D班的賴明謙很大機會會過來分一杯羮,趙正儀不是一個容易對付的小女孩,那賴明謙最有可能分的就只有土系了。

賴明謙……人稱明哥,在級中唯一智商堪比大哥的人才。他刻意不讀書,專精運動項目,以自己的身材為傲。和他的狐朋狗友到處橫行霸道,縱然欺善也絕不怕惡,因為沒有人比他更惡。據說在被困的第一天,他被五個中二生打敗了,大概是那群小子行運吧!

「三日內,水、木兩系必定歸我哋所有。」大哥意味深長地笑了。
「行啦!」星雨拿着劍站了起來。
「去邊呀?」我和大哥異口同聲地問。
「出面而家七國咁亂,梗係去打怪爭取上第一啦!」她一臉理所當然地說。
「你去睇下邊度有。」大哥推了推我。
「使人唔使本……」我咕噥一句,然後跑走。

周圍的景物快速在我身邊掠過,化成灰色一片。我的技能是紅卡:光速,五秒內我便可以走完整個校園。蟑螂在一樓美術室;青蛙在四樓生物實驗室;白老鼠在五樓科學實驗室;黑老鼠也在四樓禮堂中徘徊。和昨天一樣,找不到第五隻怪物。

「去殺老鼠啦。」轉眼間,我又回到他們面前,時間只過了一點零三秒。


我在三個人當中負責牽制怪物,所以只需要一卷尼龍繩即可。星雨和大哥負責攻擊,這套戰術自然是大哥在昨天的打鬥中研發出來的。

「吱吱…嘶!」我們仨剛走到禮堂門外就聽到老鼠的怪叫了,裡面更傳出濃郁的血腥味。
「鏘」星雨拔出西洋長劍,她已經準備好了。
「三,二,一。」大哥倒數完便推開了門。

禮堂,又腥又臭又黑,只有老鼠會住在這。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