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17:00
剛回到留堂室就見到我最想見的人,我對着她一笑,但她只尷尬地別過頭。沒所謂吧,反正大家都被困在這個空間,來日方長。其他人都在喋喋不休地討論明天那場魔法師之戰。

「我覺得火嗰個勝算好大囉!」
「未必㗎,師搏風今日咁勁揪,有水同土牽制火嘅,佢都有機。」
「算吧啦,佢今日俾人打到瞓低,聽日又話有咩分別啫!」
「其實點解佢哋要殺對方嘅?」

「因為佢哋貪!殺咗其他魔法師,就可以拎埋佢哋張卡,有齊四分之三種元素。咁咪天下無敵囉。」這麼天才的推論當然是出自我口中。


「哦~」程紀靜和她幾個朋友恍然大悟。

她們的目光有點怪怪,算了,這不是重點。現在已經五點了,灰色的天空也慢慢染上不明顯的橙色。
「Katie,我哋要唔要去打怪呀?」我問坐最前排的Katie。
語畢,班中全部人都看着我。他們眼中有驚訝,有不解,有厭惡,然而我並不認為我這個提議有甚麼問題。

「食懵你呀?無啦做咩要去搞嗰幾隻嘢?」羅雨韋從椅子很大動作地站了起來。
「係囉…萬一我…我哋又有人死…死…死咁點算呀?」程紀靜的朋友黃美娜裝得可憐楚楚,結巴着問。
「但我哋唔殺怪點上到頭五,上唔到就走唔返出去。可能呢一世都唔會離得開呢度,怪物就係我哋打開大門的鑰匙,唔通你哋唔明咩?」想不到那個她會為我說話,內心甜絲絲的。



「我同意我哋應該出去打怪,但有邊個願意出去呀?」Katie掃視留堂室一圈。
「我!」黃美娜突然很積極地舉起手。
「你咩技能呀?」Katie皺起眉問。
「呃……我係動物卡嘅。」
看到她眼望向右方,我就知道她在說謊。通常在編故事或說謊時,人總會很自然地看向右方。

我從褲袋拿出昨天打敗那個中五生得回來的卡牌,那是一張黃卡—【技能窺視者】。描述很短,總之使用後,我便可以一眼看到其他人的技能是甚麼。原本我還打算把卡牌留着,等將來有其他等將來有其他更強的技能才作出選擇。但如今這個局面,不用也不行吧。

我利落地把黃卡折斷,它噴出一道黃色光柱後就消失。半响,我望向其他人身上,他們頭上便多了一小行顏色字是在說他們的技能。例如當我看向小年時,我見到她頭上有一項藍色的字體寫着造夢者和一些技能簡述(當我在測試時,全班都看着我像個無事人,若無其事地打量她)。



成功以後,我望向黃美娜。她的確是綠卡,但她是個麻醉師(食指觸碰到的生物可以隨使用者意願,麻醉身體或心靈)。好吧,是一個不錯的角色,但麻醉心靈是甚麼鬼?
「仲有無其他人想去?」拜託給我一個男丁!
「阿Moon話想去喎!」小年捉着月亮的手高高舉起來「我都想去,不過我係藍卡,淨係會拖累你哋。」
「你點會拖累我哋啫,不過唔去都啱嘅,太危險啦。」我直接地說。

「呵,所以危險嘅嘢你就唔想佢去,其他人你就無任歡迎?」月亮似笑非笑地翻白眼。
我以為我表現得很明顯……
「你係戰士,唔驚死呀嘛!」我回敬她一個白眼。
「我都可以去!」Tony瞄了一眼賢仔後舉手說。
「咪去!」羅雨韋再度很大動作地站起來。
「我係【柔道專家】喎,唔係唔去呀?」Tony說。
「頂,你估你去劈木板呀?」
Tony明顯因羅雨韋的說話而動搖了,但他再次偷偷地看了一下賢仔後,便堅定地點了頭。

有貓膩,不過都不重要了。現在只有兩男兩女,戰鬥力…唔,慘不忍睹。


「揾多兩個紅卡綠卡嚟啦。」
「I think I can give it a try!」ABC仔安家迪(一個圓滾滾但十分幽默的男生)操着一口流利的英文說。
他是綠卡【猴子】,可以幫忙吸引怪物的注意力。
「我都去打架!」Patrick磨拳擦掌地自薦。
敲定了,周玥怡、黃美娜、安家迪、郭天朗、林昭偉和我就正式成立這個怪物討伐小隊。除了黃美娜以外,其他人都對此名稱感到萬分不滿,但我才不在乎他們的想法。

17:30
我們一行六個人拿着經方sir打磨的菜刀、肉刀(這已經是最強的武器了),還有少不了化學炸彈以及大鍋蓋充當盾牌,向着一樓的蟑螂出發。據月亮所說,他們第一次遇到怪物就是在一樓的美術室門外,所以牠很大機會在一樓徘徊。而且牠好像非常怕火,但火並帶不到太多傷害,我們的物理攻擊才是最關鍵。

作為隊伍中年紀最大的一個(其實也只有14歲),自然就得擔當起隊長的責任。我們潛步到後梯,靜靜地來到了一樓。音樂室是在美術室旁邊的,兩間課室之間有一邊門可以通過去,要是門被鎖上的,亦可以爬窗(要是窗都被鎖的,就管他的衝入去!)。

Tony把耳貼在音樂室門上,再三確認裡面沒有人才打開門讓我們進去。
「好啦,我哋應該分頭行事。揾兩個人出去敲美術室嘅門,吸引曱甴嘅注意,然後我呢邊四個人就由呢度門衝入去!」我說。
「無問題,我跟你去!」黃美娜踴躍地說。
「呃……好呀。」原本我打算讓她當敲門的那個,不過她衝去麻醉蟑螂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小年叫我睇住你㗎,所以我一定跟你!」月亮說。

真的嗎?!我內心好像爆開了一朵又一朵的煙花,絢麗奪目,五彩繽紛的。
「好呀,本身你就應該排最前去放化學炸彈。」幸好音樂室只開了一小盞桌燈,不然被月亮看到我臉上壓不下的笑容,那我就完了。
「我同Tony可以負責敲門,Patrick嘅【筋肉人】比我哋更有用。」安家迪說,他說英文時總有着濃濃的英式口音。

「對錶。」Tony伸出手腕上展示出上面的手錶說。
很聰明的做法,但我們都沒帶手錶。
「吓,你哋全部都無帶錶?」大家一致地點頭「咁對手機啦!」

「而家係17:36:08,等到17:37:38,即係一分半鐘後,你哋負責敲響美術室同呢間房度門,俾個signal我哋。收到信號五秒後,我哋就會衝入去。OK?」我簡短地說了我在路上構思的計劃。
大家再次點頭,安家迪和Tony便出了去。
「月亮你排最前放炸彈;黃美娜排第二負責麻醉隻曱甴;Patrick你第三,入去之後即刻撲倒隻嘢,然後我同你進行攻擊!」
「叫我美娜呀~」
「……」


「等等先,如果隻怪唔喺入面呢?」
「吓?」月亮問號。
「吓?」我問號。

對呀,我們從不清楚隻怪物是不是在美術室內,剛剛的計劃是建基於蟑螂一直都在美術室的假設上。如果裡面沒有怪物,那就白忙一通了。
「叩叩叩……」17:37:38了,門被準時敲響,那只能繼續照計劃行事。

五。四。三。二。一。
門被月亮推開,極級強烈的腐臭和腥臭味從門內湧出。那一種臭並非筆墨可以形容,我寧可在垃圾站住一年,也不要在這裡待一秒!

「嘔!」我們四個忍不住在原地大吐突吐,到底有多少屍體,流了多少血才會有這般難頂的噁臭?
月亮在剛剛千均一髮間,關上了門,再晚點,我們四個一定會臭死!門的另一邊傳來了嘰笑聲,令我毛骨悚然。

「係…係曱甴嘅笑聲呀……」月亮往後踏了一步,從口袋拿出紙巾抹嘴。
「係我哋考慮得唔夠周全。」我向月亮伸出手,示意我也要紙巾。


「係呀,你係!」她惡狠狠地剜了我一眼,然後把紙巾扔給我。
「邊估到隻怪咁狡惑,可?」黃美娜輕輕撞了我一下。
「……」
「出去叫埋佢哋走啦。」Patrick說。

怪物討伐小隊任務一—宣告失敗。

17:40
因此我們的殺怪計劃只進行了十分鐘就失敗,殺怪物這回事呢,還需從長計議。
「你死啦你,我要話俾小年聽,你同嗰黃美娜有路!」月亮在上樓梯時悄聲說。
「WTF?」我用口形爆粗,「你邊隻見到我同佢咩咩呀?佢咁肥!」其實黃美娜算不上是肥胖,頂多是豐滿而已。
「呵。」
「咪話俾佢知呀,靚女。」祈求天神不要因為我昧着良心說謊而懲罰我。

媽呀!我的終身幸福呀!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