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佑年視角》
17:45
天色已經全黑了,從第一日開始,這片天就一直都烏雲密佈,令人很是鬱悶。Moon和阿康都出了去打怪,希望今日不會有人死吧。
「打怪呢件事!需要從長計議!」留堂室的門被康打開。
「聽日去校務處偷啲口罩喎。」Tony嘻皮笑臉地說。
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很快,離了隊的Moon便走到我和賢仔旁邊,把在一樓發生的事一一道來。看來蟑螂是一種有智慧的怪物,懂得不用現身出現,就能嚇跑敵人。
「算啦,反正而家喺呢度除咗日日食零食充飢、你哋隨時都可能會死之外,都幾好玩呀!」Moon打趣道「日日返學淨係坐喺度聽說,悶到嘔呀!」



不愧為我志同道合的閨蜜!
「咁唔該有咩事嘅你哋要保護我,呢度得我一個喺遇到其他人圍毆嗰陣會死。」賢仔說。

我在有危險時,只需要隨便進入一個人的意識,消失在現實即可。
「圍嘔?」Moon故作驚訝地問。
「圍毆……」賢仔無奈「不過圍住你嚟嘔好似恐怖啲!」
我們三個又再度笑了起來,只要我們三個一直待在一起,有甚麼事是值得我們害怕呢?

19:30
入夜以後,大家都不想再離開課室了,除了婊子程紀靜和黃美娜中途去了洗手間以外,再沒有人出過去。大概是入夜的校園特別陰森,基於那些亂七八糟的心理效應,而令人對夜晚感到恐懼。



眾人似乎已經習慣了這種危機四伏的生活,開始在留堂室中談笑風生。唯一的問題就是糧食,第一天羅雨韋偷來的食物已經所剩無幾了,規則又說會定期給我們食物,甚麼時候才有呀?

「哇!」Katie像是碰到燙手山芋一樣,從教師桌上跳了下來。
教師桌揚起了波浪紋,整張桌都在波動,很多人都怱怱向後退,避開它。桌子的波動只持續了半分鐘,當它靜止下來後,廣播又開始說話了。
「為獎勵在頭三天積極付出嘅班別,現正分發食物給傷害值首十名嘅班別。班別為:5A 3A 2B 5D 4A。由於其他班別仍未有傷害值,因此並不會獲分發。祝大家好運。」廣播的依然是那把一早錄下的女聲。

教師桌緩緩冒出一個盛滿三文治的鐵盆,大家在這幾天已經吃得太多的零食了,現在不管那些三文治有沒有毒都一窩蜂地衝了過去搶,當然我也不例外。三文治堆裡幾乎有齊所有我能想像得到的口味,最正常的有芝士火腿三文治、餐肉雞蛋三文治、水果三文治之類。奇怪的有醃牛肉苦瓜三文治、鹹魚肉餅三文治(咸魚表示無奈),甚至有個榴槤三文治。不過那件榴槤三文治已經被我第一時間扔進垃圾桶了。

可惜那盤三文治是無限量增加的,每一種味道都至少會有一件留在盆中。因此當Joey撕開榴槤三文治時,在教師桌三米的範圍內都再找不到我的蹤影。我強烈贊成明天要下去校務處偷口罩!



21:00
「請電腦管理員開啟電腦。」又是那把聲音說。
哈比熟練地打開了,excel檔案,原本大家都以為今天不會有太大的變化,誰知第一位的寶座竟由5A班奪去,在這短短的一天中,他們共造成了11%的傷害。到底是有多強的人才可以把怪物打去十分一的血量,還要在三樓的我們都沒聽到動靜的情況下。

第二名就是被逼讓賢的3A班,其他班的名次都退後了一名,傷害值沒變過,不值一提。

5A班就是我剛入學便聽到不少傳聞的劉加皓所在的班別。我入校時,他剛升上中四,以最匪夷所思的完美成績入讀了4A班。當時有不少人說他用「潛規則」討好女老師,但我覺得這個說法太荒謬了。亦有人說他收買老師,這個說法比較可信,不過我偏向相信他是憑實力的。

中一下學期時,賢仔曾經帶過我上三樓,像個偷窺狂一樣,賊頭賊腦地看了他一眼。劉加皓根本稱不上是個帥哥,第一個說法便不攻自破。而他的書包只是一個聞所未聞的牌子,第二個說法就更不可信了。可是,這短短的一眼,我見到他漠然的表情,冷如冰山的眼神。這個人一定不簡單,這便是我對他的第一印象。

5A班,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存在呢?未來還會有甚麼轉變?我樂見其成。









3/12 2B班剩餘人數:27

《賴明謙視角》
00:00
「聽日場戰鬥,你首要KO嘅係水。火嘅留俾我就得啦,劉加皓嗰條友肯定會嚟搞事,睇定啲。」我坐在老師椅上,把玩着家中那個老頭留給我的陀錶。
「咔。咔。咔。」陀錶的蓋子被我來回開關着,發出了有頻率的咔咔聲。這些聲音在沉靜的密封課室被無限擴大,在耳中就是美妙的音樂。

温凱浚肥温正跪在我面前,而我就像一個吩咐太監行動的皇帝,坐在教師椅上,高高在上地俯視他。見他沒有回答,我便加快開關陀錶的速度。咔咔聲越來越快,製造出更多壓逼感。

要控制一個人,最重要的是攻心。一切恐懼源於未知,只要他們覺得無法猜測我的想法、我即將要做的事,他們便會害怕,甚至是滲入骨子裡的恐懼。不安的情緒會漸漸醞釀成慌張,慌張就是懼怕的表現。



肥温額角開始冒汗,雙手也開始不自在地絞動。這就是我想要的結果。
「知道,明哥。」肥温努力壓下語氣中的慌張,微微低下頭說。

哪管他是甚麼最強魔法師,在我面前也只有俯首稱臣,卑躬屈膝的份。我十分慶幸我在升中四的那年,就在班中成功建立了一個唯我獨尊的局面。沒有人夠膽挑戰我,也沒有任何人有能力去挑戰我。

但在12月1日的那天放學,五個中二生竟然把我和周景言打到暈迷,這真是一個赤裸裸的羞辱。要不是他們偷襲,以及我毫無防備,他們根本不會有這個機會。2B班,我記住你了。

「明…明哥?」肥温試探式地叫我,把我從思考中叫回來了。
「你走啦。」我輕輕揮一揮手。
肥温逃也似的滾回他的位子睡覺,死肥子,睡得像豬一樣。智商也蠢得像豬一樣,火系的趙正儀豈是一個易對付的角色,以我目前的技能,我對上她只是以卵擊石。何況她是多麼的自信,多麼的聰明,她自信得認為自己每一個決定都是正確的,而事實也真的如此。火系魔法師,我註定與之無緣。但肥西的土系就不同了,要殺掉他,簡直如踩死螻蟻一樣容易。

劉加皓一定會搶一個技能,以他的性格,必然會選水系。所以我叫肥温先解決那個水系的矮妹,劉加皓想要的,他一樣都不會得到。

一樣都不可能得到。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