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加皓視角》
11:55
天台一點風也沒有,非常不尋常,但在這個地方卻變得正常了。
「仲有五分鐘。」那個剛剛被我們救完又不報上名來的女生喃喃自語地擅自走到天台邊緣。
星雨也跟着她走了過去,星雨並不知道我內心的打算,也不知道即將會發生的事。但阿夜知道,在這世上,我唯一能毫無保留地信任的就只有姓陵的這兩兄妹。也許未來我能信任的人選中會加上眼前這對男女,我從不會胡亂對無關的人伸出援手,我會救他們只因他們很聰明,完全知道這遊戲要怎樣玩。

他們懂得顧忌被其他中五生看見,而叫來其他人幫他們隱形。他們戴上了口罩,證明已經不是第一次直搗怪物的巢穴。而更重要的是,他們知道怪物在哪裡,能鎖定一個地方去進行調查和測試。所以我叫阿夜去救他們,在這間學校中,懂玩這場遊戲的實在少之又少,全校很難會有五班生還到底。

2B班,在第一天打暈了賴明謙和周景言。第二天,殺死了梁志源、馬梓桓和周景言。對於極度驕傲的賴明謙來說,怎會不是羞辱和挑釁?只是他目前沉着氣,在等待一個合適的時機,把2B班一舉殲滅。



那個土系魔法師叫温凱浚,一個愚蠢的胖子。賴明謙九成打算在戰鬥時取他首級,讓自己成為剋水的土系魔法師,因為他知道我會選水系。可他抓破頭皮也猜不到我早已安排阿夜,去奪取木系魔法師一職。

自從中三開始,他很不幸地和我同班了。還成為了霸凌者,欺凌對象是陵昇夜。阿夜雖則有些小聰明,卻過分地單純和天真。這份天真為我初中的三年帶來了以前從未擁有過的快樂,但它亦成為了賴明謙攻擊的目標。

《劉加皓的回憶》
「昇夜,你塊面做咩又瘀?」中三的劉加皓全身都散發着青嫩的稚氣,臉上也沒有戴眼鏡,神情也不那麼綳緊。
「尋…尋日星雨撞到我啫,無…無乜大…大礙。」陵昇夜以前有一個壞習慣,就是說謊時一定會結巴。
劉加皓皺起了眉,他了解陵昇夜,知道他不會說謊。但卻沒有追問下去,打算遲些再看着辦。

「喂!陵昇夜,做晒數未呀?」賴明謙右手夾着一個籃球,粗礦地走向了二人。


劉加皓注意到陵昇夜的眼神閃過慌張,便以為他還未做完功課。
「我做完啦,我嗰本俾你呀。」劉加皓彎下腰從抽屜裡翻翻找找,便沒聽到賴明謙對陵昇夜的威脅。
「你呢個大佬保護得你幾好喎,唔知佢又保唔保護到你個妹呢?」賴明謙在陵昇夜耳邊玩味地說。
「你唔好亂嚟呀!」陵昇夜揪起賴明謙的衣領,聲浪依舊很小。
「哼!」賴明謙冷笑了一下「放學見啦朋友。」
他接過劉加皓剛剛拿出來的數學練習簿,轉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抄數時還不忘挑釁陵昇夜,令對方氣得全身發抖但又敢怒不敢言。能在這麼年輕,就把心理戰術玩得那麼出色,也只有賴明謙一個了。

放學後~
「昇夜一齊走?」
劉加皓才剛剛把上課用完的書放回儲物櫃,陵昇夜已經收拾好書包,背着準備走了。


「唔啦,屋企…企有事。」陵昇夜下意識劉加皓的目光,別過頭離開了二樓3B班的課室。
劉加皓知道他的不對勁,便悄悄地跟蹤陵昇夜。陵昇夜出了學校後便在校外的草叢放下了書包,向着後巷走。劉加皓待他走遠了,拉了些距離才拿起他的書包,繼續跟蹤。

前面的人扭身進了陰暗潮濕的學校後巷,小食部的阿姨都在這裡倒洗碗水的。後巷已經站了一個人,那個人同樣沒背着書包。
「陵昇夜呀,陵昇夜。」賴明謙圍着陵昇夜踱步,製作出極大的不安感。
躲在暗處的劉加皓都感覺得到由賴明謙身上所發出的氣場,是多麼的可怕。
「點解你係都要煩住我啫!」
「呯」「呃……」
賴明謙在說這句話時,伴隨着一下拳聲,還有吃痛的悶哼。劉加皓掩住了嘴巴,差點就忍不住想衝出去阻止賴明謙了。

「唔…唔好搞星雨,要搞就搞我!」陵昇夜躺在又濕又髒的地上,對着高高在上的賴明謙用力地喊。
「你?」賴明謙單手扯着陵昇夜的校服,把他從地上拉了起來「你咩新絲蘿蔔皮?咁大個靚女我唔要,要去搞你?」
賴明謙嘲弄似的把陵昇夜狠狠摔回地上,他的背部著地,夏天的校服薄,這樣一摔他的背就有些滲血了。

「你要點先肯放過我哋?」


「哦?」賴明謙裝着認真地思考「不如你跪喺地下,叩三下頭,以後改口叫我明哥。我就考慮下放過你。」
「痴線㗎咩,跪咗佢都唔會放過你㗎!」劉加皓在心裡喝止着陵昇夜,卻沒有發出半點聲音。

陵昇夜猶豫了幾秒,便翻過身,準備對賴明謙下跪。
「唔好跪呀!」劉加皓見他真的蠢到要跪下來,就忍不住叫出聲了「就算你跪咗佢都只會變本加厲,昇夜你點會單純到咁㗎?」
「唔好過嚟呀!」陵昇夜對劉加皓伸出一隻手,不想他繼續走過來。

「哇哇哇,大佬嚟幫拖喎!唔知邊個會嬴呢?」賴明謙一腳踩在陵昇夜已受傷的後背,後者咬緊牙關但沒能阻止那聲痛呼。
痛楚的感覺漫延到陵昇夜的體內,刺激到他的淚線,頓時滿腔熱淚。
「哈哈,喊添喎!」賴明謙踢開了陵昇夜的頭,羞辱的意味是何其明顯。

「賴明謙!你唔好咁過分!」劉加皓一拳揮過去,但賴明謙輕易地避開了。
更趁着劉加皓的手沒來得及收回去的空檔,用盡十成的力量反擊一拳在他肚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