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8
可憐的3A班主席「傻仔昇」被阿康拉了出來,加入了我們的「調查怪物所在地小隊」(阿康改的,他改名還真是有一套,特別奇怪)。我們三個不浪費時間地從前梯上了四樓,四樓整層都是中五生,最近後梯的是已經死光光的5E班,最近前梯儲物櫃的是5A,不知為何這層的排序是倒過來的(其他級別的A班都是由後梯開始的)。

中五生有想置我們班於死地的明哥,也有高深莫測的劉加皓,可謂危機四伏。這個時候,陳浩昇的技能就大派用場了,他是藍卡【障眼法】,可以讓其他看不到使用指定的人和物,直到雙方有身體上的接觸。

阿昇對整層的中五都用了技能,他說只要我們不被他們碰到,就會一直隱形下去。然後他就離開「調查怪物所在地小隊」,重回3A班。
「有咩諗法?」我握着尼龍繩問阿康。
「bio lab呢隻窗外面有個小平台,一陣我跳過去打開個窗,睇下青蛙係唔係度。」阿康指着生物室窗外的一小個白色平台,從走廊的石欄可以順利跳過去。
「咁萬一隻青蛙撞開隻窗,或者你企唔隱,就…就……」這個計劃太大風險了,摔下去必死無疑。
「所以就要靠你捉實條繩。」阿康拿過尼龍繩的一端,在他的腰上打了三四個圈,然後在肚前結了一個繩結。



看來我阻止不到事情的發生了,但要是他真的掉下去,我根本不可能有力氣去拉他上來。我體適能膝上壓最高紀錄也只做得三下,試問一個連扭開瓶蓋也不夠力的女生,怎可能拉住一個比自己高和壯的男生呢?阿康顯然沒考慮過這一點,他確認我有捉實繩子後,就翻上石欄。一睜眼功夫,跳到了窗外的小平台。

阿康拋給我一個’我辦事你放心’的眼神,然後他開始敲着玻璃。玻璃被人從裡面塗成了黑紅色,我覺得那是乾涸了的血,所以根本看不到內裡的情況。
「唔。」窗內傳出了一聲低吼,如同快將發怒的猛獸一樣。
我們兩個都頓了頓,現在幾乎可以確認青蛙是在裡面。意識到這點的阿康都不再作死地敲窗了,我以為他要跳回過來。誰知他把自己的一隻手變成狼爪,插進窗框之間的罅隙,用力一割。

窗戶被他打開了,血腥和腐臭味從裡面傳出,口罩雖擋了不少氣味,但還是臭得我快吐了。大概是阿康昨天已經經歷過一次惡臭襲擊,只是掩着口鼻繼續行動。他靠近那扇已經打開了的窗戶,不敢探頭進去看。
「小心!」有一把男聲大喊。
一陣風從我左面吹過,使我整個人懵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