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4
「小年,有無興趣同我去一個地方呀?」阿康輕輕推開家政室的門走了進來。
「有!超有興趣!」我連忙把刀子放到賢仔面前,跑到他身旁。
「唉,拍拖啦你去!重色輕友。」賢仔不滿地說。
「咩咩咩拍拖呀?」我感覺到我臉頰正快速地紅起來。

阿康拉着我離開了家政室,我發現他在偷笑,但不知在笑甚麼。
「去邊呀?」我小聲地問他,任何時候在走廊都不能有太大動靜。
他沒有回答,反而帶着我潛步回到2B課室。兩天沒回來這兒,裡面的東西都維持着原貌,那些桌椅仍然是被推到課室最後,那些書包還是擱在窗戶下方。空氣中有一陣怪怪的氣味,有點像打開一個很久沒開的櫃子所嗅到的氣味。



我們坐在窗戶和桌子一道較闊的空隙中,我退到了最入的位置,阿康坐在我前面。這個坐法真的超尷尬!
「尋日月亮有無同你講咩呀?」阿康搔搔頭問我。
「有呀!」原來只是問這個,那也不必特意來這裡談吧。
「佢講咗咩呀?」阿康握着拳頭,緊張地問。
「佢咪講話隻曱甴點嚇走你哋囉。」
我察覺到他不動聲色地鬆了一口氣,很不明顯,但還是被我看見。

「咁就好啦,我想查下啲怪物會喺咩地方出現。免得好似上次咁俾佢殺我一個措手不及。」阿康說。
「都啱嘅,知道佢哋喺邊先可以去打佢哋,如果唔係點可以結束呢場遊戲。」其實我覺得怪物來主動攻擊時再反攻牠們會比較好,水來土淹嘛。
「你覺得啱呢,咁我哋而家出發啦!」阿康說完便拉着我站起來,再把一個口罩輕輕地幫我戴上。


我又一次感覺到我的臉快速火滾起來,幸好口罩擋去了我大部分的臉頰。

「而家幾點呀?」我邊問邊拿出手機看。
「十一點十六分。」阿康比我早一步看完時間,於是我把冒着紫煙的鬼手機放回裙袋。
差點忘記我的電話早因為砸中蟑螂而令時間停留在當日的15:39,現在它的功能和廢鐵無異,隨身帶備也只是增加安全感。
「青蛙第一次出現嘅地方係喺四樓嘅bio lab外面,好有可能佢會喺隔嚟嘅physic lab或者bio lab。」我大膽假設。
「嗯,」阿康點了一下頭「我哋需要繩,同埋傻仔昇嚟幫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