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8
可憐的3A班主席「傻仔昇」被阿康拉了出來,加入了我們的「調查怪物所在地小隊」(阿康改的,他改名還真是有一套,特別奇怪)。我們三個不浪費時間地從前梯上了四樓,四樓整層都是中五生,最近後梯的是已經死光光的5E班,最近前梯儲物櫃的是5A,不知為何這層的排序是倒過來的(其他級別的A班都是由後梯開始的)。

中五生有想置我們班於死地的明哥,也有高深莫測的劉加皓,可謂危機四伏。這個時候,陳浩昇的技能就大派用場了,他是藍卡【障眼法】,可以讓其他人看不到使用者所指定的人和物,直到雙方有身體上的接觸。

阿昇對整層的中五都用了技能,他說只要我們不被他們碰到,就會一直隱形下去。然後他就離開「調查怪物所在地小隊」,重回3A班。
「有咩諗法?」我握着尼龍繩問阿康。
「bio lab呢隻窗外面有個小平台,一陣我跳過去打開個窗,睇下青蛙係唔係度。」阿康指着生物室窗外的一小個白色平台,從走廊的石欄可以順利跳過去。
「咁萬一隻青蛙撞開隻窗,或者你企唔隱,就…就……」這個計劃太大風險了,摔下去必死無疑。
「所以就要靠你捉實條繩。」阿康拿過尼龍繩的一端,在他的腰上打了三四個圈,然後在肚前結了一個繩結。



看來我阻止不到事情的發生了,但要是他真的掉下去,我根本不可能有力氣去拉他上來。我體適能膝上壓最高紀錄也只做得三下,試問一個連扭開瓶蓋也不夠力的女生,怎可能拉住一個比自己高和壯的男生呢?阿康顯然沒考慮過這一點,他確認我有捉實繩子後,就翻上石欄。一睜眼功夫,跳到了窗外的小平台。

阿康拋給我一個’我辦事你放心’的眼神,然後他開始敲着玻璃。玻璃被人從裡面塗成了黑紅色,我覺得那是乾涸了的血,所以根本看不到內裡的情況。
「唔。」窗內傳出了一聲低吼,如同快將發怒的猛獸一樣。
我們兩個都頓了頓,現在幾乎可以確認青蛙是在裡面。意識到這點的阿康都不再作死地敲窗了,我以為他要跳回過來。誰知他把自己的一隻手變成狼爪,插進窗框之間的罅隙,用力一割。

窗戶被他打開了,血腥和腐臭味從裡面傳出,口罩雖擋了不少氣味,但還是臭得我快吐了。大概是阿康昨天已經經歷過一次惡臭襲擊,只是掩着口鼻繼續行動。他靠近那扇已經打開了的窗戶,不敢探頭進去看。
「小心!」有一把男聲大喊。
一陣風從我左面吹過,使我整個人懵了。



我還未反應過來,一個長得挺高挺帥的男生捉着阿康的衣領,把他放在地上了。生物室傳出怒吼,青蛙不顧自己的身形是多腫大,拼了命般從窗戶鑽出來。
「走啦!仲望!」一把動聽的女聲呼喝,聲音的主人更拉着我向前梯跑。

「轟!」生物室的外牆被青蛙擠破,石磚水泥紛紛從破裂的外牆掉落,青蛙也跳到了走廊之上。
我再次用盡百分之二百的速度向前跑,原本在最前的我因跑步而落後到最尾了。跑步和能力是我的硬傷呀!
阿康又再一次化成狼身,把我抬了起來,直奔上天台。速度是快了很多,把救了我們的人都拋在後方,但我是真的在他肩膀上搖到想吐。有機會的要建議一下他換個姿勢,背着我也好吧。

11:51
「佢走咗啦。」剛剛把阿康從平台帶回走廊的高帥男生從天台的門查開了一下後說。


如他所說,青蛙被甩掉了,危機已經解除。我這才抬頭看拯救我們的是誰。對方是兩男一女,女的是一開始叫我走的那個。她長得非常漂亮,比較芯培和Joey兩大班花都要美麗。其中一個男的就是說話的那個,他和女的長得很相似,不過顏值明顯相差多了。另一個男生,就是劉加皓,想不到他會救我們。

「多謝你哋救我哋兩個。」阿康擋在我前面對他們說,語氣從內到外都在戒備。
「唔使,不過下次可能無咁好彩㗎啦。」女生說「你哋form幾㗎?」她打量了一下我僅有一米六二的身材,還有我們兩個臉上沒有的成熟。
「2B班,你哋唔係明哥嘅人㗎可?」如果是的,那就尷尬了,老大想殺光我班,小的反而救了我們。
「唔係,佢哋唔係。」阿康搶在其他人回答前說,眼睛卻一直盯着劉加皓。
「聰明,我哋係5A班嘅,我叫陵昇夜。」男生伸出手說。
昇夜,星夜。名字那麼像狗血小說劇情的男主角的!
「我叫陵星雨,龍鳳胎嚟㗎!」女生說。
他們的母親一定是小說作家!

我和陵昇夜握了下手,然後對他們展現出一個尷尬又不失禮貌的微笑。阿康的嘴角微不可測地抽動了一下。
「仲有五分鐘。」我走到天台一個可以看到籃球場的位置,嘴中喃喃道。
「一定會有事發生。」陵星雨走到我旁邊說。
我側過頭看她,這位師姐不比我高多少,但她的眼神卻十分堅定,彷彿是充滿歷練。她背着一把被劍套套住的劍,有種鋒芒的不有種鋒芒不露的感覺。果然在劉加皓身邊的人都不簡單。



要是我當時知道她口中的「有事發生」會揭起一場腥風血雨,那也許我可以阻止它發生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