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正儀視角》
13:27
「蓬!」我把指頭的火苗掉到樹莖上,美麗的火焰快速地從樹木蔓延到盡頭的死胖子身上。
「呀呀呀呀呀呀!」死胖子發出劏豬般的淒厲尖叫,刺耳得我翻了一個白眼。
以這個胖子的實力和身份,能死於我手下,已經是一種福份了。我的火焰燃燒得多豔麗,多誘人。這是一種危險的美麗,如同盛開在荊棘之中,最燦爛的紅玫瑰。千方百計地吸引着人去採摘,但她的刺卻能殺人於無形。

我忍不住在手心燃起一朵橙紅色的火花,她沒有花瓣,但卻和玫瑰一樣奪目。這種美麗是可以殺人的,如同我所想的一樣,他們都會因為我的美麗而死。無論鹿死誰手,只要這群嘍囉能換上一班主角,我的努力便沒有白費。若果所有事都在計劃之中,那羅詠琳就已經死在死胖子手上,只要把胖子燒死。水系卡—唯一能夠把我置於死地的技能,便會從此灰飛煙滅。

剩下的師搏風從最頂那根頭髮,到他的腳趾頭,都沒有任何一處能與我匹敵。一個同情心爆棚,又一心二用的男人,根本沒可能成大事。這場遊戲的負責人都幾了解我們的,知道我一定是使用火魔法師技能的最佳使用者。



「呯!」死胖子從三樓之高的位置,沉重地跌在地上,瞬間癱瘓了。
「廢物!」我本打算過去燃燒完他最後一丁點生命,誰知一把從後梯的聲音,令我猶豫了。
賴明謙在一片燒得旺的火光下走進了籃球場,他走到肥子的面前蹲了下來。
「明…明哥……」胖子彷彿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去叫出這句明哥。
「再見啦,我嘅棄卒!」他在胖子耳邊說,然後他用強而有力的手,捏斷了埋藏在胖子又粗又多脂肪的脖子之下的頸骨。

真是冷血又無情的男人,不過只有這種人才配當我趙正儀的對手。我轉過頭去看震驚得全身發抖的師搏風,的確很較弱,太過感情用事了。但他這個模樣卻讓我有些不忍心殺他,有些,怎麼說呢?憐香惜玉可以用在男生身上嗎?把他留下當我的小跟班好似也是個不錯的主意。

「哇!」樓上那群靜了很久的看戲白痴,忽然指着賴明謙大喊。
賴明謙已經折斷了卡牌,啡黃的煙霧正被他重重吸入,很快他便會成為我最大的敵人,我很期待事情的發展,亦很期待能和人們聞之色變的賴明謙當對手。我張開手將蛇一般扭動手臂,一條大得和蛇妖一樣的火蛇就憑空出現在我和師搏風面前。賴明謙(也可以說是我們)根本不需要花時間去練習技能,在折斷卡牌的時空,有關技能的知識已經全數值入腦袋,很方便很快捷。



火蛇妖在我的操控下只是在我前方扭動身軀,看着正在吸入能量的賴明謙。
「咻!」一道疾風吹滅了我圍着師搏風的火圈,從他的眼神得知這並不是他的所為。
我抬起眉毛,仔細地聽着四周的變故。
「咻。」又是一陣風。
「呀!」師搏風痛叫一聲,他的咽喉多一道又深又長的傷口。
不到兩三秒,他便往後傾倒,鮮血不停流到地面,讓我想起第一日死在我旁邊的同學。

悲傷的感情來得快去得快,到我反應過來,師搏風已經死了。他旁邊多了個男生,幾帥呀,應該是中五生。
「估唔到會係你喎,陵昇雨!」賴明謙輕挑地說。


我讓火蛇妖把賴明謙團團住,限制着他的活動範圍。但賴明謙只把自己腳下的土地升高,避過火蛇妖的熱浪,可見他無意戀戰。
「仲以為最後一個魔法師嘅位會係佢添,估唔到係你條廢柴!」
很重的火藥味,當年賴明謙和劉加皓的紛爭我都是略有耳閒,看來兩者的過折非比尋常喎。

「賴明謙,你係土系魔法師。點解你唔移開啲泥,睇下羅詠琳係點死呢?」陵昇夜緊握着拳頭反問。
羅詠琳不是被死胖子殺死的!但這怎麼可能呀?

賴明謙在空中揮一揮手,撥開了埋着羅詠琳的泥土。裡面只有她一具女屍,死得閉眼,不怎可怕。值得關注的是她的太陽穴有一個很明顯的彈孔,沾着乾涸的血和沙土。
「趙正儀、賴明謙,你哋就係因為太過自信所以先會失敗。我係你哋嘅計劃之中,唯一一個變數,一個扭轉局勢的變數!」劉加皓從天台,踩着由凝固的水(不是冰)組成的梯級,走下來。
「我講過當日你每一拳每一腳我都攞返。」劉加皓走到賴明謙面前堅定地喊道。
所以是哪一日哪一拳哪一腳呀?我真的很討厭這種被蒙在鼓中的感覺!

「無論幾時,我都會同你哋三個奉陪到底,至死方休!」我對他們下戰書,反正最後的嬴家,必定會是我。

也只可以是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