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點先肯放過我哋?」
「哦?」賴明謙裝着認真地思考「不如你跪喺地下,叩三下頭,以後改口叫我明哥。我就考慮下放過你。」
「痴線㗎咩,跪咗佢都唔會放過你㗎!」劉加皓在心裡喝止着陵昇夜,卻沒有發出半點聲音。

陵昇夜猶豫了幾秒,便翻過身,準備對賴明謙下跪。
「唔好跪呀!」劉加皓見他真的蠢到要跪下來,就忍不住叫出聲了「就算你跪咗佢都只會變本加厲,昇夜你點會單純到咁㗎?」
「唔好過嚟呀!」陵昇夜對劉加皓伸出一隻手,不想他繼續走過來。
「哇哇哇,大佬嚟幫拖喎!唔知邊個會嬴呢?」賴明謙一腳踩在陵昇夜已受傷的後背,後者咬緊牙關但沒能阻止那聲痛呼。
痛楚的感覺漫延到陵昇夜的體內,刺激到他的淚線,頓時滿腔熱淚。
「哈哈,喊添喎!」賴明謙踢開了陵昇夜的頭,羞辱的意味是何其明顯。



「賴明謙!你唔好咁過分!」劉加皓一拳揮過去,但賴明謙輕易地避開了。
更趁着劉加皓的手沒來得及收回去的空檔,用盡十成的力量反擊一拳在他肚上。
劉加皓喉頭一甜,跪趴在地上吐出一口鮮血。
「挑,垃圾!」賴明謙往早已經痛得一動不動,趴在地上裝死的陵昇夜吐了一口唾液,然後步出後巷。

「昇夜!」劉加皓搖了一搖在地上的昇夜,彼時天空降下了毛毛細雨。
「大哥。」陵昇夜突如其來的改口讓劉加皓有些招架不住。
「你有無事呀?」
「返去包紥下就無事㗎啦。」


事實根本不是如此,夏天在這麼骯髒的地方弄傷,加上現在又下雨,不消毒的就一定會發炎。但那時候的劉加皓又怎知這些事呢?
「咁你呢?你有無事呀?」陵昇夜知道吐血很多時候是傷了內臟。
「吐血啫,又唔係未試過。」劉加皓的父親可沒少家暴他到吐血,他一邊說一邊把自己的外套脫下來給陵昇夜「我帶你返去消毒啦!」

陵昇夜接過了他的擋風外套,忍不住抹了一把眼淚。所謂兄弟也大抵如此吧,平時或許表現得毫不關心,但當自己落難時,還是會挺身而出。甚至照顧到自己最細微的感受。聽起來很像女人才會做的事,但其實這種關係比起很多的女生在背後聊對方八掛的友情,相處得更輕鬆、更舒適,也更珍貴。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