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個短更,明天會長回來😈]

從那時起,劉加皓便暗暗發誓總有一日,他會為兄弟向賴明謙討回一拳一腳,並絕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妄圖傷害他所重視的一切的人。

自從劉加皓知道了賴明謙欺凌自己的好兄弟,賴明謙就直接明刀明槍,不再私底下找陵昇夜麻煩了。他開始拉幫結黨,叫其他同學杯葛我們,他的手段也越來越卑鄙,和一個小學生無異。

一個早上~
「哇!」陵昇夜才剛踏進課室就驚呼一聲衝進去。
他的桌子被人翻倒,裡面的書本紙張全部都四散在地上。除此之外,他的書包被懸掛在窗外,筆袋的筆都被「肢解」了。他環視課室一周,只有呂瑝昕一個女生若無其事地坐在位上玩着手機。
「阿昕,邊個做㗎?」


「點知啫,你做咗啲咩,心知肚明啦!」呂瑝昕誇張地反一個白眼。
「賴明謙都幾智障㗎喎。」劉加皓從課室外走了進來,幫陵昇夜拾回地上的物品。
劉加皓踩上了賴明謙的椅子,把鞋底的髒物都留在了上面才滿足地回到地面。然後他在一張A4紙上冒充着賴明謙的字跡寫上:我支持罷交功課,你現在可以過來扣我分了。

「賴明謙!」3B班的中文老師是個嚴厲且心狠手辣的老師「你份作文呢?呢張咩嚟㗎?」
她走到賴明謙的位子前,把那張A4紙掉到他臉上。
「A4紙囉。」賴明謙看到上面的字怒極反笑了,捏着紙的手不知覺地加強了力度。
他不用腦想也知是劉加皓的傑作,但老師又怎知他們之間的明爭暗鬥呢?
「作文呢?」噢,好像被劉加皓掉包燒了「同我寫一千字悔過書,扣三分操行分!」



賴明謙對老師的說話置若罔聞,只是單手把紙張揉成球體,另一隻手則把玩着陀錶。
「咔。咔。咔。」劉加皓,你好樣的。這就是賴明謙被老師沒收陀錶前最後一句話。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