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佑年視角》
12:00
「唔係佢哋死,就係我哋亡!」
Katie說話的聲浪很小,但我聽得很清楚她語氣中的怨念,她身上彷彿被一股紫黑色的煙霧籠罩着,這股煙霧有種很熟悉的感覺,我卻想不出在哪裡似曾相識。
「要令佢哋全軍覆沒……」我腦中閃過一個excel檔案,上面顯示着5E班是紅色的,「怪物!」
「啱呀,我哋應該專注喺打怪物而唔係去解決其他!」阿康說。

「唯一可以喺彈指之間,消滅足足三十二人,就只有怪物。」好像明哥的做法,引誘怪物去對其他班進行攻擊,一個無成本高效益的行動。
「痴線,咁同賴明謙有咩分別?」阿康不贊同地搖頭。
「無分別。」Katie點頭道「喺呢個地方,心慈手軟嘅下場係死。我唔想死!你哋都唔想死㗎?」


我和Katie齊齊看着阿康,希望他能夠明白到每一個身處於這間學校中的學生是有多強大的求生慾。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想要生存是沒有錯的。哪怕是要稍微變得無情點、冷血點,甚麼高尚情操對比起性命,根本不值一提!

「唉~士但你哋啦。」阿康無可奈何地扶一扶額。
忽然覺得我們三言兩語就這樣斷定了別人的生死,是有點荒謬。
「咁今晚再傾計劃啦,我就餓死啦!」Katie伸一伸懶腰,然後從口袋拿出幾條鑰匙,這些是鎖着三文治的存物櫃鑰匙。


12:10
多虧近這五天需要瘋狂躲避敵人的經驗,我們三人作為班會骨幹份子、三種技能的代表者(我吹牛的),自然早已學好潛步的技巧。雖然只是上網看教學兼自學,但都練到能不發一聲地彎腰急步走的境界了。對於一群毛也未長齊的13歲學生,也算是很不錯。



在提着三大袋三文治時,總是會拖慢大家的腳步,以致花了足足十分鐘才回到只高過我們一層的三樓。

回到留堂室後,眾人便立即起哄了,爭先恐後都過來搶三文治。離奇的是,已過去了近四十一小時,但三文治卻在沒有冷氣的環境下保存得妥善,完全無一絲腐爛和發霉。不過這種奇蹟在這個地方已經見慣不怪了,要是每件事都驚嘆一番,那整間學校都充滿感嘆號了。都不知道被我們困在這裡進行變態遊戲的人,到底是何方神聖,要不是眼前的一切是這麼真實,我都以為自己在做夢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