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過於安靜的環境充滿了嗡嗡聲,撓癢着我的耳窩。我輕輕探出頭到5A班,偷看裡面的情況。大多數人都在安靜地温習,虧外面有一群怪物,但這班精英卻只顧着温書?實在刷新了我心中對他們的評價。
「偷窺?」有人撞了我肩膀一下,嚇得我跳了起來,在最後關頭捂着嘴才沒發出聲。
我轉過頭看,見到劉加皓抱着胸,居高臨下地看着我。我原先以為他是個不拘言笑、沉默寡言的人,原來他還有嚇小女生的古怪癖好。
「又話睇水嘅?」我無奈地看了Moon一眼。
她們兩個指了指身後的陵昇夜和陵星雨,示意:我也不想這樣做的。

我翻一翻白眼。
「啱啦,我有嘢要揾你哋!」大概是因為被他們合謀嚇我令我太生氣了,使得我連語氣都變調了。

今天我找他們的目的就是測試【造夢者】技能對於其他藍卡或魔法師會不會造成影響,還是會像明哥能夠在夢境中自由行動。我想知道到底是同屬性技能而令我的夢境用不着,還是因為明哥的意志力太強,才令我的技能失效。在Day 2面對那個試圖刺傷賢仔的男生,還是很有用的,他亦是一個藍卡【穿越者】。



13:23
劉加皓把我們三個帶到五樓全數空置的其中一間課室,我猜他們是嫌其他同學太礙事,又不願意去完成遊戲。
「你記唔記得上次喺天台,我衝過去整暈明哥?」我問陵星雨。
她點一點頭。
「正常情況下,除非有外界嘅接觸,如果唔係佢哋唔會喺夢入面醒返或者有自主意識。」
除了已見識過我用技能的Moon以外,其他人都對我說的話,擺出一臉不懂的樣子。不過我也沒打算向他們觸釋,直接示範便好了。我立即鎖定劉加皓作為實驗目標,目不轉睛地看着他雙眼。兩秒後,他抵受不住我焯熱的目光,對上視線便昏睡在地上。

「做咩呀你?」陵昇夜問。
未來得及多作解釋,我在腦袋中捉住旋轉中的卡牌,眼前的所有事物也隨之而淡化消失,來到一片灰黑色又帶點亮光,屬於劉加皓的識海。



識海反映了一個人的性格和經歷。明哥的是灰白色,飄浮着雜質,令人十分煩厭的;周景言的是普通的白色,一個單純的識海;芯培的是淡灰色的雲狀物體,在識海中打着旋渦,很混亂的樣子;而劉加皓的,則是灰黑色,帶着濃厚的絕望氣息。卻又偏偏有數顆在空中飄着的橙黃色光球,像是一團團温暖的黃火,象徵着希望和快樂。

是一個有故事的人,很期待有一日,我可以親手挖出這個人埋藏在心中最深處的故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