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文柔視角》
10:05
May曾經問我是怎樣隱形的,當時我的回應是就好像走路一樣,很自然就能隱形。直到剛剛我才發現,我的隱形技能並不會因為失去理智、驚謊而失靈。電視劇都有播出人在撞車之前,總會一臉嚇呆地看着車,然後命喪於老虎口中。但就在剛剛徐衍殤(之前在社際活動見過他)拿刀朝我們劈下來,我的身體比我的腦子更快有動作,好自然就隱身了。

我彎下腰躲過徐衍殤的手,盡可能地鬥着氣不發出半點聲音,但還是無可避免地踩上某種濕塔塔的液體,發生「tat」一聲。
「邊個!邊個喺嗰度?」徐衍殤的聲音異常沙啞,像是從地獄的修羅。
我掩着嘴巴不敢呼吸,同時脫下染上液體的鞋子,不發一聲地跑到升降機等候處躲起。

一轉手,我見到的是如同煉獄的走廊,遍地都是鮮血淋漓的屍體,全部都是從中三那邊的班別跑去前梯的學生,他們在逃跑的半路,被鎅刀所殺。身上遍佈大大小小、長長短短的刀傷,每個人的胸口都有致命傷,有的是在後背,刀尖刺穿內臟至死。



回過神來,20秒的時間快完了,我連忙跑去躲起來(脫鞋子跑步沒有聲)。剛躲到升降機口,我的隱身就消失了。裙袋一陣震動,我掏出手機,Katie傳送了一段訊息:幫我哋引開佢。

What the……?一個幾乎把全層樓學生殺光的殺人魔,對上一個只會隱形二十秒的小女孩,有可比性嗎?

「報仇……報仇……你哋全部都要死……」徐衍殤神經質地自言自語。
「Kamie…我會一個一個將佢哋殺晒,落嚟陪你…陪你……」
Kamie?他的女朋友?怎麼了,被殺了嗎?Kamie是我們藍社的副社長,人緣好到不得了,應該是徐衍殤下戰書拉仇恨,害死了她。

「咦,呢度可以爬過去喎。」他找到能從建築外圍爬到留堂室窗外的位置。
我連忙撥通May的電話,刻不容緩。


「徐衍殤爬緊過去,快啲走!」
「吓?!」May先是愕然了一下「徐衍殤爬過嚟啦!快啲走啦!呯呤!」
她的叫喊伴隨着玻璃碎裂的聲音,同一時間,留堂室的大門被打開。

一馬當先的是金毛和Tony,奇怪了,平時「著草快過著衫」的羅雨韋去哪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