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正儀視角》
11:18
「全部散開!」我變出兩個火球,發射到徐衍殤身上。
楊顥宸是班中的科學怪人,他製造的炸彈有眼見的非常厲害,但徐衍殤竟然沒有死,還要是在被女童軍專業繩結的綑綁之下完好無缺地反擊。我的計劃非常完美,為的是在他來不及反應之際,把他炸死。唯一的變數在於負責引誘怪物的那個人身上,亦是唯一的變數。要是他無法離開攻擊圈,那只得犧牲他。但這變數並不會影響整個計劃,問題出在哪呢?

我瞄了瞄驚惶失措的梁日昇,到底他的技能是甚麼呢?

徐衍殤在空中翻了個跟斗,躲開了火球,在降落時順勢把鎅刀插死了一個我班慌忙逃走的女同學。我雙手合十,跳下長椅,走近殺氣滿滿的徐衍殤。
「你殺死Kamie…殺…殺!」徐衍殤踢開腳邊的女屍,朝我衝過來。
我莫視於他的殺氣和血腥,靜靜地傳送熱力到手心,按估計,温度已上升至一千五百度。還需要更高温,火焰才夠美麗,才夠危險。



他三兩併步跑到我面前,拿起鎅刀就要取我首級。我憑着自身的運動細胞,稍稍躲過後急急後退,雙手保持合着。還差一點點才夠完美,每一個元素都必須要完美無瑕。徐衍殤源源不絕地朝我進攻,膊胳插中了一個差點深及骨頭的一擊,痛得我眼前陣陣發黑。脖子避無可避地劃上一道不深不淺的血痕,但兩次的受傷卻為我爭取到足夠的時間。

我滾離他兩米以外,雙手張開,手心發着橙紅色的火光。受重傷的一隻手無力垂到地上,我咬緊牙關把手掌按到地面,另一隻手掌直直地向着他。
「去死啦你!」我盡情地任由所有熱力魔力射向徐衍殤。
火焰宛如噴火龍般,直直的、熊熊的燃燒着。在地底的火勢破土而出,融合在空中的火焰,形成一個巨型的大火球,裡裡外外地包圍着他。上數千度的高熱,令火勢升到三層樓的高度,美麗的火光倒影在整棟校園外牆上,照亮了數百計學生目瞪口呆的臉龐。

勝利自然是毫無疑問的,在享受它帶來的愉悅同時,膊胳的疼痛越發嚴重,眼前的火光離我越來越遠,眼眸蒙上一層白霧。別人的驚呼和火燒聲化成單調的嗡嗡聲。身體倒到地上,堅硬的地面很不舒服。

縱然我快痛死了,但我還是放了一場最完美的火,戰勝了最強紅卡的徐衍殤。帶着他的技能痛死,總算是一件好事。



五分鐘過去,腦袋傳來一陣又一陣的暈眩,意識卻堅持着。五分鐘了,任何人置身於烈火之中理應化灰,何解他的卡牌還未出現在我眼前。不可能亦不可以再有任何變數,徐衍殤必須死!

忽然刺目的火光發生變化,某些東西從火球之中劈開一道開口。起初我以為是徐衍殤的鎅刀。但仔細一想刀片膠殼在高温之下,怎會仍是固體呢?他竟然沒死,更驚訝的在後頭。徐衍殤徒手劈開火球,如同魔鬼一樣,劈開重生的火焰,帶着絕望從地獄爬了回來。一步一步地走向我。

「天真。」他說。
他身上的衣物和鞋子都完好無缺,皮膚也只是燒紅而已。他一腳踩在我傷口之上,膊胳像有一萬噸的炸藥爆開,奪去了我所有的力氣,活像一個軟綿綿的布偶,無法動彈。
「我會將Kamie受過嘅苦,十倍奉還俾你!」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