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溢陽視角》
友情和愛情,哪個比較重要?在危難發生時,我義無反顧地衝出了留堂室,去了昇仔的課室通風報信,疏散人群。甚至沒有一刻考慮過她會否置於危險之中,是因為我覺得有很多人陪着她在課室,所以安全?但昇仔的課室也有很多人,如果我是這樣想的,那昇仔也應該安全?為甚麼我完全是下意識地爬出課室,到底她的地位在哪裡?

兄弟是一輩子的兄弟,但女朋友,愛情真的能陪伴一世嗎?愛情真的存在嗎?要是存在的,那我真的愛她嗎?還是僅僅是虛無飄渺的喜歡和好感?我一個中二留班生,真的會明白複雜的情愛,清楚內心所想?

11:15
「砰!」在我走神之際,露天操場傳來巨大的爆炸聲。
3A班的人發出驚叫以後都紛紛離開爆炸點,我也在昇仔的半推半㧬之下走上了樓梯。

11:20


「星雨!劈佢隻腳!」
「點解唔直接斬佢個頭?」
「你斬俾我睇呀!」
熟悉的聲音從五樓傳來,劉加皓他們……是在殺人嗎?我離開了大隊,跑上去查看。
「呱!!」幾乎於慘加的青蛙叫聲傳來,原來他們在打怪,這令我的腎上線素提升到極致。

「大哥,用水封住佢個頭!」
「無用㗎,藍卡做唔到傷害。」
「好似係喎……」陵昇夜搔搔頭說。



五樓。和我想像中的完全不同,青蛙被粗大的樹藤緊緊纏着四肢,身體佈滿了由陵星雨造成的劍傷,奇怪但又合乎情理地,牠的身體沒有流出半點鮮血。
「一個虐殺成班5E嘅怪物,喺你哋面前竟然變到同新手村嘅小怪物一樣……變態嘅實力。」我驚歎地低聲說。
「咁係因為當日5E同佢玩嘅係困獸鬥,喺無路可逃又無技能協助嘅情況下,自然就全軍覆沒。」劉加皓回應道。

「唉,你係咪小年個朋友康溢陽呀?」陵星雨轉過頭問「啱啦,一齊嚟打怪啦!而家佢嘅狀態完全係任你魚肉。」
我將信將疑地變出狼爪,對着青蛙的肚狠狠一抓。青白色的肚子上出現了三道爪痕,這感覺簡直不要太爽。

我微微揚起嘴角,終於有件事是可以讓我隨心所欲了。我和陵星雨左右交叉地盡情在牠身上肆虐,多日以來的壓力、不快在這刻都得到了宣洩的出口,一發不可收拾,直至劉加皓開聲勸阻我們。
「夠啦,被逼入絕境嘅狗都會奮力一搏,唔好去得太盡。」



「直接KO佢唔好咩?」我問。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