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滿意啦,笑到我碌地哈哈,乜野仇都報晒啦,冇諗過你會諗到呢條橋。」

「你呢條橋唔單止俾返俾人屈同俾人屌嘅感受佢,仲要佢地當眾出醜,已經慘過我咁濟,最重要係你仲暗地裡勸預啲人唔好做露體狂,擊沉啲露體狂嘅自信,我睇得出你用意。」

「聰明喎,竟然睇得出,我都係女仔,我都唔想有其他女仔會受到露體狂嘅騷擾,不過佢地呢啲叫惡有惡報,佢地咁慘都應得。」

「但睇唔出你會咁粗魯,竟然學佢地咁爆晒粗,扮得好似。」

「咁上得佢身緊係要扮得神似啲,你唔好見我以前唔出聲咁,其實我都接收好多平時男仔傾計啲內容架,聽下聽下咪自然學晒。」





「真係估你唔到,你啲學習能力好到呢,連壞嗰方面都學到十足。」

「但都不得不多謝你幫我出左呢淡氣,好彩我有聽你講吞左淡氣同佢地道歉冇爆出黎。」

「多咩謝,小事黎姐,我都係突然諗到呢條橋出黎,話過你有咩事我都會幫你架嘛。」

「總之今次都係多得你係我唔洗蝕底情況下幫我搞佢地一鑊,依家先知原來你啲諗頭都幾多。」

「你俾人蝦我就緊係諗頭多啦,正如你為我好嗰陣都變到好有急智。」





「話說點解你上到個MK仔身?係咪佢陽氣唔多?」

「冇錯,因為我依家陽氣多,相反我見到佢身上嘅陽氣唔係好多,所以我可以上佢身吸收佢意識。」

「佢應該係平時食太多煙又唔做運動同曬太陽,仲要經常熬夜,然後搞到身體唔多健康先會導致咁少陽氣,所以其實一個人嘅健康程度都可以反映出佢嘅陽氣多唔多。」

「但照計佢咁少陽氣你仲上佢身佢應該會更加傷,可能會死咁濟,因為你吸收左佢意識,但點解佢之後都冇乜事?」

「因為我只係上左佢身好短時間,通常係長時間上一個人身或者好頻密咁上佢身先會令一個人嘅身體急速衰竭,否則佢唔會有大礙,就只係令佢出下醜哈哈!」





「頂你又提起啱先啲野哈哈,諗起你扮佢講啲野就搞笑。」

突然阿盈又講返頭先件事搞到我又忍唔住笑左出黎,不過我今日確又再長多左知識,以前以為阿盈一上人身嗰個人就會死,就好似搶佔左人地個身體咁,但事實並非如此。

「你滿意就好,以後再有人蝦你我都一定會俾你蝦返佢。」

「你幫我係好,但蝦還蝦,唔好搞出人命啊,因為一個人幾衰都好都未至於要死。」

我講得出呢啲說話證明我都仲有測忍之心,其實我係覺得人間同陰間係應該河水不犯井水,依家阿盈已經干涉左少少,我唔想佢係人間仲要整啲大單野出黎,例如殺人,咁樣的話一定會引起啲法師注意令佢地做野。

「知啦,我會有分寸,我話過我遇到你經歷過咁多事之後我怨氣降低左架啦嘛,我唔會再下下諗住要害死一個人,最多只係俾啲教訓佢。」

「你識咁諗就最好啦。」

「好啦,今日都行得七七八八,我地返去煮飯仔啦。」





「嗯嗯,但你都要買餸俾我先煮到好味嘅餸架。」

「好好,依家順便去買埋…」

就係咁,一日MK仔偶遇之日就咁結束,我地又經歷左多樣野、而阿盈又幫左我一次,我仲要「買」左好多衫俾佢,以後日日都會變得靚女,希望以後日子都會咁幸福。
.
.
.
自從阿盈可以步出家門之後,呢幾日我都同佢周圍去,頓時多左好多活動,一齊行街shopping、唱K、跑步、行山、坐摩天輪等等,

亦都係咁我生活頓時增添左一點樂趣,我唔再係孤獨,因為幾時都好我仲有個妹陪住,每日都咁開心。

唱K:





「你就好啦,唔洗錢入黎唱K。」

「都係有你帶先得咋,得我一個睇下唱唔唱到。」

「人地睇到我一條友黎唱K一定心諗有條毒撚黎唱毒撚K。」

「唔洗理人點諗啦,不過都係架,人地又見唔到我淨係見到你一個,仲要我唱歌淨係你聽到。」

「得戚啦你,即就算你唱到幾大聲出面都冇人聽到?」

「係啊,就好似人地見唔到我咁,人地係會連聲都聽唔到,淨係會見到我個咪凌空飛左起身。」

「咁都得,你唔好嚇親人添呀。」

「唔會啦,啲人幾何會入黎,就算係CCTV都唔會留意得咁仔細啦,你驚嘅幫我拎住枝咪囉。」





「好啦好啦,你講到咁就算啦,但你真係唔好俾人留意到先好呀,盡量放低啲枝咪。」

「知啦,快啲點歌先啦。」

「你想唱咩歌?」

阿盈諗左一陣。

「不如黎首洗腦歌越難越愛先!」

「一黎就要洗我腦。」

「呢首歌我以前好鐘意聽架。」





呢首又真係幾洗腦,佢竟然會聽上左腦,然後我拎起手機開始點歌,好快電視播出第一首歌,阿盈好快投入狀態拎起咪凝望住電視…

「…無懼世事變改,還是越難越愛,為你所以在期待…」

唱到高潮位,又唱得幾好聽喎、幾有神髓、高音位跟到晒,估唔到阿盈唱功都幾了得。

「懷抱的手,我不想再放開。」

過左幾分鐘佢終於唱完,佢表現得好興奮咁望住我,睇黎佢係意猶未盡。

「我唱成點?我好耐冇唱歌啦。」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