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聽啊,估唔到你以前唔聲唔聲原來唱歌咁好聽,依家我終於欣賞到。」

「我都估唔到我唱得咁好,以前我唔係點唱歌。」

「既然你依家知你唱得好聽,平時係屋企都唱多啲啦,我自己聽完都會舒服啲,同埋得我會聽到唔驚尷尬。」

「好啊就咁話!」

「唔講住,到我唱lu,我點左首浮誇。」





上一首播完,電視好快跳到下一首我點嘅歌。

「哇你咁癲點浮誇,你得唔得架?」

講真呢首歌認真唱真係會叫到聲沙,不過難得同阿盈黎唱一次K就癲一次啦。

「唔好睇小我,話晒我都係歌王。」







「你當我是浮誇吧,誇張只因我很怕…」



結果啲高音位我上唔到去格硬上唱到走晒音,然後就唱到成個胖虎咁,阿盈就笑到碌地。

「笑死我哈哈,你的確係歌王,不過係胖虎啊隻嘅歌王。」

果然黎親唱K嘅男人都係天賴之音,就好似我咁。





「我呢啲叫真男人,係呢度我可以展現我嘅歌喉,冇其他人會聽到我呢啲咁真摯嘅歌聲。」

「唔好唔記得我仲係度喎。」

阿盈重點提醒一下我。

「你聽到我無所謂啊,因為日後我係屋企都會時不時展現我嘅歌喉,你成日都有得欣賞。」

說罷我奸笑左一下。

「哇唔好啊,我頂唔順嗰陣就會拎封箱膠紙封住你把嘴!」

阿盈笑住咁駁返我轉頭。






跑步:

「好攰啊,你跑咁快又無限氣我點夠你跑。」

呢日阿盈抓我同佢出街跑步,佢著到成身運動look咁同我跑,

而跑步係我最弱嘅一個項目,大佬我十年唔跑一次步,點會有氣同你跑,呢刻嘅我就算慢跑跑得幾步都踹晒氣。

「你跑唔過我你咪當我係你領跑員囉,我又唔會一枝箭衝走。」

「間唔中做下啲有氧運動好啊,跑步就最好,又方便又可以曬到太陽又做到運動,簡直一舉三得。」

估唔到佢唱歌掂,連運動方面都有啲認識。

「係姐,但我已經想死啦。」





「加油你得架,跑多啲慢慢條氣就會順。」

「你講就易姐…我唔係你…」

依家已經喘到我連講句野都辛苦。

「你就好啦,依家跑步都無限氣,如果俾你現實咁樣應該可以跑贏晒啲世界冠軍。」

「唔一定架,雖然我依家無限氣,但依家我跑步嘅速度係會keep返係我生前嘅速度。」

「即我就算無限氣都淨係可以用以前全速跑嘅速度黎跑,人地世界冠軍輕輕鬆鬆都快過我全速跑啦。」

「除非…」





「除非乜野?」

「除非我收起對腳飄過去代替用腳跑,咁就完全脫離我以前生理嘅限制,可以幾快都得。」

「咁都得,原來仲可以咁樣開外掛,唔怪之得我先前聽人講鬼跑嘅速度可以快過保特…唔係跑,係飄至啱。」

「咁你依家又唔用飄黎同我跑?」

「我想用腳陪你一齊跑嘛,費事你會話唔公平啦,同埋我用飄嘅話你更加追唔上啦。」

「咁大膽你竟然敢串我,知唔知男人嘅「樽鹽」係好重要,等我追到你就知味道。」

然後我唔理攰唔攰加速嘗試追上阿盈。

「哈哈好啊,你追到我先算啦…」




.
.
.
「我返黎啦~」

今日我同阿誠出去食左個晏晝飯吹左陣水就返黎,佢竟然好羨慕我多左個妹照顧自己,

畢竟佢想搵條女照顧下都冇,然後就繼續講經教我好好珍惜眼前人唔好再好似之前咁。

「阿盈,你係邊?」

但返到黎並唔見阿盈係度,屋企空無一人。

「我係度呀。」

然後身穿淺藍色T-shirt、黑色短褲嘅阿盈就從我間房慢慢行出黎,佢手上拎住一張相好專心咁睇住。

「做咩啱先唔應我嘅?」

「冇啊,我睇緊相咋嘛,一時專心得濟冇留意你。」

然後我好奇之下過去望下張相,相片有一啲污漬,相裡面有阿盈同佢阿爸同阿媽,原來係一張全家幅。

「點解冇啦啦搵到張全家幅嘅?」

「我今日去完我阿媽屋企。」

「呢張相係我偷偷地拎返黎,估唔到佢將有我嘅相都貼晒上幅牆。」

「你今日去完伯母屋企?佢近況如何?」

我突然聽到阿盈今日去完伯母屋企都有少少愕然,果然拎到個地址真係有用,但睇黎咁樣又會令佢觸感傷情。

「佢屋企唔算大,周圍好多雜物有啲雜亂,但就將我啲相擺得好整齊。」

「我去到嗰陣見到佢上香拜緊我,原來佢屋企都整左個我嘅神主位,仲有幅我嘅車頭相,上完香就對住幅我同佢影嘅相望住。」

「佢話好掛住我,如果我仲係度就好,我嗰陣真係好想現身同佢相認,我都好掛住佢。」

「但我唔可以,見住佢依家仲咁放唔低我,我現身只會令佢更加放唔低、甚至呢一世都唔會放得低我,佢一定要忘記我!」

「所以我只可以好近咁望住佢,咁多年日見夜見都冇認真望過佢,今日見到佢都老啦,臉上多左幾條皺紋同白髮、樣子亦開始變得滄桑。」

「然後我望到隔離有幅我同阿媽影嘅童年照,見到當時佢仲好後生好靚,同依家好大對比,果然歲月不饒人。」

「之後我記起我細個好幸福,真係好掛住細細個俾佢寵愛、帶我周圍去玩,我亦好錫阿媽,我嗰陣好多回憶返晒黎。」

「望住每幅相每幅相都代表我地唔同嘅回憶,我忍唔住喊左出黎…」

呢一刻嘅阿盈睇落有啲難受,好似有啲想喊出黎咁,以前嘅開心回憶一一係佢腦中湧現,睇得出佢仲未放低伯母。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