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盈我返黎啦。」

好快我返到左屋企,見到阿盈燈都冇開係度食住薯片睇電視,周圍只有電視光照住佢。

「射射…yeahs!終於拎返一分,呢球美斯射入左!」

佢好興奮咁,原來佢睇緊波。

「阿洋你返黎啦?」





「哇,你幾時好上左睇波?」

「冇啊,今日無聊睇睇下電視見佢播足球咪睇下,點知又幾好睇喎,之後咪睇到依家,你知唔知美斯真係好man好靚仔。」

然後阿盈心心眼咁望住我分享佢嘅‘男神’。

「冇啦啦係度發花痴,你係睇人定睇波架?」

我笑住我咁質問阿盈。





「我兩樣都睇!不過人係好睇過波嘅~」

講就講話兩樣都睇,但佢始終都按捺不住內心講出左真實嘅說話。

「你仲要開左我包買左好貴嘅薯片食,食死你呀!同埋你食到成張枱咁污糟有排執。」

我指住佈滿薯片袋同薯片碎十分雜亂嘅枱說道。

「唔好咁小氣啦,都係食左幾包姐,食唔死我嘅…同埋我會幫你執返架嘛。」





然後阿盈好似搗蛋鬼咁伸左條脷出黎駁返我,整到咁可愛,真係唔知嬲好定笑好。

「係呢,你今日返工點樣呀?」

突然阿盈突然間問起我返工嘅野。

「幾好啊,啲野唔難做但就要執到啲貨整整齊齊嘥啲時間。」

「咁咪好,以後你做耐左熟手左之後就會越做越快,唔洗嘥咁多時間,繼續加油!」

我覺得好幸福,返到黎夜一夜仲有阿盈嘅鼓勵。

「話說原來唐生佢真係好鹹濕,今日佢見到個靚女著到靚一靚即刻望到眼甘甘仲拉埋我一齊𥄫,仲教我一定要增強男人性能力先唔會俾人戴綠帽。」

「咁佢都真係幾鹹濕下喎,滿腦子都係呢啲猥瑣思想,你啲男仔就係咁架啦,一見到靚女就望唔停,唉,果然天下間所有男人都逃唔過一個色字。」





阿盈攤開雙手表示無奈。

「咪就係。」

「包括我著得靚嗰陣你都會眼甘甘望實我。」

「邊…邊度係。」

突然阿盈轉tone哄埋嚟凝望住我話佢著得靚嗰陣我都望實佢,我立即諗起同佢去旺角試衫嗰日,見到佢係我背後換衫仲要著到靚一靚嘅畫面,頓時我紅都面晒。

「講笑咋,證明我夠靚有魅力。」

「哈哈…好好笑,知你靚啦,你都唔洗不斷重複嘅。」





「講返唐生先,不過佢依家已經有控制到自己冇以前咁大性慾,佢表面鹹濕,但佢其實好專一好愛佢老婆。」

「天下間咁鹹濕嘅男人仲咁愛自己老婆真係好難得,通常啲人都係貪新忘舊慢慢就對自己老婆冇咁大興趣。」

「點解你好似好有經驗咁嘅?」

「緊係啦,你唔好睇阿妹我平時唔聲唔聲咁,以前讀中學嗰陣我都收唔少風架,好多男仔有女之後都因為出軌而散,所以中學嗰啲情侶通常都係拍散拖。」

「再唔係就玩假關係,應承只係拍一陣就散,淨係玩個新鮮感,呢啲都係啲男人鹹濕唔會專一到嘅例子。」

「你真係老司機,睇唔出你平時咁靜竟然知咁多野,欽敬欽敬。」

然後阿盈揚起自信嘅笑容。

「回歸正傳先,佢仲話以前因為性慾強著左魔就係咁同表姐分左手,而表姐係因為想幫佢所以先選擇分手,跟住佢先慢慢清醒返改變自己控制自己嘅性慾。」





「咪住先,著左魔?」

「係啊做咩?」

「佢因為著左魔而性慾越黎越強,佢講嘅魔會唔會係關邪靈事?」

「邪靈?」

「即類似落降頭或者養鬼仔嗰啲,佢魔呢啲野唔會冇啦啦有,通常係透過人為再經由個宿住傳染出去。」

「即係點?」

講起呢啲野我突然變得十分好奇,因為係關唐生同表姐事,但佢又唔肯講。





「即係你表姐有機會係俾人落降頭或者俾人養左隻鬼仔係身體,邪靈就係咁入左佢身體,然後執行施咒者嘅命令,呢個命令應該就係要你表姐冇幸福。」

「邊個同佢發生關係嘅隻魔就會上邊個身,而魔係由邪靈分解出黎嘅子邪靈黎,佢會執行邪靈嘅命令、會透過對方越黎越殘暴嘅搞野直至整死落降頭者。」

「亦令佢呢一世得唔到幸福,因為每同佢一齊嘅人同佢搞野最後都會變到好殘暴咁對待佢。」

「你頭先話唐生佢著左魔, 睇怕佢就係咁唔好彩地俾隻魔上左佢身,之後你表姐先及時抽身為左幫佢而同佢分手,否則唐生一定會變得更加邪惡,你表姐做左件好事。」

「原來發生左咁多事,依家終於知咩事,唔怪得唐生話累左表姐,即如果佢冇同表姐一齊、冇同佢搞野就唔會有事。」

「可以咁講嘅,但另一個同佢搞野嘅人情況都會一樣。」

「我反而好奇佢點樣擺脫隻魔,你有冇問佢?魔係好難先擺脫到架喎。」

「呢層又冇問到佢。」

「佢會控制你思維,仲會識扮死潛伏,你要經歷重重難關先可以完全擺脫佢,期間意志力一定要十分堅定,因為過程真係好辛苦。」

「聽見都覺得辛苦…見平時唐生笑笑口又咁鹹濕對我咁好,原來佢以前經歷左咁多野,佢值得尊敬。」

「唔洗問佢一定係覺得以前對你表姐唔住所以依家對返你好啲啦,始終你同你表姐係有親。」

「呢一切都講得通,唔怪得佢對我咁好,之前我仲唔明佢不斷怪責自己做咩,我應該要同佢講聲多謝、多謝佢曾經為表姐改好自己仲要咁保護佢,佢一啲都唔懦弱。」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