咁奇怪嘅,咁夜仲有咁多人係度聚,同埋傾計點解一定要係後巷度傾而唔出黎傾?

我照樣唔理咁多繼續行,今次如常見到個個伯伯呆滯地坐住係度,

但唔同嘅係,今次伯伯前面數米面前竟然多左部有野支撐住嘅電視機,行人路上點解會冇啦啦有部電視咁奇疤?

佢呆滯咁望住部電視機,入面播緊啲類似同另一半回憶嘅野,有相有影片、顏色有黑白有彩色,好似走馬燈咁。

唔理啦,佢應該咁啱擺出黎架姐,你知依家香港人幾大壓力架啦,做下啲奇怪事有幾出奇,然後我係伯伯面前略過繼續行返屋企……





「我返黎啦。」

「你返黎啦?你今晚又夜左喎。」

「係啊,今晚拉完架仲要換埋牌仔咪搞耐左,逢星期四都要換一換。」

「點啊,今日我俾左個教訓佢之後對你有冇好左?」

阿盈見我返黎第一時間好興奮咁問我今日之後嘅野,就好似想知道佢搞出黎嘅傑作之後結果點。





「唉咪講啦,好條毛,咪又係咁,換牌仔見我唔熟慢減少少已經屌柒我,不過佢有幫我已經好好。」

「嗯,睇黎佢真係仲未得到教訓,我真係要面見下佢至得。」

然後阿盈托住個頭又進入思考模式。

「你今次又想搞咩花臣?」

我對佢話面見張生有少少好奇,佢想點面見?





「秘物!你聽日咪知囉,總之佢之後唔會再係唔係都屌你。」

「奇奇怪怪咁,係先算啦,依家啲老屎忽上左年紀好難改架啦。」

「相信我!」

說罷阿盈自信地向我拍拍膊頭,我都只能拭目以待。
.
.
.
呢日我如常準時返到惠康換衫返工,但我想搵唐生聽日請個假先,返左幾日工捱左幾日俾人屌嘅日子我都想抖下,話我懶都係咁,真係慶幸我係返part time。

「唐生早晨!」

我特登玩下佢。





「仲早晨?依家晏晝架喎。」

「差唔多啦,係呢唐生,黎緊兩日我想請下假,可唔可以?」

「緊係冇問題啦,點啊?頂唔住個老屎忽嘅壓力啦?」

「唉,咁超人都要抖下氣嘅,日日俾佢係咁屌,但我仲捱得住嘅。」

「有時佢屌你嘅野唔洗咁上心嘅,當佢飲完酒發up瘋就得,畢竟佢份人就係咁閪。」

「洗唔洗我醒兩套“私人珍藏”俾你睇下抒發下,你會冇咁大壓力,見你係表弟我先益你咋。」

一聽就知唐生所講嘅“私人珍藏”就係AV。





「唔洗啦,我呢啲正人君子好少睇呢啲野。」

「扮咩,正“淫”君子咋下話,拎去睇下啦。」

「真係唔洗啦,呢排冇咩性慾。」

我故意搵啲野推佢。

「死囉表弟,冇性慾?男人唔可以咁冇用架,所謂好腰好腎好男人就一定要練多啲先得,洗唔洗我俾樽黑瑪卡你食下?」

Wtf!?黑瑪卡係乜東東黎?聽都未聽過。

「咩係黑瑪卡?」

「保健品啊,可以壯陽,包你日日都好精神,你睇我依家日日朝早都食返兩粒幾鬼精神,老虎都打死十隻。」





「得架啦,我唔需要,我依家好健康。」

見佢講壯陽藥講得咁開心我真係冇野好講。

「好啦我唔逼你啦,最緊要你之後relax到自己就得。」

佢終於肯收口。

「話說你琴晚一定都好夜走,辛苦晒晚晚都搞到你咁夜走,我琴晚咁啱去左個廁所見唔到你走。」

「OK嘅,人大左都要開始適應下啲夜生活,但當然我都想早啲放工。」

「你識咁諗真係大個仔,你日後嘅生活有機會都做到咁夜,真係要適應下架啦。」





「嗯,我會學你,你以前咁辛苦都捱得過,我依家捱少少夜又算得係啲咩。」

「咁又唔好攞我以前啲事黎對比,以前我嗰啲簡直唔係人嘅生活。」

「好啦唔講住做野先,老屎忽差唔多又黎。」

然後我照舊去返水街上架,我今日要留意住周圍,睇下阿盈會幾時出現同埋想搞咩花臣。

亦都可能知道阿盈今日會為我出下氣,所以我今日都放鬆左自己覺得張生真係唔會再亂屌我。

「阿𡃁仔,你去“烤嫂”嗰邊上下架先,今次記得清潔用品嗰邊上起。」

好似又真係好態度左,唔通阿盈已經暗地裡做左野?定係我嘅錯覺?

「收到。」

然後我去到“烤嫂”清潔用品嗰邊開始將鐵籠車啲箱拆開將貨上架……

「哇,你做乜撚野開晒啲箱就咁擺係地下?」

當我搞左一陣之後,張生又行埋黎一陣愕然。

「嗰啲係上唔晒多左出黎。」

「屌你好心你啲貨差幾枝嗰啲就唔好再開箱補貨啦,你去架頂拎啲散裝補返咪得囉。」

「但架頂冇晒啲散裝。」

「屌你架頂冇晒散裝你拉返平佢咪得囉,點解你可以咁蠢?醒少少啦,你返左幾日工做左啲乜野黎,咁基本嘅野都唔識。」

「好,咁既然你開左箱有好多貨用唔晒咁應該點啊?」

「擺返上架鐵籠車?」

我思考左一陣答出黎。

「擺你老味鐵籠車咩,你咪撚撈亂我倉入面啲貨添啊,你又用你對屎眼望下你上面啦,係咪見到架最頂層擺晒箱啊,你擺上去咪得囉。」

我望一望最頂層,的確擺晒一箱箱係度,好似擺紙巾嗰個架咁。

「好心你啦方少,我叫你方少啦,你搞好少少個地方啦,唔好呢度又開一箱嗰度又開一箱係度阻撚住晒,家下呢度街市咩,要俾人行架。」

「知道,我會執。」

「仲有啊,嗰邊有隻貨冇晒做咩唔插張缺貨牌落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