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張生指住架尾嘅一隻洗衣粉,佢隔離嘅嗰一隻牌子的確空空如也,但我未上到嗰邊,同埋我唔知原來要插缺貨牌。

「我…我未上到嗰邊,同埋我冇缺貨牌係身。」

我兜一兜話我冇缺貨牌就算,相信如果話我連知都唔知一定屌得我仲甘。

「邊有人出黎做野唔拎埋缺貨牌出黎袋住架,拿拿聲入休息室拎啦豬閪。」

「都唔知邊撚個教你做野做到咁多甩漏,教你嗰個都唔方好得去邊。」





邊個教,教得我最撚多嗰個咪係你囉。

然後我入休息室拎左疊缺貨牌出黎袋住,原來佢收埋係另一個膠兜入面,以後我返工要袋埋佢先出黎。

到我出返黎之時,張生已經行走左唔係度,我繼續我嘅工作,將啲開左嘅箱爬梯掉上架最頂層,然後啲冇貨嘅就插返張缺貨牌……

好快又到左夜晚拉架,我繼續都係拉罐頭,我發覺有啲罐頭嘅位已經認得、拉罐頭亦都變得冇咁生疏,已經掌握到兩成功力。

去到差唔多12:30,我終於拉完,我比之前拉快左少少。





「𡃁仔,有啲進步咁喎,拉得快左爽手左。」

突然張生又行過黎,最令我愕然嘅係,佢竟然會讚我而唔係屌我?我係咪發緊夢??

「多…多謝晒。」

雖然我唔知咩事,但我都講聲多謝。

「罐頭雖然係難拉啲,但只要你用心咁拉拉熟左之後你就覺得冇難度,啲位置都係,慢慢練啦。」





「收到,我…我拉完架啦。」

「有啲料到喎,拉完添啦?繼續加油,咁你走先啦。」

「好,咁我走先拜拜。」

然後我入休息室執野換衫、一臉疑惑地急急腳走人,唔理咁多啦,有得走緊係走。

步出商場,同琴晚一樣多左啲人係度行街,個境況似9點幾嘅一條街,

呢兩晚做咩事啲人鐘意夜一夜先出黎行街?係咪咩節日?但又唔係,呢日只係普通嘅一日。

我同平時一樣沿路行返屋企,行到條巷仔時,今次竟然唔見左兩個細路係度玩,淨係見到幾條友係度食煙。

隨之我聽到側邊傳黎細路嘅嬉戲聲,正當我回過頭時,我反應都未黎得切突然就俾啲野撞左埋黎,我自然反應下退後左一步。





「嗚嗚…」

然後聽到兩把喊聲,原來係平時巷仔踢波嗰兩個細路踢住波撞左埋黎我度,佢地亦俾我反彈跌左落地下。

「朗仔浩仔有冇事,你條仆街做乜整跌我兩個仔!?」

佢媽見到兩個仔跌倒後即刻從後趕黎將佢地扶起身,但扶起身清楚見到佢地個樣後,面前境像將我嚇親,隨之就有陣寒風吹過令我打左一下冷震。

之前經過後巷太黑睇唔到佢地個樣,今次係我第一次見到佢地個樣。

佢地兩個臉部全薰黑,而且塊臉大部分位置都係腐爛,頭髮亦都冇晒,十足俾火燒過咁,而佢媽個樣亦一樣,甚至就連隻手都腐爛晒咁,可以攞喪屍形容佢。

「唔…唔關我事架,我冇整跌佢地,係佢地自己撞埋黎跌低架。」





我無故地俾佢屌,我立即為自己解釋。

「佢地係無辜架,你做乜要傷害佢、點解要搞我地?」

然後個阿媽變到情緒好激動。

「你冷靜啲,我真係冇整跌佢地。」

「你夠膽傷害我兩個仔,我要打死你條仆街。」

說罷佢就即刻舉起佢隻手準備用佢嘅利爪爪落黎,我都嚇親,我都係係佢舉起手嗰下我先發現佢啲爪竟然可以利到咁,猶如九陰白骨爪。

佢以迅雷嘅速度爪落黎,我反應都未黎得切,

但突然佢停左手,左手遮住自己雙眼、表情有少許痛苦,好似俾啲好光嘅野照耀住咁開唔到眼,然後帶住兩個細路入左後巷消失於眼前。





我鬆左一口氣,如果頭先咁樣俾佢爪落黎我唔死都一定毁容或者盲,究竟發生咩事?佢地又做咩個樣咁恐怖?

我俾頭先個情景嚇左嚇心情仲未平復到地急急腳行走左,我快步行返屋企,

然後行左一陣又見到個伯伯,佢同樣係睇緊部電視,今次電視入面係播緊佢自己同一個婆婆嘅一啲相,唔通呢個係佢老婆?就算係但點解要特登搬出黎睇回憶?

唔理咁多啦,快啲返屋企算,等陣佢地從後追上就大鑊,點知佢地係咪去左吹雞,

都唔知今晚做乜咁多怪人,我差啲就俾人襲擊,然後我急步係伯伯面前掠過…

「我返黎啦。」

「今晚早左喎,係咪經理冇再屌你呢~」





「…」

我冇理佢,表現得六神無主似的。

「做咩你個樣好驚青咁又冇反應嘅?」

然後阿盈望過黎見我冇講野就覺得好奇怪咁問我。

「…」

我繼續毫無反應地行入個廳。

「阿洋!」

阿盈大聲叫我一下,然後我先回過神來。

「係,咩事?」

「搞咩啊你,我同你講野冇反應嘅?」

「哦…可能係我頭先返黎俾人嚇親到依家都未能平復。」

「你返黎有咩事發生?」

阿盈十分好奇地行到黎我面前。

「我遇到啲怪事,頭先有兩個細路撞到我跌低左…」

「個…個阿媽見狀以為係我整跌佢地,跟住就想用佢隻手爪落黎,佢啲爪好利架,但唔知點解佢又冇爪到落黎,佢好似見到啲好光嘅野跟住跑返入後巷。」

「最恐怖嘅係,佢地3個人個樣都好恐怖,成塊臉都爛晒,成隻喪屍咁,我諗返起如果佢真係爪落黎我已經盲左…」

「你冇事就好,你係今晚先見到佢地?」

「其實我呢幾日收工都見到佢地,但嗰陣佢地係後巷度玩,我冇理佢地,亦因為太黑我睇唔清佢地樣。」

聽完後阿盈突然收起笑容嚴肅起黎。

「你收埋咁多日依家先同我講。」

「咁佢地平時都係正正常常咁係附近玩咋嘛,都冇乜野事咪冇講…」

「你唔應該見到佢地,因為佢地根本唔係人…而係鬼。」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