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機,我要去粉嶺XXX村。」

「哇,嗰度好偏僻好少人住架咋喎,多數都係啲荒廢房屋,估唔到依家仲有人去嗰度。」

「係啊,人命關天。」

我地好快出門由屋企飛的到粉嶺啲村屋嗰個位,聽完司機咁講,我更加奇怪Chole姐去嗰度做咩,照計BBQ都唔會去到咁僻啦。

沿途我地經龍翔道入大老山出到沙田大埔嗰邊,最後到達粉嶺再開入一啲少車行嘅道路轉入村屋,由本身繁囂嘅市區慢慢地入到一個人煙稀少且寧靜嘅郊外,





開往村屋嘅道路上顯得周圍都格外陰深,只有兩旁泛黃嘅街燈照住條道路;沿路亦毫無人煙,只得間中一兩架車駛過、仿佛方圓幾里內一個人都冇,佢點會黎埋啲咁荒無嘅地方?

大約一個鐘車程,我地終於去到Chole姐位置所示嘅地方附近,因為前面部車已經駛唔入去,需要我地徒步行入去,我俾左幾舊水司機就落左車開始行入去。

呢度周圍真係好陰深,的士走後就淨低我一個…同阿盈係度,前方有一排排3層高嘅村屋,有啲仲要係瓦屋,而每排之間只隔著一條好窄嘅通道,

可能依家已經凌晨,每一間屋都唔見有燈著住,係每一間都冇燈!一啲人煙都冇,就算凌晨、村屋嘅人早瞓都好,但照計呢度咁多間屋點都有一間係著住燈掛…?

唔通真係如司機所講好多都廢置嘅?咁就解釋到點解會每一間屋都係冇燈。





因為冇燈嘅關係,除左馬路嘅位置入面基本上一盞燈都冇,十分陰深恐怖,唔似得其他有人煙嘅村屋村內點都會有啲照明設施,所以我係需要開啟手機照明。

我順便睇下wts,Chole姐到依家仲係單tick,佢一句我嘅訊息都收唔到,我亦嘗試打俾佢亦都打唔通,呢刻嘅佢猶如失左蹤一樣。

我心中嘅疑問又再浮現出黎,究竟佢黎呢度做咩?簡單啲講呢度根本就係廢墟;呢度咁多間屋究竟佢係邊間屋?究竟佢發生咩事?

我地沿住啲四通八達嘅通道向住Chole姐嘅位置前進,沿途見到啲遊魂野鬼,有男有女,睇黎都係以前住係呢度嘅居民。

「阿盈,其實我好驚。」





「唔洗驚喎,周圍嗰啲遊魂野鬼黎姐,我係度佢地唔敢搞你。」

「我唔係驚鬼,我係驚有怪物,你都見呢度人都冇個,真係咩奇珍異獸都有機會有。」

「哈哈傻嘅放心啦,有咩攻擊我地我都幫你擋走佢~」

有佢呢句就放心,呢個時候有阿盈係度真係特別有安全感,周圍冇人、但仲有我身邊呢個「人」陪住我…

慢慢地我地黎到一個空礦嘅地方,前面有道大鐵閘打開左,而Chole姐所示嘅位置就係前面呢棟建築物。

前面呢棟建築物好大,並唔係一般村屋,而係好似一間學校咁,前面一個操場,操場周圍係一層層走廊,好似我地依家啲中學,因為太黑我並睇唔清有幾多層,睇落個地方好殘舊,似荒廢左嘅學校。

我同阿盈繼續小心咁行入去,行到入去操場,呢度咁大點樣搵佢…?成間學校咁大每一層又咁多間房唔通真係要每一間房去搵?

「Cho…」





正當我想大叫Chole姐嗰陣,阿盈突然㩒住左我口。

「Shu…有軍人係附近巡緊,我地靜靜地行。」

我見到係建築物嘅地下,有幾個著黃色衫、戴住頂軍帽嘅軍人拎住盞燈正係度行緊,似係巡更。

「佢地係鬼魂黎,係日本皇家軍。」

「日本皇家軍?唔通…唔通呢度係軍營?」

「睇個建築似,你快啲睇下位置啦。」

說罷我再次拎起手機睇,發現呢度訊號好差,得返一格,但我勉強仲睇到位置嘅,佢係左側嗰邊建築物。





「佢係左邊嗰棟建築物,但呢度訊號好差,我得返一格。」

「我地去睇下,可能呢度太過僻,同埋係殺氣重嘅地方。」

「殺氣重?」

「嗯,呢度以前應該死左好多人,我feel到呢度周圍啲建築都散發出一種好重嘅殺氣。」

「咁你會唔會唔夠佢地打?畢竟佢地已經死左咁耐。」

「唔會,因為呢度人煙稀少,佢地就算死去多年但所吸收到嘅陽氣係極少,加上佢地只係遊魂野鬼,佢地唔會係我對手。」

「放心喎,依家你阿妹我靈力咁勁冇咁易俾啲小鬼抽低。」

「咁就放心。」





「不過…」

「不過?」

「如果佢地數量太多嘅就唔係咁講,佢地數量多嘅以我一己之力都好難抵擋得晒,所以嗰日係後巷成班鬼魂湧出黎我先叫你地要走。」

「咁我地要盡量保持低調唔好俾佢地知我地存在,我估入面應該都會幾多皇軍。」

然後我地小心翼翼咁避過皇軍走到左側間建築物,我地已經行到Chole姐所示嘅位置。

但呢度有條樓梯,有上有落究竟行邊邊好?但呢度已經係地下仲有得落?唔通有地牢?

我再諗返既然Chole姐所在位置係冇訊號嘅,地牢係大機會收唔到訊號,相反樓上會冇訊號嘅機會就冇咁大,始終可以對住個窗,因為咁我地決定往下走。





我地沿住昏暗嘅樓梯一直落,呢條樓梯都幾深,落左大約3層樓嘅位置先落到底,當我再攞手機出黎睇啲時候,呢度的確完全冇左訊號,我有預感呢度就係Chole姐嘅所在地。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