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咁點算?唔可以俾佢咁做,我要過去制止佢。」

「唔好咁衝動…你根本唔係佢對手,同埋你走左樂兒點算?」

正當我想起身行動時阿盈將目光注視住樂兒阻止左我。

「咁…咁呢樣唔得嗰樣唔得咁點做好?我唔可以眼白白望住佢消滅你架…!」

「你睇下樂兒,佢一定係…受左內傷所以先昏迷左、呢刻…呢一刻佢傷勢最重佢先係最急需照顧嗰一個、佢捱唔到好耐、佢仲有大把世界唔應該咁早死…」





原來樂兒係受左內傷,難怪佢會痛苦咁暈左。

「你咁講係咩意思?」

「我會將我成個靈魂嘅陽氣俾晒樂兒,咁樣做佢啲傷就會慢慢自癒、佢會同你繼續幸福生活落去…」

我聽到之後睜大雙眼呆左係度,即係要我二揀一…?

「你咁做你咪會永遠消失…?唔得…我唔俾你咁做,你地兩個我都唔想失去?係咪一定淨係得呢個方法?冇其他方法?」





我變得激動,兩個都係我親人,一個係我阿妹、一個係我女朋友,要我揀我真係揀唔落手,點解個天要咁殘忍…

「嗯,就只得呢個方法…」

「哥,就算你唔想我咁做我都一定要咁做…我係一個就黎被消滅嘅鬼魂,還掂都會消失,犧牲自己救返樂兒都值,否則你會兩邊都冇晒…」

「再者,我…我只係一隻鬼,我其實一早就要走去投胎,我已經比好多鬼好,我估唔到我死左仲可以有個阿哥陪住我錫我。」

「有你陪住嘅呢半年多我已經好滿足架啦…多謝你俾左咁多開心同溫暖我,但要走嘅始終要走,可能呢日就係同你最後一次見面嘅一日…」





「嗚嗚阿盈…」

「對唔住…之前我仲亂咁應承你話永遠陪住你,但原來現實係好難做到,以後嘅日子真係要靠你自己、唔可以再依靠我…」

「但我…我真係唔捨得你,我唔想我以後見唔到我個妹,我就算死左都冇得再見到你嗚嗚…」

「死乜野死…哥你睇開啲,我唔係度姐…以後你同樂兒仲有好多路要行、仲有好多美好回憶創造,就當我嘅離別係成全你地兩個嘅幸福…」

「阿妹嗚嗚…」

說罷我喊成一個淚人咁過去攬住阿盈,我唔知仲可以講啲咩,接受唔到嘅事都一定要接受,呢個算唔算goodbye hugs?

「阿哥,呢次係我最後一次叫你阿哥…襯伯母佢仲搵緊個公仔,我靈魂俾左樂兒之後,你一定…一定要快啲帶佢走,佢好快就會搵到黎呢度…」

「嗯嗯知道…你俾左個靈魂佢後,我就當你地兩個共處一身,我一定會盡力保護佢,唔可以再俾佢受傷害嗚嗚…」





說罷阿盈就去到樂兒面前將嘴貼近佢嘴上,然後就見到一啲類似透明狀火焰嘅氣流輸入佢個嘴,

最後見到一粒光茫都一併入埋阿盈嘴裡就結束左呢個過程,相信呢粒光茫就係佢靈魂嘅核心。

「啊!」

但呢個時候阿盈突然抽搐幾下、面容露出痛苦表情、無力地瞓左係地下。

「個公仔…俾人燒緊…不過好彩我已經完全任務,佢…佢太遲啦哈哈…」

個公仔最尾都俾老母搵到左,但佢真係好冇人性,阿盈臨走前都唔俾佢安樂咁走…

「公仔…?對唔住,到呢刻都仲要你痛苦嗚嗚…」





「唔緊要,一切…一切都唔會再有影響,永…永別啦阿洋…」

「阿盈嗚嗚…咁…咁你安心走啦,我呢一世都唔會忘記你!嗚嗚…」

說罷阿盈面露著微笑地係我面前化成無數粒小光茫飄走、慢慢消失緊、變得透明,

一陣之後阿盈就完全消失掉,唔再係我身邊…

我要快啲振作帶樂兒離開呢度,但正當我準備扶起佢時,佢就醒左。

「樂兒你醒啦?」

「阿洋?點…點解我頭先會瞓低左?又點解你會喊成咁?同埋我覺得我依家成個人都好暖。」

樂兒佢雖然醒返,但佢狀態睇落仲有啲虛弱,睇黎佢要時間恢復。





「你受左內傷頭先昏迷左,個傷勢仲要唔輕捱唔到好耐,阿盈佢係嗰邊唔夠打過左黎。」

「然後佢犧牲自己將佢靈魂同所有陽氣俾晒你救返你一命、你嘅傷會慢慢好,而個公仔…個公仔已經俾老母佢燒左,我地…我地以後都唔會再見到阿盈嗚嗚…」

「你講咩話,阿盈佢…阿盈佢犧牲左自己?點解會咁…咁我咪少左個好朋友…?仲要我條命係佢救返,我真係唔知點報答佢…」

聽到阿盈唔再係世上後樂兒頓時感到好愕然。

「冇得報答架啦,佢用左自己嘅犧牲黎成全左我地日後嘅幸福…佢靈魂俾得你,我以後一定要好好保護你。」

「阿盈佢真係好好,我應承你,我以後都會好好保護自己同你一齊行落去,唔可以辜負左阿盈幫我執返嘅呢一命。」

「嗯,阿盈走左,依家我得返你一個親人,我唔可以連你都失去埋。」





「唔講咁多住,我地快啲離開呢度先,老母應該差唔多會黎搵我地,唔可以再俾佢抓到我地。」

「嗯,咁我地速速動身。」

說罷我就扶住樂兒準備動身離開,我地走到門前打開門、打開鐵閘。

喀啦喀啦…

當我地踏出門口嗰一刻,突然一個身影出現將我倆都推倒失平衡跌返入屋內。

「想走?你兩個撚樣想走去邊啊?」

冇錯,佢就係老母,老母再次出現係我地眼前,睇黎我地走慢左一步,依家佢已經將個門口封住左走唔到,恐怕我地今次都凶多吉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