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樂兒並冇就此罷休,佢繼續含酒精對住火機噴去佢身上每一處,直至將支酒精都用晒,呢個時候佢已經燒成一個火人。

「啊…呀…」

燃燒期間,老母發出不同音頻嘅聲音,一時男人聲、一時女人聲、一時高音、一時低音,就好似有百鬼同時係佢身體發出痛苦嘅哀嚎。

「阿仔救我,你仲記唔記得以前細過我幾錫你,帶你去遊樂場玩、帶你去圖書館睇書、仲為左你同你老豆離婚,我對你咁好,你就捨得老母我咁樣燒死咩?」

突然老母變回原聲好溫柔地同我講返以前一齊相處嘅點滴、令我憶述返過往美好嘅回憶同親情。





「老媽子…」

我再次流下眼淚,我的確好惦念我地以前嘅日子。

「你收皮啦死八婆,咁狡猾嘅你,啱先虐待我地咁開心,依家就想利用人地感情想人地救你?你慳啲啦。」

樂兒見狀好似知道佢想打咩主意咁即刻講野截停佢嘅說話。

「加上阿洋俾你打到咁傷,佢想救你都救唔到啦,呢啲都係你自己攞黎架on9,依家輪到我同你講返聲,抵撚死!」





果然風水輪流轉,上一刻佢仲處於優勢想將我地一舉殲滅,下一刻佢就處於劣勢想我救佢。

「阿…阿仔救我,我係你老母,個咒冇左啦。」

「信你先奇,係度扮撚晒從良咁,我睇電視都睇唔少啦。」

「我咪話你個仔俾你打到傷晒幫唔到你囉,你同我講冇用架喎,我同你又冇血緣關係,唔會有人幫到你,慳返啖氣落到去再講啦。」

「啊…你班死鏟好野,你地會有報應架!」





老母見扮野冇用就痛苦嘶叫一聲變回真面目。

「你就有報應,你隻惡魔,祝你永不超生。」

「嘻嘻嘻嘻…不過睇黎報應已經黎左,我要殺嘅人都殺到左,個短命種俾我打到咁傷,佢好快就會死,你都係要親眼睇住佢係你面前慢慢死去…」

老母佢有佢講冇理樂兒講乜,然後樂兒聽到後一個發火有理冇理地向老母著住火嘅身軀伸左一腳,佢隨即瞓左係地下唔識起返身,應該都燒得七七八八。

「只可惜…只可惜我冇得親眼睇住你見到佢死…嘅反應…」

說罷老母就靜止左冇再講野、但火種仍然在燃燒著,睇黎老母已經死左、詛咒亦都徹底被消滅,我嘅火攻的確有效。

而我亦都係時候離開呢個世界,呢下我終於可以安心上路,我真係好眼瞓、我頂唔順了,樂兒…早抖啦…

「阿洋!阿洋,你唔好瞓呀,救護黎到啦,你要撐住…」





說罷我就合埋左對眼,就只有依稀地聽到樂兒最後焦急地同我講嘅說話,然後就冇左意識…
.
.
.
…過左唔知幾耐,我黎到一個全部白茫茫嘅地方、唔係鬼門關,可能我傷勢太重直接死亡已經唔需要彌留係生同死之間,咁我係咪已經上左天堂?

突然周圍空間都變成一段影像、係我過往嘅回憶,我就仿如一個第三者望住過往我往所做過嘅野。

「我要你地每一個人都感受下我經歷過嘅苦痛。」

「求下你...求下你唔好殺我,我會成日上香同燒衣紙俾你架,你想要乜野都得,只要唔好殺我就得。

「阿盈...?」





呢度係我同阿盈係地牢第一次再相遇嘅地方,嗰陣佢差啲捏死我,好彩我及時認得出佢,自此佢當左我係恩人。

「假架!你唔洗係度𠱁我啦,你根本就冇鐘意過我。」

「阿盈…」

「你唔好理我,我淨係想靜下!」

場景轉換,黎到我第一次hurt阿盈嘅時候,係我一直俾假希望佢冇同佢講清楚搞到佢鐘意左我、然後佢就消失左一段時間,我對唔住佢,

如果俾我經歷多次我一定會早啲同佢講清楚…

「佢係我嘅人,你唔可以傷害佢!有咩事我黎幫佢頂,而唔洗致佢於死地。」

「呢個係我同佢之間嘅事,唔到你理,係佢呢啲賤男人唔尊重我在先,我要殺晒呢啲賤男人。」





「況且你已經死左,你仲有乜野可以幫佢頂,咪嘥氣。」

「總之唔得,我唔會俾你傷害佢。」

然後過左一排佢終於出返黎,不過係因為我惹左禍要佢出黎幫我,我好感動我係瀕死之際佢仲會出黎幫我,但我前排先hurt完佢佢一出黎就要面對大場面,我都有啲過意唔去。

「阿洋,我油盡燈枯架啦,以後一定要好好保重,盡快忘記我好好過生活,我地來世再見啦…」

「唔可以啊,唔好離開我!!」

「阿洋唔好…」

然而佢為左救我差啲搞到連自己都灰飛煙滅,最後我同佢kiss救返佢、嗰陣係我第一次掂阿盈嘴仔,錫完嗰刻我都有少尷尬、覺得唔可以咁做,但都因為呢件事我地終於正式成為兄妹。





「呢條裙幾靚喎,你可以試下,睇起身應該會幾清純。」

「佢隔離嗰件衫都好靚,我覺得應該會幾襯。」

呢個係我第一次同佢出街試衫,佢換左套衫之後原來都可以好靚女,見佢著到靚一靚咁開心我都好開心,

我仲為佢影晒成間舖啲衫俾佢日日都有新衫換,如果我仲可以同佢一齊去試衫就好…

「屌你細支野就唔好學人show出黎啦,睇下我嗰條啦,大你幾撚多倍,你睇清楚啦!」



「我嚴厲咁對佢作最後一次死亡警告。」



「阿洋頂住呀,你出左呢個門口佢地就唔會追黎!」



「仆你個街打到佢咁傷、踢得佢咁開心?好過癮?你知唔知佢對我黎講有幾重要?」

之後我同佢都經歷左好多野,佢會貼心地保護住我同幫我報復、我覺得好warm,

包括捉弄屌我嘅mk仔、教訓無理取鬧嘅經理、同我深入軍營救樂兒、幫我教訓將我打到瀕死且當樂兒係生財工具嘅垃圾前男友。

睇返以前啲回憶,阿盈佢真係幫左我好多,多謝佢、多謝佢不厭其煩咁一直幫我,反而我就好冇用,乜野都要靠佢幫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