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X0ED_mQJto
第十八章上
「分手後天天都 是最重要犧牲
皮膚有你的指紋 刻得太深
應該漠不關心 然而還著緊
當攬緊他人 想起跟你熱吻」
〈十分愛〉
 
        自那夜在蘭桂坊回來後,James和Jessie都沒有再找過對方,Jessie把所有時間放在補習上,James則忙着和Kay拍拖。
        「聽日你洗唔洗返工?」Kay看着電腦問道。
        「唔洗呀?你想去邊呀?⋯⋯小心你左邊!」James雙眼目不轉眼地盯着電腦說道。
        這夜James和往日一樣,一邊開着FaceTime,一邊打機,只是屏幕裏的人已由Jessie換成了Kay。


        比起常常要求James要專心看着鏡頭,然後和自己分享生活的每個細節的Jessie,和Kay FaceTime要輕鬆得多了。
        Kay每次打來後,都會和James一樣,把手機放到一旁,然後不時看一看對方在做些甚麼,卻不會打擾對方,兩人各玩各的,有時甚至會一起打機,贏的時候一起歡呼,輸的時候一起對着電腦破口大罵。
        「唔知喎。呀!我守依到,你去嗰度啦!」Kay問道。
        「你想呢?」
        「你話事啦。」
        「我無所謂喎,你決定啦。」James雙神貫注在遊戲裏,漫不經心地說道。
就這樣來來回回了幾次,Kay沉默了。
        雖然以前每次和Jessie約會前,Jessie都會問James一樣的問題,可深知懶惰的James永遠都不會找行程,即使找了,那些地方都是她想去的。於是,到後來。有主見的Jessie只是象徵式地問一下James,實際上她早已決定了約會的地點和行程,甚至是要到哪間餐廳、吃些甚麼。
        幸好,無論Jessie的計劃是甚麼,James都樂於配合。
        直至到遊戲完了,James才留意到Kay的臉色好像有點不對,而經過幾個月的相處,她也大概猜到了Kay的心思,可是平日慣了配合Jessie的他,根本不知去哪好。


        我點知聽日去邊好呀?⋯⋯James頓時覺得頭都大了。
        最後,James決定從以往的經驗入手。
        「去睇戲?」James提議道。
        「最近都無戲好睇。」Kay扁着嘴巴說。
        想了想,James想起平日和Jessie的行程都必定有吃這一個環節,又提議道:「咁⋯⋯去食飯?」
        「食完之後呢?」
        James想起,Jessie經常都會拉他去逛書店,每次一逛就幾個小時,是個消磨時間的好地方。
        「去⋯⋯誠品睇下書?」James試探道。
        「咁無聊。」
        James實在想不到了,便隨口說:「咁一齊打機囉。」


        豈料,這正合Kay的心意。
        「都好喎,去邊到打?你定我屋企?」Kay終於不再板着一塊臉。
        James想起明天母親在家,便說:「我黎你到啦。」
        「好啦咁,聽日見!」Kay這才露出一個滿意的笑容。
 
        為了打機可謂是不眠不休的James,幾乎到清晨才捨得去睡,當他醒來的時候,發現已是下午兩時多,
        James想起以前Jessie最討厭別人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然後就會嘮嘮叨叨一整天,說自己打亂了她的計劃。
        想到這裏,James馬上走到洗手間,草草梳洗完後,隨便換了件衣服便出門了。
        「Sorry呀,我遲咗少少起身。」James抱歉地說道。
        來到Kay的家,已近四時,James以為Kay會氣自己這麼遲才到,沒想到,他按門鐘時,Kay才剛醒來。
        「係咩?唔緊要啦,我都係啱啱醒。」Kay打開門,便馬上抱着James,說:「一起身就見到你真係好。」
        James突然醒覺,他約了的是這個和他一樣愛打機、愛撒嬌,還會賴床的Kay,而不是那個愛計劃、愛嘮叨,還倔強得不行的Jessie。
        「你究竟比唔比我入黎架?」James摸着Kay的髮絲,溫柔地問道。
        「係喎,入黎啦,我去刷牙先。」Kay這才鬆開了手。
        這天Kay的家和平日一樣,只有Kay一個人。


        James慣常地走到Kay的房間,坐在書桌前,滑着IG 等Kay。
        看着看着,手竟不自覺地按進了Jessie的限時動態。畫面裏,是一碗聰嫂的龍眼冰,還有一小行文字,寫着:「做咩次次補習都送甜品比我食,肥死點算?@Alanc.10」
        點會無啦啦送野比你食呀,一定係想溝你啦,James心想。
        James按下那帳戶,沒想到竟是公開的,雖然只有寥寥可數的幾張照片,但卻能清晰看到Alan的樣子。
        哇,個樣成個傻仔咁,James心想。
        滿足完好奇心後,James又按進他的限時動態,沒想到他竟重貼了Jessie的動態,還加上一句:「最多肥咗我要你啦!」
        這句話,James也對Jessie說過。
        看到這裏,James抓緊了手上的電話。
        「你做緊咩呀?」Kay的話打斷了James的思緒。
        聽到Kay的聲音,James馬上關掉IG,打開YouTube,說:「無呀,我搵下有咩片睇咋嘛。」
        「你想打咩先呀?LOL?不過我依到得一部電腦⋯⋯」Kay糾結道。
        「唔緊要呀,你打住先,我睇你打。」James摸着Kay的頭頂微笑道。
        Kay笑着點點頭。
        打開LOL,選好角色後,遊戲便開始了,一直訓練有素的Kay很快便攻陷了一座塔,然而,她的隊友卻不斷喪命。
        也許是隊友真的太廢,Kay很快就打完了,還輸得一敗塗地,氣得她忍不住罵道:「豬隊友!練好咗先出黎玩啦!」


        看着Kay為了打機而生氣的臉,James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唔好咁嬲啦,皺眉就唔靚架啦!」看着氣得眉頭緊皺的Kay,James忍不住伸手撫平她皺起來的眉頭,溫柔地說道。
        「你錫我一啖就考慮下啦。」Kay撒嬌道。
        看着小孩子氣的Kay,James伸手捧起她的臉蛋,再把嘴巴湊攏,吻上她那雙水嫩得像水蜜桃似唇。
        James想起,那時Jessie的唇也是一樣的柔軟。
 
        記得中學的時候,有一天放學,百無聊賴的二人不知道去哪好,加上不久前,James為了慶祝Jessie的生日,幾乎花光了所有零用錢,再沒有閒錢和Jessie出去約會,Jessie便提議到James的家玩。
        「但我屋企無野好玩架喎。」James說。
        「umm……可以去你到打機呀,你屋企有兩部電腦,我地可以一齊玩。」Jessie提議道。
        「吓,你都唔識玩。」
        「你教我咪識囉。」
        看着一向反應遲鈍的Jessie,James猶䂊了。
        「但你都唔鍾意打機。」James推搪道。
        「我鍾意架,你教我就鍾意架啦。好啦,就咁話啦,行啦。」Jessie說。
        「但⋯⋯」James還未來得及反應,Jessie已把James 拉了上巴士。


        很快,他們便來到James的家。
        James還是努力嘗試找各式各樣的藉口,說:「呀,今日Wi-Fi好似壞咗,打唔到機添。」
        Jessie仔細地看了看Wi-Fi機,說:「唔係呀,一粒燈都無着,你無插電咋吓嘛?拿,你睇,插返就得啦。」
        「呀,係喎,我寶貝真係醒目啦。」James努力地附和道。
        可是,Jessie還是發現了James神色不對勁,說:「你唔係因為唔想教我打機,所以講大話吓嘛!」
        「邊有呢?我最鍾意就係教我寶貝打機架啦,依家就打!」James眼見他的小技倆已被Jessie拆穿,不敢再作怪,只好乖乖地把Jessie帶到電腦前,手把手地教Jessie。
        「拿,首先你要揀好個角色先,咁唔同角色就有唔同特性⋯⋯」James由選角、如何進攻、補血等,一步一步地教Jessie這個打機白癡,「你明唔明?」
        可是聽了半天,Jessie還不是很懂,但又不想被James看扁,只好硬着頭皮說:「咁簡單,緊係明啦!你比我玩一鋪試下先啦。」
        「係咪架,你講一次比我聽先。」James懷疑地說。
        「真架,你信我啦!」Jessie堅持道。
        James知道Jessie決定了的事就不會改變,只好萬般不情願地登入自己的帳號,冒着被扣分的風險給Jessie玩。
        「你係咪真係得架?不如你自己練習下先再同人玩啦,費時一陣比人鬧呀。」James握着Jessie的手,心裏祈望着Jessie可以放下屠刀,免得自己背上豬隊友的污名。
        Jessie瞪了James一眼,James便抿起嘴巴,不敢再說些甚麼,心想:唯有一陣佢唔識嘅時候提下佢啦。
        然而,遊戲開始不久,Jessie已死了好幾遍,可還是一個敵人都沒殺到,而每當James叫他往左行,她就往了右走,叫她放大技,她卻按了回血⋯⋯
        哇,今鋪無啦無啦⋯⋯James不禁嘆了口氣。


        於是,不消一會兒的功夫,Jessie便以有史以來最快的速度輸掉了,聊天欄裏,她的隊友除了罵她是豬隊友外,還有人忍不住問候她的母親。
        James還未來得及說Jessie,Jessie已不爽地扔下滑鼠,怒氣沖沖地說:「乜D人咁無品架,咁講野嘅!打機都唔好玩嘅,唔玩啦,哼!」
        看着Jessie小孩似的嘟起嘴巴發脾氣,James突然氣不下去了,倒忍不住把她擁入懷裏,溫柔地說:「係囉,打機咁無聊,真係唔明有咩咁好玩!唔玩啦,我地玩其他野。」
        「玩咩呀?」Jessie從James的懷裏抬起頭來,看着James問道。
        James抬起Jessie的下巴,露出一個邪惡的笑容,蹙起眉頭,向Jessie的臉靠近,在Jessie耳邊輕聲細語地問道:「你話呢?」
        「我⋯⋯我唔知你講咩喎。」Jessie眼神閃縮,羞澀地說道。
        「唔知你又夠膽跟我返屋企?」James笑着說。
        看着James不懷好意的笑容,Jessie咽了咽口水。
        當害羞的Jessie準備站起來時,James卻拉住了Jessie的手,把嘴巴湊上Jessie柔軟的雙唇。
        Jessie雖然有點不知所措,可很快便被James的吻攻陷了,漸漸閉起雙眼,也學着回應James的吻。
        吻着吻着,James把Jessie推到床上,對Jessie說:「我愛你。」
        「我都愛你。」這次換Jessie主動地親了James一下。
        看着笑靨如花的Jessie,James忍不住更用力地吻她粉嫩的雙唇,手則悄悄地拉開了她校服上的拉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