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從我來到避雨亭已過了一週,老實說這是個甚麼地方我還也不太清楚。

據阿雨說就是為了幫助他人而設的地方,客人們會自己上門,收費方面則不詳。

而事實上這裏就跟他的家沒有分別,甚麼家具都齊了,連廚房和浴室也有。

我就像傭人,每天放學就來打掃一下、打掃完便做一下自己事、有空看一下這裏的書,以及喂一下他養的一隻青蛙而己。明明自己已經是青蛙還養青蛙,真是個怪人。





另外,我現今能正常上學了。

自從那一場比賽後我沒有再被阿欣和其他同學欺凌和纏上,或許是現在怕了我吧?

也或許是阿雨的震撼式說教改變了她們吧,希望這世界無人有被人欺凌的一天會到來吧……

話雖如此,在我眼前又有一宗正在發生着。


在我從學校去避雨亭的路上會穿過某個公園,便將這一幕映入了眼簾。





那個公園只會在早上有老人家在,下午之後的時間則人煙稀少,故此那個公園也從以前開始有不好的傳聞,黑社會聚集地、毒品交易地等等,因此也被學校呼籲不要接近。

當然,也是用作欺凌一流的場所。

看他們的身形,應該是一群小學生。正對着另一位正在屈膝,以手護着頭的男孩拳打腳踢,並伴隨著令人心寒的嘲笑聲和話語:「快去死吧!軟皮蛇!」「來呀!試一下還手呀!」

眼前的這個場景和以前的我的殘像在腦中不知不覺間交疊了。

不好的回憶不斷在腦內迴響,隨著那些使人煩厭的笑聲,伴來一絲絲的刺痛。





「停手呀!」

我大概是在情緒不穩下,身體的無自覺使用了能力。在我大呼停手和想上前行走過去的同時,右腳一下子將地面踏裂了。

「呀…」

我當然也被自己的所作所為嚇呆了,並保持姿勢盯著地面,這下舉動和巨響也馬上引來該群小鬼的注意。他們發現有他人目擊後,馬上使用能力散開並各自逃走,見其行動之流暢,應該是慣犯。

眼睛追得及的就是他們分別是猴子、狗和雞的能力者,則爬到樹上逃走,以及雞飛狗走。

先不管這些,我馬上跑向那位孩子身邊,並把他扶起。幸好他傷得不重,但是他那款的眼神令我想起那一天在學校鏡中的自己。

空洞,空虛,在瞳孔裏沒有絲毫的光芒。





出於擔心和想着「他會像我一樣去自殺嗎?」這個擔憂便把他帶到避雨亭包紮,阿雨應該不會介意。

負責打掃的我清楚避雨亭物品的位置,於是我從櫃中拿出急救箱,用紗布和消毒藥水跟他快速地包紮傷口,我畢竟都算是被欺凌界的大前輩,幫自己包紮小傷口也是經常有的事。

而他也是只默默看著我替他包紮,他就連被我帶到這種破地方的路上也沒有多出一、兩句說話,於是我嘗試打開話閘子。

「你叫甚麼名字?」

「…我叫阿龍。」他微微的張開口,小聲地回答道。

「龍仔啊,不就個威風的好名字…」我笑著說道,沒想到那就是地雷點。

「一點也不好!」

他突然激動起來,我被他突如其來的情緒嚇停,這時的空氣也跟著肅靜下來。





「正如他所說…。」突然傳來的是阿雨的聲音。他正坐在辦公桌的椅子上,明明剛才還不在的,但總是在我的不知覺間出現。

「這款的名字在這個世代十分常見呀,為甚麼不好?」我問。

「妳有聽過「望子成龍」這個成語嗎?」他反問道。

「當然有,別當我笨蛋!」

「每個父母都期望自己的子女成材,所以用盡各法……」他開始了演說。

「然後呢?」我已有點不耐煩。

「名字便是其中一環,他們將抱有期望的字眼改成名字,就像阿龍阿鳳等等,想期望具現化,將傳說生物化為名字。在這個動物能力被強調的現今更尤其顯眼,就特別引人注目。」





「這就是他被欺凌的原因嗎?」我質問阿雨,他則答:「我那知道這麽多?餘下你問他吧。」

見阿雨便轉身便想走,我便把他拉停問道:「你不幫他嗎?」

而我默默望向他的腿,才發現他雙腿在震抖著。

「難道你怕小朋友?」

我彷彿看透了甚麼,不禁嘲笑了他。


「大家都是青蛙,那你明白的。之後就交給你了,青蛙公主。」

他於瞬間便用能力逃出門口,不過即使我用能力追也不會夠他快。只好放棄。





算吧,今天放他一馬!畢竟終於知道了他的弱點。

我轉身面向了龍仔,把雙手放在了他雙肩,蹲下了身,並説道:「你能把事件的原委告訴姐姐嗎?」

我帶點微笑的望向了龍仔,他則吞吞吐吐地答道:「名字…以..外..還還還...有的…。」

不到一小時後,我聽完了他的故事。可能他並不善於表達自己,說話的章法有點亂,就讓我整合一下吧。

龍仔的父母是俗稱的怪獸家長,而他也是獨生子,因此他自小便被學習不同的東西。而在現代版的琴棋書畫之中,鋼琴、國際象棋、硬筆書法和油畫之中,他就只精通了琴一樣,他也說在四款當中只喜歡彈琴。

然而他父母則想他也精通餘下的棋書畫三項以及更專心讀書,把沉迷鋼琴的時間使用得更有效率,狠下心直接把他的琴丢了。某天回到家,原來放着鋼琴的位置騰出了一個空間,他知道自己反抗不了,只能慶幸放在琴上的樂譜能夠留下。

雖然他後來也學通了那三藝,但他一點也不開心。因為他亦知道自己的行為只是在取悦父母,但也對此無能為力。當然他成績也很好,但目的只同樣的也是為了取悦父母。

而就因為他是個書呆子和從自小太忙,十分少時間與他人相處,他不善表達自己和與人溝通,因此漸漸被班上人孤立。再加上他成績好之餘,又有個引人注目的名字,同學的對待也由孤立他漸漸變成了霸凌他。

辱罵、捉弄、毆打這一切他都只會自己默默承受,受的傷也自己處理。他不擅長與人傾訴,就連老師和父母也不知道他承受的事。

而作為被欺凌的過來人,我很明白他的感受…
找能信任的人傾訴真的很難,尤其我這種還被老師歧視和親人厭惡的傢伙。


(為甚麼我家女兒要是個廢柴?)

不好,勾起了不好的回憶...

我搖了搖腦袋,把自己的事先拋開。


但龍仔和我不一樣,他可是優等生。只要他願意求救的話……

「公主姐姐,我應該如何處理?」龍仔問向我,而被他叫的「公主姐姐」這個名字…...

哎算了。

「你嘗試找老師和家長傾訴一下,你的情況的話,你肯找他們商量,他們一定能幫到你!一切都要由你主動發聲才有用。」我十分肯定地說道。

「哦,好吧…」

而他在眼神裏透露了一絲莫名的失望,轉身向我道謝後便離去了。難道我的提議不夠好嗎?即使回到家中,感覺上總放不下心。

在心想著龍仔的事之際,在走廊碰上母親。我和她交流基本為零,我也沒興趣與她說之前跟阿欣比賽的事,因為我與她的關係現在只是同居人……

不,是更差的。是住在同一地點卻不同次元的人,我們雙方都當大家的存在融入了背景,處於擦身而過的距離也不會理會的透明人。

等一下…融入背景?

我突然靈機一動,而後天是學校的平日假期,那就正好。


到了後天當日,我依靠分辦校服潛入了龍仔所在的學校。

用的正是顯現青蛙的漸變色皮膚。

這個能力的用法阿雨那傢伙並沒有教我,是我之前在看避雨亭的書和我的主意學會的。

阿晴,你是個想做就能做到的孩子!

但畢竟只是皮膚能隨環境漸變色而已,仔細一看還是會被識破。因此我只穿了泳衣,皮膚露出度高的話才不會容易被人發現,不過不穿衣服這事過可不了自己心理那關。

奇怪的是,從窗口窺進每一個課室。龍仔卻也不在任何一個正在上課中的班房之中,直至下午。但點名冊上卻有他在席的記錄,他人卻不在。

如是者使我產生了些不好的預感,便跑向了某個地方,那個學校內的無法地帶。

我按着直覺的方向跑,便發現龍仔他就倒在校舍後處。因為學校總有數處人煙罕至,除了清潔的校工以外,幾乎不會有人經過,而那些地方總是被下手的地點。

我屈膝抱起了他,他受的傷可比上次的重很多,身體上的數處被打得腫起,瘀青也有不少,完全的昏了過去。

我看到他受比上次更重的傷後,心裏想着十萬個難道……

向老師打報告後把行動升級了。

我在裝甚麼驚訝…這是我本來便應該要考慮到的事……而就是因為自己的不留神,龍仔才受到這樣的遭遇。

甚麼被欺凌界的大前輩啊?

在得瑟甚麼?

你不也是幫不到他人嗎?


果然我這種人就不配幫助人…最終只會害了他人。


此時自責感從身體深處湧了上來,直迫我的喉嚨,我把內裏的情感爆發化為了聲音,伴同悲憤在原地吼了出來。而能力卻又在不自覺間發動了,我的叫聲把校舍的部分玻璃震裂,甚至震碎了。

校舍的職員都聞聲趕來查看,在快要趕到之際,一個熟悉的身影把我瞬間抱走,把龍仔留在了原地。


抬頭一看,果然是阿雨他…

他用左手圍著我的腰在區內高速穿梭,直接把我抱回到了避雨亭。在我坐下後他給我沖了一杯熱茶,我低下頭接下茶杯。

微暖的薄煙則刺激到我的眼框,一行行熱淚不斷湧出來,一滴一滴落在茶面上,掀起一圈圈的漣漪。

「我沒拯救到那孩子…」我說着。

「不。」阿雨回應道。

「要不是我多管閒事…要是我更快趕到…」

「不對。」

「全都是我的錯…是我害了他……」

「不對!」

「反正我這種人有了力量都救不他人…」

「聽人說話呀!笨蛋!」阿雨激動的說着並
用雙掌拍在我臉上,夾着我的臉,把頭伸過來,看著我的瞳孔説道:「你沒錯,你也的確改變了那孩子。」

他到底在説甚麼…?

但他的話也使我多少的冷靜了下來。

他從我頰上移開雙手,再說:「那孩子因為你的話反抗了,人生第一次。」

「嗯?」我困惑地看著阿雨。

「那孩子的確向父母道出了真相,他父母也到學校告狀,通知了老師,霸凌的主謀三名也被停學。」

「那還為甚麼……」

「其中一名主謀的大哥,是附近被稱為「惡鬼」的有名小混混。他知道自己弟弟被停學後並不忿氣,決定找龍仔發洩。」

「他聯合了他弟弟的一些手下偷了龍仔放在身邊,視其為至寶的東西。」阿雨望著我說道。

難道是……

「正是他小時候練琴的樂譜,並叫他想取回的話便在堂上到校舍後方取回。」

「之後他就被……」聽到這裏,我不禁緊握起了拳頭。

「對,他毫無意外被埋伏及暴打。但他也是第一次揮拳還擊,就為了保護自己重要的東西。」

我有一點的驚訝,沒想到那個瘦弱的龍仔會動手反抗,想必他真的很喜歡和重視彈琴這件事。

「所以你真的改變了他。」雖然聽到這句後感到安慰,但是……

「但因為我的錯,讓他受了這種重傷…」

「這不是你的錯,錯的是那群不知悔改的霸凌者,不要把責任都攬到身上吧!」

「再者,是龍仔他的話,一定不會有事的。」阿雨帶着莫名的自信地道著。

不過他一次也沒有騙過我,應該能值得相信。

「那麼當下你有甚麼想做呀,公主殿下?」

「…那當然只有一件事。」我深呼吸冷靜下來,把茶喝下後說:「現在就去退治惡鬼!!」

看見回復精神的我,阿雨則温柔的微笑了一下。卻在下一秒說道:「但是啊公主殿下,你能在出發之前換一下衣服嗎?」

於是我據他的視線瞧一瞧衣服,才醒起自己原來還是穿著泳衣。

「別盯著我看!你這色青蛙!」我自然地一巴掌揮了過去。

「你才是色青蛙吧,穿著泳衣通處走。」那巴掌被他簡單避開了。

可惡,遲一點我會把這份屈辱還給你的!現在我可是知道了你的弱點。

我隨手拿了他的外套穿在了身上,拉上拉鏈並說道:「那出發去吧…雖然想這樣說,但等多我十五分鐘吧。」

說後我跑去了他的電腦前,並開始了工作。

「你在幹嘛?」他問了。

「可別小看書呆子界的大前輩。」

我帶點意味的奸笑了一下。


另一邊廂,在一間野外荒廢的鐵皮屋中…

「真不愧是大哥,真解氣!」

說話的正是那一天的小學雞,而小學猴和小學狗也在旁點頭讚同。

「有多難呀!那種書呆子還想還手,都不知道這本垃圾有甚麼寶貴!」惡鬼把樂譜掉在地上並踐踏了一腳,留下了一個灰黑色的鞋印。

「燒掉它消滅證據吧。」小學雞說。

「嘛,雖然有證據也奈我不何。」說完後惡鬼他把打火機開着,正想丢到地上把樂譜燒掉之際,突然從屋外傳來怪聲。

「我好恨呀~」

「不要燒掉~」「我來找你們啦~」

「那小子是不是死掉,化為了怨靈嗎?」小學狗率先慌張了。小學猴拍了他的狗頭,淡定的說着:「怎可能,那小子可是…」

但突然,一份報章從破窗飄到了地上。

標題是《急報!區內一名小學生被施凌至死,現通緝其同級生兩名。》上面並印有小學狗和小學猴的照片。

「為何只有我倆穿崩了?」小學狗和小學猴這次真的慌了,並向惡鬼求救道:「大哥如何是好啊?」他倆邊嚎哭邊向惡鬼求救着。

「吓?我才不管你倆,滾到一邊自生自滅吧!」而惡鬼無情地捨棄了他們。

「怎麼這樣…」他倆陷入絕望。

「不過留下你們的話看來像會留有後患,先處理掉吧。」惡鬼嘆了一口氣,並使用了能力,肌肉把衣服撐得滿滿的,顯現了一對牛角,外表正乎合「惡鬼」這稱號的形象。

他慢慢步向那兩個小鬼,小鬼們想逃走時,惡鬼他只一個前衝,便把鐵皮屋的一部分吹散,倆小鬼被吹飛撞到樹幹昏了過去。

那個惡鬼下一擊的衝刺,應該就準備殺死倆小鬼吧。他已做好起向前衝的準備,用右腳磨蹭着地面,一下起步,連樹也撞斷了幾棵。然而因樹塌使四周煙霧瀰漫 ,但在煙霧散後他四處張望也看不見倆小鬼的身影,使他困惑。

我拉回外套的拉鏈,解除了漸變色,把倆小鬼放到樹叢裹,便從煙霧後走了出來。

「你是!那一天的那個女人!」小學雞想起了我,並指着我說道。

「哦,小妞,看來一切都是你弄的吧!」惡鬼說道。

「意外理解得挺快嘛,四肢發達的人渣。」我冷眼看了他一眼,把拳頭握得更緊。

的確聲音和那份報章都是我弄的。從小時候開始我就十分擅長模仿聲音,是難得的特長,但沒有用處是事實;而報章則是在避雨亭急速修改出來的,只用十五分鐘的素材質素雖不太高,但也足夠嚇一下小學生。

「真可惜,真有一點不想殺你這個小美人。」惡鬼看着我說道。

「那還是多謝讚賞,但你還可以試一下的。」我微笑一下便擺好架式準備。

「不許插手哦!」我看似在呼向一旁的小學雞,但其實是叮囑向藏在喑處的阿雨。這次的事件是源於我的處理不當,所以我想靠自己了結。

「真有性格!我喜歡!」說完後他便向我衝來。

果然他在衝刺那一瞬的速度異常的高,我即使眼睛追得上,身體卻只勉強避開。論速度他與學校的人不能比,衝刺的力量也十分的強,不愧是稱霸附近的小混混。

一不小心或失誤的話可能真的會死,我的直覺就這樣的理解和告訴於我。

但幾輪下來,則發現到他的攻擊方式其實十分單調,只有起步蓄力和衝刺兩款動作。

蓄力後的改變方向不能超出某個範圍,但可以控制衝突的時機;

話雖每一下都強得致死,但攻擊方向基本上有固定方向,簡單預測一下即使追不上就很簡單的能避開了,就正如那些有固定攻擊模式的頭目怪物。

而在他下次衝過來的時候,我跳起來,再次使用我的原創招式。

「蛙踢改:横踝錘」成功擊中了他的側頭部,包含上次的經驗,我在今次留力了不少,然而也把他錘得有點昏暈。

但在此時,在旁的小學雞突然高聲呼叫道:「大哥,他倆在這裹!」被他發現了我藏在一旁的那兩個小鬼。

惡鬼在聽見後戚起了嘴角,並馬上準備向那方向衝刺,小學雞的聲音為頭腦還有點不清晰的他帶了方向感,準備起步衝前。

他就知道我會保護那兩小鬼吧…可真是有小混混的風格。我也果斷地顯現蛙腿,使用招式「蛙踢」直接從旁向衝刺中惡鬼踢去。

在碰撞那一刻,我和他都被對撞的衝擊彈開了,翻滾在地上。但可惜的是,他並沒有因此倒下,反而他的皮膚開始變成赤紅,牛角變得比剛才的更巨大。

腎上腺素過多使現今的他完全失去了理性,進入暴走狀態。

相反我則被剛才的衝擊弄傷了右腳腳腕,雖然還能勉強的活動,但相對的機動性下降了不少。

暴走下的惡鬼,速度和力量都提升了一個層次。在我真在拼命避開他攻擊的時候,等待下一個攻擊的時機時,突然同步的有些雞蛋形狀般的硬塊飛到我面前。

雖然也同時勉強避開了兩方的攻擊,但我因此不小心失了平衡,坐在了地上,從而惡鬼已做好了下一波攻擊準備,興奮的磨蹭着地板,泥土被翻起的聲音十分的鮮明。

當他一起步,將要被撞中我的時候……

那個熟悉又神出鬼沒的影子壓倒了衝刺中的惡鬼,以單手把他的頭按到泥土之中,頓時塵土飛揚。隨著被擊昏,惡鬼的暴走也停止,皮膚和頭上的巨角也回復原狀和消失了。

「遊戲到此為止了。」阿雨沉着聲說道,他瞬間也捉住了想見狀逃跑小學雞,直接把他掉在他大哥旁。

「你倆是附近名門小學校長的兒子吧。」我也開始說着他們的底細。

「所以平常你們幹了壞事也不會被公開揚名,就是因為你們家人為了保住學校的名聲。」

這件事是阿雨在我製作時告訴我的,而我的假報章為了加強可信性,是根據這項資訊做出來的,所以通輯的只有兩人。

「幹你屁事!幹甚麼也是我們的自由!」小學雞猶如沒有絲毫悔改的心的叫囂着。

「自由呢…」阿雨嘆了口氣說:「你們不配啊。」

「自由可不是指你們的隨心所欲的行動。」

「自由是基於人的自律,控制自身欲望,在此之上,取自己想取的行動,這才是真正的自由。」

「你只是隻不懂自律,任由自己欲望驅使的怪物吧了。」阿雨俯瞰着小學雞說道。

「不過小孩可是欲望之塊,因年輕不懂得控制,一時衝動做出不道德的事也不出奇…所以因此真正可悲的是有著成人之軀的欲望禽獸。」阿雨把視線放向惡鬼。

「有著力量卻放任力量的禽獸,是最可怕和可悲的存在。前者是因為他有力量可盡情驅使自己的欲望;後者則是因為他有着力量卻任由欲望驅使,令自己本身只成為了一個非人空榖。」

「強慾可是一個漩渦,一步一步會將人卷入,違抗可是至難之事,但一旦順著欲望只會越陷越深,到最後便會無法逃走,那就是作為人的沉淪。」

「不能控制自己力量也是同樣道理…」

「不要讓力量驅使你,反而是要你去驅使你的力量啊。」


「明白了吧?阿晴。」他突然看向了我,原來那番話是對我說的。

「嗯。」我點了頭,看著他的背影,他這句好像對我有所暗示。

隔天後,那兩個不知真相的倆小鬼真的去了自首。畢竟在他們的認知中,這總比他人殺掉安全上百倍。他倆還從中公開了那兩兄弟的一路以來所做惡事,被傳媒大肆報道一番,將他們犯下的錯公諸於世。

當然包括之前有關隱藏消息一事,他們全部人都要面對自己之前所犯下的錯誤。

而當我正在用手機看新聞時,將有關他們的報導映入了眼簾。

哼,計劃通!所以不要看小書呆子。

但這也是我可為他們做的唯一拯救,單靠力量可不能使人改變,只能給他們反省和改進的機會。到於能不能使他們改變,到最後也要看他們自己的做化了。

嘛…解決事件的變態程度可遠遠不及阿雨之前的震撼性教育。

而在這時,龍仔卻出現在了避雨亭。奇怪的是,之前在他身上的傷痕們也消去得一幹二淨。我先被這突來的「驚」嚇到站了起來,而「喜」則使我去擁抱著了他。

「你沒事實在太好了…」我說道。

「謝謝你之前的建議呀,公主姐姐。」他說。

我也突然才醒起要把樂譜還他,於是便鬆開了他,拿起正現在放在辦公桌上,變得有些殘破的樂譜。

那無辦法,樂譜被不懂珍惜的小混混拿了一陣子,加上在鐵皮屋時又被吹飛了到樹林中。因此有點不安龍仔會否因此不開心,畢竟是對他比生命更重要的東西……不過我也只好把樂譜照樣遞向了他。

怎料他完全沒有嫌棄,還緊緊抱著了樂譜,臉上還露着一等一的笑容。而看到他的笑容,我也放下了心頭大石。


話說他身體的傷勢真的全部消失不見,就連上上次受的表面的舊傷痕也消失了。好奇的我便問向龍仔:「龍仔,你怎麼這快就能出院?」

「我醒來後,蛻了皮後便出了院。」他爽快的答道。

「蜕.皮?」他的答案反而使我更困惑。

「你果然不知道。」

這裏阿雨又突然插口,他正在站在房間的角落,看來他還是很害怕龍仔。

「不知道甚麼ㄧㄧ」

我才醒起龍仔都沒有提起過他的能力,所以我向龍仔問道:「話說你的能力是甚麼?」

「蛇。」

在那一瞬,彷彿所有點聯成了一條直線般,直通腦迴路也使我想通一切。

他以前一直用能力來處理傷勢,所以才沒有被父母察覺,蜕皮可消去大部分的傷勢,所以阿雨便對他的康復這麼有信心。

然後,那傢伙不是怕小孩,而是蛇!

畢竟他對青蛙的身份認同那麼高,遇上食物鏈的捕食者當然會怕。


但同樣是青蛙,我卻沒有甚麼感覺……

嘻,話說好像還欠了報阿雨一個仇呢~


「龍仔,向那哥哥也道謝吧,他也為了你苦了不少勞。」我拍一拍了龍仔的頭說道。

「嗯。」龍仔向我點點頭,而他在高興之下卻在這時顯現了蛇的舌頭,「嘶」一聲的把舌頭伸出了一下。使我不禁的大叫了一聲,全身顫抖着。

「抱歉…我也是…很怕。」

這是我在朦朧中說的最後的話,因為太過驚嚇被嚇暈了。但我在朦朧裏也記得,龍仔的眼神有點改變了。

在那個空洞的眼睛中出現了一點點的曙光,他應該在以後會能好好處理自己的事和與父母的關係吧。

而到了這裏我已分不清是夢還是現實,只隱約有阿雨好像與他養的青蛙在對話的印象……

當我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沙發上。頭還有點昏,還腫了一個包,看來是昏倒時撞成的。而在桌上有一個冰袋,看來阿雨已給我敷過。

「給我吃的。」

突然這句話從不知何方傳來,看看四周,卻沒有半個人影。

「給我吃的啦!」

聲音比剛才還要響亮,在避雨亭內不斷迴響着,使我更加驚慌了。

在這次機會就老實說,我對鬼怪之類十分不擅長…不,是討厭。那些檢測不能的東西,像存在又不存在般……重申一次,是討厭,我才…不害怕呢!

然而剛才那段隱約的印象又浮現出來,難道剛才的夢是真的…?

不,怎可能。

雖然心裏是這樣的想,我也用了這副還暈暈的身軀走向養着青蛙的飼養缸,希望這樣能說服自己。

「快給我吃的啦!!」我卻看着那隻大青蛙正在把臉貼在缸裏的玻璃上大叫着。


可能我還在發一個夢中夢呢……


第二章:望蛇成龍-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