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回來了……

我眨一眨眼,看著眼前的麗小姐,她仍然在說在大學迎新營的事,而小渚也在旁一起收聽著。

最近到底怎麼了?經常有奇怪的片怪出現在腦內,龜老伯那時也是,小渚被抓走那次也是,還有今次…

沒有理由是能力吧?

想像力也說明不了啊。





「所以我找了不少地方求助,教會,社工,連一些比較奇怪的傳銷組織也試過…」

「卻沒有一個真正的可以幫到我!所以…」

「請你幫助我!」她大聲的向我叫著。

面前這個女士雖然比我年長,但她真的讓我覺得很天然、可愛,亦很可憐。

「你的經歷我都清楚了,我想花時間訂立方案,明天你有空可以再來問你問題嗎?」





我也意外的冷靜回答,角色已經拋到一二邊,只是其實我腦袋真的也未消化。

雖然我沒有太多的感情經驗但已被她弄得我也有點害怕愛情……青春鬼故就是指這些故事嗎?

「抱歉,整週我也要工作,明早已不在香港。」麗小姐不好意思的說道。

「那這樣吧…」卻在下一刻拿出手袋並尋找着東西。

「這是我的名片,有消息或有東西想問便傳訊息通知我吧!」





她遞上了她的名片,工作果然是模特兒,名片上的名字直接用了真名,麗。

「我明白了,麗小姐,交給我們吧!」我話音剛落,她便笑著的轉身走了,看來她很期待我們的幫助。

看見麗小姐走後,在旁小渚便問:「那個女士的情況十分複雜啊,阿晴你今次打算如怎麼辦?」

而我正嗅著名片上的香氣,突然被小渚打斷,回到現實。於是我便再次抱著頭苦惱着:「怎麼好?怎麼好呢?我也不知道啦~!」

「嘛,冷靜一下啦。」

「我也會一起幫忙的,不過真的記得幫我補習,我的筆試成績也十分不妙啊。」她過來摸摸我的頭,安慰著我。

「我最喜歡的果然你!」小渚,你才是永遠的神。

但一小時後,我們倆個也想不到甚麼出來…





「慢著,冷靜下來,我們先重組一下…」

我緩緩的說出,因為消化整件事真的有點累,過度用腦想吃甜食了……

「啊!」小渚突然大叫。

「甚麼了?甚麼了?」我也被她的叫聲嚇到了。

「缸裏的青蛙仔不見了!」她指向飼育缸的方向。

「啊!!」到我突然大叫了。

「甚麼了?甚麼了?」到她問回了我。





「我忘了牠一直在我口袋。」

我打開口袋,發現了一隻快乾死的師公。

「水…」牠用盡了全身的氣力求救。

「小渚,快點拿水…水!!」

「我知道了!」

我趕快把師公從口袋裡救出,等到小渚把水盆拿到來,便直接把牠掉進水裏。

。。。

「現在的年輕人真是!竟然不管年老者的生死…」





「對不起…」我被師公罰跪在水盆前,牠開始了說教差不多半小時。

「青蛙仔牠看來真的很生氣呢。」小渚蹲在了我旁邊。

「你也能聽懂牠的話嗎?」我有點驚訝地看向小渚。

「不是啦,我也算是牠半個飼養員啦,能看出有多奇怪。欸,即是阿晴你能聽懂嗎?」

「不然我怎會跪在這裏…」

「喂,專心一點!」師公更加生氣了。

「對不起!!」我又道歉了。





「那我也先自己想一下方法吧。」小渚則坐在了沙發上等着,再半小時後,總計一小時的說教終於完了。

「話說呢,師公。」

「甚麼啊?」

「青蛙有感知他人記憶的能力嗎?」

「沒有啊,怎可能會有!」牠不耐煩的答道。

「也是哦,對不起。」

然而當我站起時,師公則自言自語道:「感知能力…果然是小雨…」

而跪到腿也麻痺了的我一步一步走向小渚所在的方向。

「有甚麼想到了嗎?」我問小渚。

「只想到事情很複雜的這個事實…」她像大腦迴線短路般,毫無精神的說道。

「好吧…」

結果還是沒有結論。

我重整旗鼓的說:「那重新整理一次麗小姐的經歷吧。」

「遵命。」她把手放在頭上作了一下敬禮動作。

「背景是一個個性温柔,外表美麗的人。」

「第一個是同班同學,分手原因是久了不喜歡嗎?」

「第二個是營中識的人,分手原因是太誇張嗎?」

「第三個宿舍識的人,被搶走而傷心嗎?」

以上是小渚的重組。


「不不,不對吧!」

我陷入困惑,好像哪裡錯了。

「但這都是她說的啊。」小渚疑惑地說道。

對啊,這全部都是麗小姐單方面的敘述。

我剛才恍神所以沒有聽到,那難怪沒有人幫到她了…基本的認知錯誤。

那段記憶應該是真的吧,救小渚的那次證明準確性……

「真實應該是這樣的…」

我把那記憶片段的內容詳細的告訴了小渚,當然如何知道的我沒有說出來,也不知道如何說出來。

「那不是以前紅了一陣子的價值觀嗎,像甚麼無性戀那類的。」小渚説。

「是性單戀嗎?」我好像回想到點東西…感覺好像前陣子在網上成為話題的東西。

「對,對,就是那個!」

「讓我查一查。」我從行李箱拿出了自己的手提電腦,便開始了搜集資料。而在我工作時,小渚便問我:「那些行李是怎麼了?」

「我要住在這裏了。」我答。

「即是你們同居了…?」

「可以這樣説吧…」

「Wow,幸福的同居生活要開始了~」她用兩手抱着了我的頸。

「讓我工作吧~」

嘴上雖然這樣說着,其實我心裏有點開心。

在一會兒後,我整理好了資料,和小渚一起分析。

「那前兩個會分手的理由是因為男方的回應行動。」我對了小渚說着。

「即是如何?」

「性單戀者的愛意是會因為對方的情感回應而使愛意消失。」

「真是奇怪的事…」小渚困惑地說道。

「雖然也有同感…」

聽起來有點失禮,但我也難否定這句話。

正常的戀愛期求的就是回應,而性單戀的患者則相反,目的和行動矛盾着。

「即是她只能一直保持單方面戀愛?」

「對…」

「真可憐…」

「所以才一定要救到她。」我微笑的說了。

「你真帥呢…」小渚讚了一下。

「嘻嘻…」我被讚後傻笑了。

在大約分析了一會兒後,我們聯合這個價值觀,整理好麗小姐整件事的源由,也能解釋她在之前思考起來不解的行動。

「那先交給你,我先去做飯了。」

在討論中,小渚突然把頭髮紮起,變成了丸子頭,是她工作模式的髮型。

「你在這裡煮嗎!?」我驚訝的問向小渚。

「反正我今天回家也是自己吃,一齊吃晚餐更好吧!」「算上阿雨的份,煮三人份吧。」她想着。

「為師也要!」師公突然插入對話。

「大廚,三人份加一隻青蛙的份拜託。」於是我幫師公傳了話。

「人類吃的青蛙仔能吃得了嗎?」小渚反問我。

「小渚煮的我都能吃。」師父說道。

這老蛙的態度對小渚真的好。

「沒關係,角蛙甚麼垃圾都吃。」我代師公回應小渚。

「那好吧。」

小渚穿上了圍裙,並踏足了廚房。


「好香的味道啊……」

在大約一小時多,阿雨也回來了。

「喲。」正在電腦前忙的我向他打了招呼。

「公主殿下在這裏…即是廚房的是小渚吧。」

「正解~」我繼續了工作。


「也是呢…你女子力那麼的低…」他嗤笑了一下,也觸動了我的神經。

「甚麼?」這次他第二次説我女子力低了。

「不服的話便去廚房煮一道菜出來讓大家評評理。」他說。

「誰怕誰!」我馬上放下了手上的工作,心想着今次肯定要這個男人服氣!

然而我走進了廚房,那孩子太厲害了吧……

小渚她煮出來的菜式都好像有光環加護般,每款都吸引著我的食欲。

要是我是男生,我跪在地上也要娶她。

「幸好還有一點材料。」

我聚集了餘下不多的材料,決定就煮我以前在家的拿手菜,蕃茄炒蛋。

始終這也不會的人很少吧?

我也事前把事件的因由告訴了小渚,而她便提議一起出菜,讓阿雨不知道誰煮那道菜,這才能聽到他真正的感受。

「好,食飯了。」小渚喊了一聲,人和蛙便聚在了桌上。

「你們猜一下那個是誰煮的吧。」我跟着說。

「那青蛙仔你吃哪樣?」小渚問向了師公(青蛙仔)。

「當然是全部啦!」牠在桌上叫囂著,然而小渚聽不懂,一然茫然。我則問回師公:
「你可真貪心啊,你吃得完嗎?」

「當然能!為師可是大胃王啊,加上小渚煮的。小晴煮的就不知道了~」

這臭老蛙,我下次煮便下瀉藥到你的份裏。


「你們都能溝通了嗎…?」

阿雨有點驚訝,第一次看他這個樣子。

「對呀,快幫忙夾菜給師公吧。」我叫了阿雨去夾,因為我不想夾。

「師公?哈哈,對哦,你叫的話是師公沒有錯。」他不知道為何在竊竊私笑。

「為師才不要小雨,人家要小渚夾給為師!」

甚麼「人家」?好噁啊這隻臭老蛙。

「連我也被嫌棄了…」阿雨嘆道。

「小渚拜託你了,夾菜給牠吧。」我也嘆著氣的看向了小渚。

「怎麼大家的表情都這樣,青蛙仔?是不是你說了甚麼?」小渚叉起腰,用了有點生氣的語氣問向了師公。

牠拼命的搖著頭,我和阿雨就點了頭。

「那麼青蛙仔,道歉前便沒有飯吃哦。」小渚笑著的對師公說道。

牠立刻連續叩了幾下頭,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青蛙的土下座。

「那就乖了。」小渚笑著夾了各款的菜在師公的碟上。

假設阿雨是世上最強的人,能贏掉阿雨師傅的小渚到底是甚麼人?


「超好吃~~」這是我嘗了小渚料理後的第一下感受。

「真的全部都好吃。」連阿雨也這樣說。

「沒有這麼誇張啦。」小渚真的是在謙虛,我毫無疑問的敗下陣來了。

看看她身旁的那隻名叫角蛙的家畜,吃得停不下來。

「為師尤其覺得蕃茄炒蛋最好吃~」

「就是啊。」阿雨平淡地附和了。

我心裏有點高興。

「煮那個的人是…」在小渚説出答案時,我向她打了眼色,她也收到了我的意思。

「是祕密!」她再說。

「哪是怎樣啊?」阿雨則吐嘈了。

桌上圍繞著和祥、歡樂的氣氛,我好像都忘了這種感覺。

一家人可以一起吃飯的感覺,只想到這件事,心裏便暖暖的。

他們已經是我的家人般的存在。

而在飯後,負責洗碗的是我和阿雨。小渚便在外面陪師公玩。

「如何,今天的工作?」我先問阿雨。

「沒有什麼特別,你呢?」

「正正相反,除了奇特不會形容。」我嘆道。

「但今次是你的第一次工作,我可不會插手的。」

「交給我吧。」我笑說。

當我想問有關片段流入腦裏的事時,他突然叫停了我,他在褲袋拿出了一條紅色的手繩。

「給你的,我織的迎新禮物。」他把一條手繩遞給了我。

「幹嗎突然送東西給我?有陰謀?」

「不是啦,上次你吃醋了吧?我送東西給小渚的那時,這就當打平吧。」

「才…才沒有呢!」我把臉紅的樣子轉開了。

「是的…是的…」阿雨簡單的回應了。

一個個小小的幸福感浮現在腦裏,揮之不去……


當我們把碗碟都洗完後,小渚便回家去了,師公在缸裏睡了,而阿雨便進了自己的房間。淨下我自己一個工作。

好吧,全力集中一下。

麗小姐是很容易喜歡上對她溫柔的人,而她每次採取的行動都很快。

但是她會在對方一回應的行動便使愛意消散,送花和當眾表白便正是較強烈的回應行為,這才讓她的愛完全消去。

可能男方抑制這些行動便能解決,但不能我控制的事……

還有甚麼方法呢?有甚麼可參考呢?

那不如先問一下麗小姐以前治療的細節,可知道甚麼方法是地雷,再混合網上的資料的話應該就行。

於是我拿起了手機,用訊息問向了麗小姐。

「你好」
「我是今天你見過的大師」
「想問一下你以前參與過的治療作參考,可以嗎?」

未讀…睡了嗎?話說她好像要到外地工作,明早已經出發,早睡了不出奇吧。

「那洗個澡再睡吧。」我伸一伸了個懶腰。

洗澡真是人生一大樂事,可使整個人放鬆,也是讓人回想起整天的地方。

真的…聽過麗小姐的故事後,真的有點害怕自己也會一樣。

只能單方面喜歡人,不會有雙方一起走下去的未來。

伸出手的話,得到的幸福只有一瞬間;不伸出手的話,眼前的事物眨一下眼便消失。


不過在愛情用上理性思考的話真的是白痴極了的事……

因為愛情本來便存在許多不理性的部份,但也是人難以取捨的部分。

這個神真的為人設計了個麻煩的部分。


「好靜…」

我睡在了沙發上,直直的看著天花,睡不著覺。

一舉起左手便看到那條紅繩,再看看周圍的環境,都已經很熟悉了。就除了外面的廟……

等等,避雨亭這裏和外面破廟是直通的,就是無掩雞籠一個。

睡在外面不是超危險的嗎?

想到這一點,我去敲了阿雨的房門。

「阿雨,阿雨,阿雨。」希望他還沒睡。

「那麼了?」他打開了門,看來我把他弄醒了,有點不好意思。

「睡在出面時有人進來的怎麼辦?」

「先請他坐下,再給他杯茶…」他說。

「不是客人!我是說危險的傢伙啦!」

「你不都比他們更危險嗎…」他說得又有點對,但又令我有點不爽。

「但睡了時被侵犯甚麼吧?我也是女孩子啊。」

「沒事的,師傅會保護你的。」他再說。

「那傢伙像睡死了一般…」「外面太沒安全感我睡不了。」

「我可不會把床讓出來哦,跟約好的不同上哦,公主殿下。」他堅定的說。


而我現今也不知道那時的勇氣來,說出了這句話:

「那進來一起睡可以嗎?」

這應該是我的第一次主動,應該是多少被麗小姐的故事影響了。

「婉我拒絕,床地方太少了。」他撓著頭拒絕了。

被拒絕了,果然他對我沒有意思嗎……

「那個…一起睡沙發的話就可以。」他接著說了。

欸。


我是第一次睡覺時身旁有其他男性…

身體有點熱,但又不敢動…

不過他的味道真的很好嗅…

我在這樣想的時候,我不知不覺便睡著了…


在還未到早上的清晨,我被連續的震機聲弄醒了,打開一看是一篇千字文,是麗小姐傳來的,她應該在飛機上打的字吧?真的好長……

都是待會再看吧…剛起床並沒有精神…

我看看在旁的阿雨,他還在睡。

靜心一看,他真的是閉上嘴便是帥哥。

悄悄的拍張照吧…

今次就由我煮早餐吧,不過我都只會煮洋式早餐,合他合味嗎?

這裏連麵包都沒有…三文治都做不了。

只能煎兩份煙肉煎蛋了。

今次輪到我叫他起床了。

「起床啦,吃早餐了。」

阿雨沒有賴床,乖乖的起床了。

「今天也有工作嗎?」我問。

「沒有。」

我們就坐在桌上,安靜的吃完早餐。

氣氛好像有一絲絲的尷尬…

就一起睡覺而已,又不是有甚麼事發生了…

而我在吃完早餐便慢慢看起了麗小姐傳來的千字文。

大意如下:

教會只説這是神給她的試練,要相信神會為她安排一個合適的人。

社工便説她要懂得專注在一個人身上。

奇怪的組織叫她去做那些聲稱「自我突破」的任務,但她因為覺得太可疑而拒絕了。

嘛,就聽她的個人敘述就只能這個水平吧。

但我也回覆道:「感謝,會用作參考的。」

好吧,能入正題了,能如何解決呢?性單戀…


這數天我都不斷獨自思考著,所以和阿雨的進展為零,而小渚也說先把自己擅長的溫習好才找我補習其他科目,讓我騰出時間。

將因素拋入、抽出、不斷運算。花了好幾天的試驗終於把主觀模式思路成功客觀化,再配合理論構造現況。

成功感很大,但感覺比去考試更辛苦。

也終於來到麗小姐再來避雨亭的日子,我換上了面試用的西裝,好像有說服力一點。

而今次的方式是最簡單的,問答而已。

有時候簡單的就是最好的。

來驗證吧,我的假設…


麗小姐坐在了辦公桌前,問著:「是不是能解決我的問題了?」

她的造型跟上次的完全不同,給人的感覺也不同。上一次是清純,今次是較成熟,模特兒改變形象是常態嗎?

「嘛,冷靜一下,先開始一些問答吧。」

首先確認一下假設…要是第一步已失準,一切也免談。

「好。」她乖乖地坐好,等候着問題。


「你最愛自己那一個部份?」

「欸…」

我開始了問題,是按基本心理測驗定下的問題。

「我不懂如何答…」她思考了一會兒,卻低下了頭答道。

「無問題,那你最討厭自己的那個部分?」

「軟弱吧,我不像他人堅強。」

她很隨便的給了公式的答案給我,也在我預想之中。

「但真話呢?」因此我故意追問了她。

「甚麼意思?」她困惑的看著我。

「你最不想存在於你身上的東西啊,我想要你的真話。」於是她認真的沉思了一會兒,便說:「最不想存在在我身上,如果沒有就好……」

「那是我的外觀…」她無奈地說着。

「那最後一題,你喜歡你自己嗎?」

「像自戀狂那種嗎?」她又陷入了困惑。

「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你喜歡現在的自己嗎?」

我看來要練習一下表達方式,說話能力低至極點。

「不…」她再次低下了頭。

「那正是今次的重點。」我說。

基於以上的問題,假設成功確立了。


「欸?完了嗎?」她驚訝了一下,我則開始解釋一切。

「麗小姐你認為你不喜歡自己的外貌,原因是因為這樣子令你很多追求者,令人際關係很麻煩吧。」

「對…」她點頭道。

「那其實是你不喜歡引人注目而已,但外貌使你突出,是這樣的矛盾下,才讓你討厭自己的外表。這才是形成所有問題的原因,追求者的都是後話……」

「能快點去解決方法嗎?」見悠悠道着,彷彿要談到天荒地老的我,麗小姐感到了有點不耐煩,不過以上言論對本人而言的確會刺耳。

「我明白你很心急,但慢慢來吧,這樣才能根本地解決問題的。」我說。

「今次真的能解決?」

「我保證我一定會改變你。」

聽到這句話她也安靜了下來,我也重開了話題。

「重回正題,你容易喜歡待人溫柔的人,對吧?」

「是的…」

「你知道為甚麼嗎?」

「我不知道…」

「這是因為你喜歡他們能像一般人對待你,不是因為你外貌而阿諛奉承和服侍周到。」

「但你也因此在不知不覺在眼中美化了他們,無限放大了他們的好,忽略了缺點,形成當交往後關係容易破裂的地雷。」

在我提出這點後,她好像想通了甚麼,眼睛也挺了起來,像鱷魚般的眼睛,一直盯著我反而有點可怕。

「而真正的導火線是你害怕他人的感情回應,世間說的性單戀。」

「形成的第一原因是你的自尊比較低,害怕他人從你身上追求或獲取甚麼。例如你會避開主動接近自己的男性、逃避對方表達對你的感情,免得對方等你回應而不自覺形成的逃避反應。」

「第二的原因,是你的溫柔,倒不是說温柔是個錯誤。這是你的人太溫柔,越溫柔的人看得到的東西越多,想顧慮的東西也越多;但同時也越容易忽視自己,自我便越容易迷失…」

不妙,我被鱷魚眼盯著下,緊張下不禁單方面地急速說了一大段長話,也使她眼神開始有點漂忽。

「嘛…大概的意思是你為了迎合他人也容易忽視了自己,變得不太求回報,但也使你看到自己想要的東西時都特別心急,不是嗎?」

我趕快把話題拋回去,她的元神終於回來並回應道:「所言甚是…」

看來都全中了,這幾天不斷的消耗的腦細胞們沒有白費到。


「以上就是現在的你所有問題了。」

「就是那些問題做成了我的罪嗎?」

她又不知不覺地低下了頭,看來是她的習慣。至於罪?看來她教會去得太多了。

「不要把罪經常掛在口邊,犯錯並不是罪。」我再說:「真正的罪人是明知而不斷否認錯誤,不願改進的人哦。」

我笑著地更正了她對罪的定義,以我個人來說不喜歡人們太執著於「罪」這個字眼,因為這隻字給我有一種不可磨滅的感覺。

換言之,帶「罪」之人一生也不能改變般。所以並不喜歡。

「為甚麼我自己一直也察覺不了,我真蠢。」而在下一個瞬間,她則開始埋怨自己,她真的應有自信多一些。

「跟智商無關的,是人的話也會不自然地忽視某些東西,所以才需要人與人之間的互助。」我說。

「還有犯錯後懂得改變就可以了,不必多想和內疚。」

「那跟我約定吧……」

「第一,以後重視自己的每一個部分。」

「第二,請繼續保持溫柔的你,但包括也對自己溫柔。」

「第三,有問題的話再來找我吧,我很樂意再幫你的。 」

到最後,我伸出了左手手指尾。

「謝謝你…」

她和我勾了手指尾,並留下了淚水,而今次是她真正的眼淚,再不是虛假的鱷魚淚了。

有人說過眼晴是心靈之窗,從眼睛便能洞悉到一個人的心靈。而她破碎的窗也終於修好,能映現心裏的想法,流露出她真正的感情了。

這時,阿雨藏在了自己的房間, 挨在牆上微笑著並安慰閉上了眼睛。

等到麗小姐走後,我整個人貼在了辦公桌上。

「好累~」我把心聲叫了出來,想要甜食…

話說西服好熱……外面那些人到底如何能穿這樣的衣服工作的呢?

今次的結果也證明我的說話技巧還需要改善啊…不過幸好也成功了,我在神經一放鬆便用不了力…繼續伏在桌上。

阿雨起初時也是這樣的嗎?

然後我便在辦公桌上熟睡了。

然後阿雨慢慢的走出來,把外套在了我身上,並小聲地說:

「辛苦你了,阿晴。」


第五章:孤聲鱷淚-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