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從那天後數個星期,我再沒有再見過阿雨。

他也除了那封信以外沒有留下任何訊息。

電話號碼打不通,到電話公司問甚至說沒有這個人。

師公對此也沒有多說甚麼。





避雨亭那裏的人現在就淨下我一個。


現在,我就在避雨亭裏為小渚補習中,而小渚看著心不在焉的我,便問道:「你甚麼沒精打采?我就是剛分手所以會消沉,你又為了甚麼啊?」

在詢問後她亦停下剛在的試題,用那對活力減半,卻也在閃耀般的眼睛看向我。

因為小渚跟他男友分手了。

仔細的我也不清楚,因為沒有問。現在的我也不太想理會。





而我也沒有告訴阿雨離開了的事,分手那事她本來也不太開心,我不想再有其他事影響她。我現在只想她先專心的考好筆試,考進她理想的科目。

雖然她實技試的最後成績不錯,但她醫科和一般科目的筆試也不能鬆懈。

話雖如此,我也不知道如何開口。

難道説「我們可以一起做失戀姊妹花了」嗎?我連開玩笑的心情也沒有……






面對她問題,我微微的先翹起兩頰的嘴角,放鬆眼角的力量…

「…甚麼都沒有,只是工作的事啦。」

「…好啦!專注在現在的試題上吧。」

簡單來說,即強顏歡笑。

這個時候,我才知道擠出來的笑容原來意外的累。

「是就好…如果有甚麼心事的話記住要跟我說哦。」說後小渚便再次回到試卷堆中繼續埋頭苦幹。

真的很溫柔啊,這孩子。相反地我就繼續暪了她…

真是個混蛋啊…我真是。






但是,最壞的都是你啊……

你到底去了哪裡啊……

阿雨你這混蛋……


就這樣的日子,開始一天一天的流逝。

原來不是日常的日子,也融入了日常。

與他過的這三個月,那些日子被這一個月的時光慢慢蓋過,開始在記憶中被褪去。





客人也算是有的,是阿雨以前幫過的人們的再介紹為多。多虧他們我還能有一點收入,雖然不多但也能維持生活。

透過這一個月也捉透了避雨亭的運作模式,好聽的就叫萬事屋,難聽一點就是打散工的,由各個渠道賺錢,可能因為如此阿雨才經常不在避雨亭。

而會來的事案件或都不是甚麼大的事,都是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找寵物,談心事,挺多也是做臨時缺人的工作等……

為了方便工作,我也將他的手繩綁在右腿上。

「阿雨他不在但有你在實在太好了。」

太好了嗎…?

「小妹妹,沒想到你是女生工作效率也跟他一樣也挺快嘛!特別的賞多你五百元吧!」

一樣的…嗎?





「你又來了?…他已不在了嗎?」

已…不在了。


我也很久沒有跟師公說話,因為我也不知道如何開口說阿雨離開了,所以將飼養也全託靠給小渚了。

反而那樣的話,牠也比較高興吧。


然後七月步入尾聲,八月來臨。

但我來說,這個夏天連一絲的炎熱也沒有……





也快到我的生日了,8月6日。

但我都不在意了,雖然小渚應該會幫我慶生,那我下次也要為她慶祝才行……


最近為了轉換心情,我多了外出散步。

看著這個城市一成不變的風景。

這座由小到大也生活在這裏的城市,要刻意找的話很多東西都被改變了…

風景也好,人的衣著也好。

或說是被新的代替了…?

但那是沒有辦法的事,只要存在過就未能被開這件事,一是消失,或是被替代…



而就在生日那天,我久違的走上了山上的公園。

我也不知為何,為何要來?

明明就最不想來這裏……


剛下完雨,我看向了地上一個水洼,水洼形成鏡面,映照出我的樣子。

那是我,當然是廢話。

不過眼神有點相似啊……

現在的我的跟以前的我。


這裏果然很懷念…

以前阿雨就在這裏鍛練我的…

就在這片沒有人煙稀少的公園,就們兩人……


最初的我體能真的完全不行,相對那傢伙的鍛練方式則十分的嚴苛。

覺得他是故意為難的我,和覺得我還能做到的他。我們之間可爭吵了不少呢…

雖然是距離半年也不夠的時光,但當回想一下真的很懷念。我們在一起經歷太多,連時間的感覺也彷彿糊塗了。


我也在這裏第一次反抗了阿欣,算是我人生的一個轉折點吧…?


不,我的首個轉折點是……


我看看周圍,剛下完雨的清晨,與慢慢現身的太陽光,兩者融合彷彿形了一層薄紗。

似有似無,能目視,卻觸不到,也捉不住…

就在那個朦朧的空間,平常無人的這裏竟然坐著了一個青年。

我從心裏的期待著這有可能是上天的生日禮物。


「阿雨!」

我下意識跑了去,並大叫了。


可惜的,那個青年並不是阿雨。

上天真的自我出生就愛玩弄我……


他是別人,帶著一副普通的眼鏡,穿著附近一間名聲一般的學校的校服。身高身型阿雨就跟一模一樣,使我在薄霧中搞錯了。

本來因為認錯人的羞怯和失望打算離開,然而他盯了我一眼,那個臉龐上充滿著憂鬱 ,以及那款熟悉的眼神。

我知道了…就當我輸給你吧……

混蛋上天。

畢竟要是不多管閒事的話,一開始就不會加入避雨亭。


「你,發生了甚麼?能告訴我嗎?我可能可以幫到你呢?」

我擺出營業用的笑容,即學回來的強顏歡笑,已經兩個月,熟習了不少。

「那你有試過被人欺凌嗎?不過像你這般樂天的人才沒有吧……」他嘆出一口氣,並露出了一副厭世的嘴臉,明顯地對我的存在不屑。

樂天…我嗎…?

「有哦,欺凌。就在小學時的後半段以及幾乎整段的中學。」我不為意的坐在了他的旁邊,而他並不信任著我的話。

「你…不會吧?你在安慰我吧?」

「我並不是在說謊,也沒有打算用謊言來安慰別人。」

「我就因為生來能力的問題而在學校被欺負了大半個人生。」

欺凌伴着我自小學開始直至中學快畢業,這都多虧阿雨我能才解開這個詛咒…

一切都多虧阿雨。


「又是能力的錯嗎…真的,為甚麼上天要這麼不公平呢……」他仰起頭,看著剛降完雨卻還是鉛色的天空長嘯著。看似能力也是他被欺凌的原因,因此產生共感。

「公平呢……這個世界從開始就不公平,怨天尤人的也沒有用吧。」

嘴上追求公平的人,所追求的終點只是另一款的不平等…現實或許就是這一個無盡循環。

「那才是現實…相反而言,代表你身上也會擁有着值得別人羨慕的才能的。」我帶點笑容的說道。

人人有着各自的才能,這也是其中一款的平等;同樣地,人要活下去,是需要各自的藉口。

現實和真意甚麼的,可以的話我也不想面對。

「又是那般漂亮話?我已聽習慣了…完全觸動不了我。你肯定不明白的,我的人生中沒有一次是順過我意…」

「才能那種東西要是我有,早就不坐在這裏呀。」

這小子是生意失敗的中年人嗎?

還有那副沒人比我惨的語氣是甚麼?真讓人火大……


我在生氣…嗎?

看著緊握的拳頭,感覺有點久違啊。


「是青蛙哦,我的能力…既沒聽過而且感覺好弱吧?」


「的確聽起上來超弱的。」他直答。我則說:「這句有點傷人啊…」

「不過,第一次見的人也會這樣想吧…」

「但也是多虧這個能力,我才遇到我珍惜的人們,所以也沒有甚麼好怨的。」


「…又是些漂亮話,這些話誰也會説呀。誰管你的能力啊?我也因這個能力受了不少苦……」

「像你般的樂天笨蛋口中說出,更沒有說服力啊。」

「反正也是一群人圍著爐取暖般吧…那種關係我才不稀罕。」

這小子……看來我要用實力證明一下。

看我對他親切,便在對我重要的人們放言高論…已再說下去也無用。


「那要不要和我交手一下?」我站了起來說道。

「我沒有興趣打比我弱的女人,而且沒有和你交手意義。」他答。

「意義甚麼的開始了便能找到的,還是你怕輸給一個女孩子啊?」我挑釁了他,而他隨口便答道:「激將法對我沒有用的。」


但在這個時候,突然有一句話穿插在我們的對話裏。

「那不是阿由嗎?這麼快便找其他女生了嗎?今次小心又嚇走人家啊,哈哈!」

這還是一把聽起來知道是胖子的聲音,既有些沙啞,嗓門又大。

而前來的是一群眼看便知是欺凌集團的胖老大,配合他的手下們,外表真的是一組典型的霸凌組合。

一胖一瘦,以及一群不肥不瘦的。

簡直就是胖虎和小夫的真實版。

「哦,不就挺漂亮的小姐姐嗎?」

「胖虎」向著我說,但説法有點猥瑣…還噁心。我甚至連開玩笑的道謝也做不到。

「跟她無關,妳快跑吧!」那個叫阿由的青年卻擋了在我面前。

「可真囂張啊…」

「你這個總是有女人緣的傢伙!」

「胖虎」使用能力,臂彎明顯的變得強壯,並衝上前揮了一拳,而阿由被他打飛到約一米遠。

沒錯,他們所在那間中學在這區也是一間名校,但就有名在「武館中學」這個分類內。

從以前已經聽過不少傳聞,到處打架、與黑社會有密切的勾結和販毒被捕的新聞等等。
但面對眼前的流氓,他卻立刻重站起來又想護著我走。

「快走呀!還在站在這裏幹嗎!?」他頂着副已被揍紅了的臉對我說道。

這孩子外表一般,性格就最差。但在行為上真的意外的帥。


「胖虎」他則突然大吼道:「都因為你小靜才會走!」

小靜?難道真的是靜香嗎?

最近也再沒有甚麼片段流進我腦袋,令我有時追不上人們在說的內容。

「那是……全是你們的錯吧!」

聽到此話,阿由從小聲激動的把聲音放大,吼向眼前的惡霸。

「你說甚麼!」聽見的「胖虎」則怒氣沖天,便想把第二拳揮向阿由。


畢竟阿由剛才保護了我,看戲就到這裏吧。


「要懂得適可而止哦…」

我衝上前用單手便擋下了這拳,並笑着的把揮拳的右手壓回向了「胖虎」。

甚麼啊…力度好弱。

阿雨明明說過青蛙的弱點就在比腕力上。

又騙了我嗎……


見勢色不對的「胖虎」不跟我再比力勁,立刻後退,便指向阿由説着:「讓女人保護你好意思嗎!?」

「我還想和平解決的…看來你那邊沒有這個意思呢。」在我說話之際,他的手下們一下子便圍著了我和阿由。一人贏不了,所以靠數量,十分合理的戰術。

但太合理的東西,總是會有人想方法反抗的…


「那就不好意思了,你們可能會受傷喔。」

我拋下話的同時,單手拋起一旁的阿由。與此同時,用力踏了一下地板,使地板「輕微」的震動了一下。

然而他們已接連站不穩的坐在地上,再用雙手接著了空浮了一下的阿由。

「Nice Catch。」我自己説著,並放阿由回到地上。

當手下們看到實力的差距後便開始四圍奔走,留下了他們的老大,「胖虎」淨下自己一個便開始感到了不安。

「怪物…」他口中邊喃着,並用手不斷後退著。

那一刻,我是高舉了拳頭打算追擊的,但阿雨的話突然浮現在腦中。

(不要讓力量驅使你,反而是要你去驅使你的力量啊!)

想起那句話,我則放鬆了全身,放棄追擊。轉為溫柔的微笑着,拍一拍「胖虎」的膊頭說道:「好好談一談吧。」

我上一次能好好的微笑的時候,已是在何時呢…?


如是者,我讓他們倆個都坐下,讓他們說起了一切的因由。雖然有着爭拗和出入,但內容我大約整合出來了。

名為阿由的少年是因有臭鼬的能力而被阿星(胖虎)的一伙欺負著。起初是基本的語言霸淩,「阿由你很臭,不要過來啦」般的程度。

本來,這種程度的霸凌期間不會太長。就因為欺凌方也會悶,最後連調戲也不會。只要不加理會,沒有新的事件發生,或者沒有討厭你的主謀的話,事件原來就會自動降解

阿由卻於那個時候,向班上一位受歡迎的女孩子,小靜她表白了。就因為對方對被欺凌的自己也很友善。因此由於新事件發生,他的注目度又上升。

然而在不久後,連原來女孩子那方也成為班上被嘲笑和欺凌的對象。加行將兩人拼在一起,在黑板寫上調戲兩人的文句,看似小事,但對承受和接受不了的人已經是一定的精神壓力。

最後那個女孩子就因忍受不了所以選擇轉校。

而在這背後,是由阿星他一手操控。

阿星作為班裏頭目之所以這樣做,原因就是他本來也喜歡小靜。一開始的欺凌只是為了進一步疏開兩人,要讓小靜完全討厭阿由。

但後來的是班上的其他人跟風,做得越來越過火,連他自己作為頭目也控制不了。畢竟自己就是始作俑者,也不好出面幫她。就此生火者、煽風點火者、以及燃料,把一名女孩體驗到被推至火坑般的地獄。就這樣他們也失去了小靜。

真是一場麻煩的青春鬧劇…幸好自己沒有這般複雜的人物關係。

但誰正確的話,並沒有。

因此我開始了說教,反正看樣子,那種學校的老師恐怕聽不入耳:「首先是阿星,以後不要胡亂欺負人。看著你喜歡的人被欺負時你也不好受對吧?」

「還有你本來是可以幫到那女孩的,但為了隱藏自己做過的事,失去了自己喜歡的女孩,所以是自食惡果。」

「而阿由,整件事你看來沒有錯,但你就這樣甘心連自己喜歡的人也保護不了嗎?」

「你能挺身保護他人,但是沒有人會想被一塊紙做的盾保護。」

「是男人的話,便為了他人變強吧。」

「咬緊牙關變強的不只是實力,你們兩個也是,記住對一個男人更重要的是心靈!」

「氣量少的人可成不了大器的!」

這裏我用了以前歌詞便想蒙混過關。

我那裏會懂男人的心啊。

懂的話就早知道阿雨去了哪。


「那你是如何變強的?你也不是說自己原來很弱的嗎?如何才能變得那麼強的?」阿由問道。

「那多虧了對我很重要的人,是他救了我的命和心,可惜的是我已經不知道他去了哪裏…」

我説到這裏情緒又有點回落。


「那為甚麼你不去找他?」阿星突然說出這一句話。


對呢……


「你真是頭腦簡單,要是簡單找到的話,她自己不會去找嗎?」


我從相識好像沒有想過主動去找他,因為他總是神出鬼沒,並會擅自現身的。


「要是不找的話,他也不會主動現身啊!例如小靜現在就住在……」


經常自己突然出現,又突然消失、出現、然後又消失,我永遠猜不到他的行途。


「你找到又如何,她說過不愛胖子。」


每次每次都是他主動出現幫我救我…

所以我也許一直在等他主動再現身吧?


「那我就去減肥,為了她我甚麼也能做!」


所以今次是時候到我了…

那今次…已輪到我去主動找你了。

阿雨。


「謝謝你們,多虧你們我也想通了不少!那以後你們要好好相處哦。」

我突然站起來,打斷了那兩人的爭拗,並簡單的拉了拉筋。

起跳,再顯現,直接飛回到避雨亭。

現場只留下兩個一臉茫然的青年,看著對方的臉,不禁的笑了起來。

「你果然嘴很臭。所以才得不到別人喜歡。」

「你才是,手下不就遇上強人便拋下你。」

那兩個青年,際遇不同,因此做就了不同的形狀。但實際上的內心沒有太大差別,甚至可以說是十分相似。


回到避雨亭後,我就像個大賊般直接一腳踢開了阿雨的房門,整趟門在地上,使在看電視的師公嚇了一跳。之前一直也是上了鎖的,從一開始就是。

是在這個地方唯一存在的一趟門,我也一直害怕進去。

因為在心裏存在著一個懦弱的自己。

萬一打開門發現阿雨不在裏面的話,自己就真的束手無策,所以一直沒有打開。

一直給著自己藉口!

一直逃避著!!

一直從現實那裏移開著目光!!!

但已是時候分別了,懦弱的我。

今次我到天涯海角也要找你出來,阿雨!


我已不是一直等你來臨的公主殿下了!


第六章-青蛙(かえる)/替換(替える)-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