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避雨亭的光線透進房間,自己的影子卻先比自己步入阿雨的房間。

把燈打開後,影子消失。而眾觀一覽,這是個十分整潔的房間,不同原來混亂的外面,看來他自己有打掃過。

而阿雨房間裏沒有太多的東西,有一張組合床、用衣架掛著少許的衣服,在書桌和書櫃上有些少許深奧的書而已。

看來阿雨並沒有帶走太多東西。






而與房間的氣氛相反,他的桌上有一個外表明顯比較高級的盒子,與樸素的書桌格格不入,然後盒上還有一封信封。

我趕緊的想把信打開,因為是我難得可能找到阿雨的線索,但一操之過急,便不小心使力過度。連同信封,使信紙也被撕走了一角,幸好不礙內容。

然而打開後有一樣東西使我震驚了,因為在信紙上面的第一句竟然是……


祝你生日快樂,阿晴。






你看到這封信時我一定不在你身邊了,這我肯定,因為是我準備離開才寫的,所以你一定發現不了,而你還在外面睡得正甜呢。


玩笑開到這裏,我不是死了,但也已不存在你在的那個世界上。


幫不了你慶祝生日,真的抱歉。我不可能出席的。






但應該有小渚和師傅幫你慶祝吧,你應該不會孤獨吧。


所以也不說上補償,盒子那裏那條項鏈是給你的。


跟上次給你的手繩一起好好珍惜啊。


我平時雖不能好好表達出來,但我真的很珍惜你,所以我不會想要一個你不在的世界。


雖然我不希望你知道,但你的話不會簡單放棄吧。






假如你真的真的真的想知道,也有勇氣會接受真相的話,便去問師傅吧,我始終不能暪不過牠。


因此我把真相交給了牠,現在的話,應該知道也沒所謂吧。


利申我只是叫他的名字做師傅,我們並不是真正的師徒關係,上次你叫牠師公把我笑死了。


阿雨上


我再把桌上的盒子打開,那裏是一條設計很簡單的項鏈。

項鏈上有一著個水滴圖案的吊墜,由一塊水藍色的寶石打製而成。





而我把項鏈拿了在手上,緊握着寶石的部分。再一回想了信的內容,眼淚便擅自跑出來。


這算甚麼啊,別開玩笑啊!

在信中跟我表白嗎?

表白的話很抱歉的我只接受當面告白的人!

禮物甚麼的我只想親手從你手上收到啊,這樣你才可以幫我戴上,我也可以面對面的向你道謝呀……

所以你的告白和禮物我都不會接受。

兩樣我都要你在我面前才做可以啊……






我也不想要一個你不在的世界啊。


看了這些話不就讓我更想看到你樣子嗎…


笨蛋。


我的哭聲越來越大,淚珠也越來越大顆,現實的一切亦越發鮮明。我同時把信和禮物抱緊緊在懷裏,信紙變得濕透,原子筆下的藍色文字開始化開。

哭聲的音量就像那埸大雨裏的一樣大,喉嚨快要撕開般的感覺也一模一樣。





然而今次並沒有雨聲掩蓋我的叫喊聲,聲音響遍整個避雨亭,不斷的迴響,分為數次回音再傳入自己的耳朵,自己也覺得自己煩人。

但是卻控制不了,痛苦的同時也痛快、開心的同時亦傷心。

這一次的降雨,早有出現預報,卻沒有消失的宣告。


另一方面,師公也大約察覺到發生甚麼,於是從缸裏跳了出來,然而不是來安慰我,而是趕住逃跑。

見狀的我立刻用指甲顯現了爪,再把爪折斷當作飛鏢擲向師公的的蛙腳前,攔截了牠。

「別想逃啊……」

用手腕擦去驟降的痕跡…大概不可能。

我突然冷靜了下來,並發出了少許的殺氣鎮着了師公……師傅?

名字甚麼的無所謂了。

「師公,你早就知道全部嗎?」我慢慢走向師公問道。

「在小雨走前,他都告訴了為師…」牠一邊顫抖一邊回答了我。


「為甚麼你不告訴我?」我問了牠。

「因為你沒有問…」

聽見他在嬉戲的回覆,我的爪已自動地顯現出來。

在威嚇之下,牠向我吼道:「那是因為為師也不想你知道真相呀!要是本人的你知道後那份痛苦可不是說笑的!」

這或許牠的溫柔,平時他這隻老蛙看似個屁孩,而他果然意外的好傢伙。

但是……

「那我寧願要知道真相後的痛苦,也不想要一無所知的痛苦著!」我大喊道。

乾涸掉的喉嚨使聲音尤其響亮,使聲音可直傳廟外。

「那…你要做好心理準備吧。」

師公沉下聲線,用嚴肅的聲線道著。

「早就準備好了……」

我也爽快的回應了牠。

反正也到了這個時刻,已不可再逃避。



「小雨是永遠也不能與你一起的。」

「…永遠?怎…怎麼回事?」


師公的首句已經過於意義不明,使我一頭霧水之餘,也有了一絲動搖。


「小雨說了…在這個時間線,假如他還在你身邊的話,小晴你今天,8月6日的這天內肯定會身亡。」

「我…本來會死的?」

這是謊言嗎?是在調戲我嗎?

牠看電視劇看傻了嗎?

然而不像。

牠的語氣也與平常不一,更加穩重。


「太詳細的為師也不清楚,但小雨說他會用盡方法不會讓你死的。」

「他說你們就不應相遇……」

「因此小雨他已不在這個時間軸上。」


不在「這個」時間軸上,換言之……

「你不是想說時間穿越吧,師公…」

「正是。」

「欸…如何做到?」

雖然氣氛不像,但我始終在懷疑了牠是不是耍我。

不是我錯,是牠個性的問題。


「小雨說利用共鳴便能夠做到。」

「吓?」然而我更困惑了。

又死掉又穿梭時空,全都莫名其妙。

現在又到共鳴…真的莫名其妙。


話說.…

「共鳴實際是甚麼來的啊?我記憶只有是嘈吵聲的印象的說…」

的確除了跟阿雨相遇第一次以外,我也沒有再感受過。但據他普經的話,共鳴應該是只有我們之間才能感受到的某物……

「為師也不太清楚其構造。那是連接你們兩人的東西,為師就被告訴到這裏而已。」

屬於我們之間的某物…

連接我們的東西……

「還有你之前是不是說能看到些片段啊,那也是因為小晴你和小雨他一直在共鳴。」

「小雨從以前已說他天生便能感知到他人的思念,應該與他的共鳴使小晴你也能多少感知到了吧…」


「他一直和你連接著呀,由最初認識開始的那一刻便一直在連接著,並單方面偷聽你的心聲。」


「即…即是我在想甚麼他都全部知道?」

我的臉色馬上轉紅了,即是他早就知道我的心意?

那個混蛋…!絕對不會原諒他。


「只要連接一起的話就能馬上趕去她的身邊,這也是他的原話。」

連接一起…就能馬上趕去身邊。


「就是這個!」


現實一切的莫名其妙,內心也百感交集。

喜怒哀樂的修羅場,理性和感性互相交鋒着。

在如此的混沌之下,靈機卻現身平息了內亂。


「能先聽完為師的話嗎?」

「那我同樣利用共鳴的話便能找到阿雨!」



「阿雨怎麼了?」這時,小渚抱着包着蛋糕的紙盒走進來了避雨亭,她果然會跟我慶祝生日。

「等一等吧小渚,我馬上找阿雨回來一起慶祝。」

按着自己的靈機,我轉身便想跑出去避雨亭,然而師公攔在了我的路前。

「等等!」「為師答應小雨以後要看好你的,你知道穿越時間的風險嗎?」

「比你這只看電視的老蛙清楚得多了!」

穿越時間,最壞的情況是身體被時間的洪流衝散,甚至連存在過這件事也被全部人忘記。

這就是我在電影和小說中見過最差的結果…

實際上也很科幻,完全是未知的領域。

不過他做了,我不能拋下他。


「那不要去啊!為師不想失去了小雨再失去你了!」

牠以兩腳站立,展開了雙手表示決意。


「不要擋着她吧,青蛙仔…」

「放開為師呀!小渚!」

此時,小渚卻抱起了師公,面對着師公不斷在掙扎和口論,可惜小渚聽不懂牠的話。


「去吧,把阿雨帶回來一起慶祝吧。慶祝的話還是他在比較好啦!」小渚向我笑說道。

「小渚,我真的最喜歡你了…」

她毫無疑問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萬一有甚麼事的話,師公就交給你照顧了…」

而想到這有可能是跟小渚最後的對話後,我不禁說了這樣的話。


「別說得遺言般啦,你和阿雨會一起回來的…對吧?」

而這時的我,並沒有察覺到小渚這裏已忍住了哭腔。

「那當然!」

我以微笑的回應,然後便跑出了避雨亭,作了少許思考便向著某個地方出發了。


「為甚麼你不阻止她啊小渚,你想失去這個好朋友嗎?小雨不也拜託了你看好她嗎?」

師公應該是首次對小渚動氣,另一方面,小渚卻激動的叫喊著:「你讓我如何忍心阻下她啊!!」


「她行屍走肉了這陣子,難得看到她變回我認識的阿晴…我也害怕失去她啊!但我不想因為我的自私使她的一生留下遺憾啊!」

小渚無力的坐在地板上,向師公大叫並哭着,這應該是她人生第一次這樣的哭法吧。


第七章-青蛙(かえる)/改變(変える)−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