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一天的清晨,我離開了出雲,並展開了旅程。

我決定到別處磨練自己,以取代祭品的位置。


再者,如果繼續和春奈一起的話,只會加快她的成長。在海邊那次我已見識過春奈驚人的成長速度。

而影鰐優先襲擊她恐怕是知道她比我強,才漠視了我的存在。






相比下自己則一直沒有成長過,與春奈一起對練也出不了甚麼突破。因此我必須突破瓶頸,且比她加倍鍛練才行,不然超越不了她……

不然代替不了她,救不了她。


而需要的行裝我已早收拾好,目的地亦已決定好,就是西邊這裏的一座名為「岩國山」的地方。

那裡是一座著名的妖山,是我從研究妖怪時所記下的。那裡長年有妖氣籠罩,因此不是人的領地。也據聞是很多強横老妖怪的居住地,另亦有對上人類未所記錄的妖怪的出現可能性。

基礎已經練好,那餘下的只有重覆實戰,要快點變強的話只能這樣做。





話雖還有五年,但春奈也不會停留在原步,要彌補我和她的潛力之間的差距,說實在,現在的自己毫無一點的意像。

而去岩國山與妖怪便能獲取不少的實戰經驗,在那地汲取經驗和不斷學習的話便可行,我是這樣的預想著。


從出雲出發去那裡不算遠也不算近,陸路的話,我以神化和普通走路交替着,趕兩天路程便到達。

但當我走得越接近岩國山,其刺鼻的味道越來越濃烈;而除了嗅覺以外,那座山有着以眼目測已使人卻步的陰深詭秘。理應在妖氣所籠罩的黑暗之中不應目睹任何東西,卻瞄一眼便足已使人全身毛骨悚然的感覺;用心細耳傾聽的話,還會聽到許多從來沒有聽過的怪異聲音,其煩人以及噁心是會使腦袋一直痕癢的程度。





對於未曾上山已感受到了強烈的壓迫感,那是對上自己未曾接觸過的事物,源自於恐懼的壓迫感,不斷在驅趕自己離開。

這同時也證明記載應該是真的,這座山裏應該真的居住了不少妖怪,數量眾多之餘,實力也很強。五感比我差的凡人也單憑山的氛圍,便能分辦的話,這就是座名正言順的妖山。


…此舉是無謀。

腿部變得不能自我,彷彿雙腿負上千斤般,抬起不能,連踏向前方身體也有躊躇。

在害怕…?我嗎?

是頭一次有這種感覺,看來我的身體也是誠實的……

不過我不能在裏退縮…為了保住春奈的命。






於是我先將腦袋感知到的一切拋諸腦後,切斷感覺後便用力的踏在地上,不斷原地踏步著,打算先奪回身體的控制權。

不可以在這裏輸給你自己啊…雨宫織雲…

先立下目標、跟自己約定好吧。

目標…目標是…要除掉這裡的頭目妖怪。


然而在我萬般掙扎的瞬間,有一對夫婦看見山的附近出現身影時立刻呼喝了。他們應該是沿途上路過那條村的村民,村內的符咒十分充足,對妖怪有好好的對策。

「小子,看你這身衣服,你不是想上山吧?」

男人則指著我身上的衣服問道,我現在身穿的是雨宮家用的道袍,出雲大社那一件已悄悄還到倉庫。





「是的…」我平淡的回覆他後,他就再說:「那我勸你回去了,以前已有很多人打算上山除妖,結果都有進沒出的。」

「沒事的…我可是ㄧㄧ」

在習慣下,我只要道出自已是東邊雨宮家的人,便可使對方放心。

但是現在我還未測試過稻荷神記憶奪去的效果,胡亂吐出雨宮家的名字明顯不是上策,要盡可能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可是?」當婦人問向我中斷的部份,我便撓頭答道:「…到那附近辦點小事而已,我很快便會回來的。」

他們則四目相覷,男女方也同時點了頭,便從背上的籮桶掏出用布包着的饅頭。

「那我們分點糧食給你吧,也算是有一面之緣…」婦人她把數個饅頭遞出。





「謝謝…」

我則用雙手捧著那些饅頭,他們目的應該是為我餞行…是盡力讓他們自己安下心來。

「那你小心啦,尤其要小心『土蜘蛛』和『大蝦蟇』,只有住附近的人才會知道他們的存在。」

「見過牠們還活著的人只是寥寥可數……」男人以一副認真的臉孔向我叮囑道。

土蜘蛛和大蝦蟇嗎…

連出雲大社的書籍中也沒有牠們的資訊。

到底牠們是怎麼的妖怪呢…?






與夫婦道別後,我便開始登山了。

在一開始的山腳已冒出不少小妖怪,看似沒有甚麼害處,牠們只是與現存的較為異樣生物而已。對我並沒有敵意,只是存在着,於是我便沒有理會。

而當我走得越深,便開始感覺自己與俗界的距離越來越遠。同時,居住在這的妖怪們對我的敵意也越來越重,變相會主動襲擊向我,看來牠們真的很討厭人類…

這也正常,在他們角度上,我那方才是入侵者。


而在大約一週後,我則遇上第一個苦戰的對手,大百足。

交手後感覺完全沒有勝算,那次只好趕忙逃跑。

與記載一樣,牠是一條超大超長的蜈蚣,大約十米長,行動快而且外殼甚比石頭要硬。

即使是神化下的力量,我的拳腳彷彿對牠的硬殼無效;而且牠極度好戰。於我逃跑時,一直死纏爛打,不斷窮追着我背後。另外,即使有着神化下的速度,我也不能拋離它,直至我潛在水裏才沒有被發現。

這是我人生首次真正感到了生命的危險…

在極限之下,心跳加速,喘着亂息,五感變得甚至比平常敏感;帶來的乾糧已餘下不多,夫婦贈予的饅頭只有一餐的份量,可說是迫上了絕路。

即使想下山,被激怒的大百足這數天則盤居在山腳附近。使之後的幾天我也摘一些可以吃的葉充着饑,並一邊定下策略…

我的攻擊完全無效,亦沒有武器在手。

而這裡現場可製造的只有石器,但岩國山的木材皆乾燥和脆弱,作為支柄恐怕只能用上一次,而且那個外殼不是石頭般硬的程度,就如金屬……

金屬嗎…

來自自然的東西,只好借助自然的力量來制衡。


岩國山裏基乎沒有陽光,天上一直被污雲蓋著,然而濕氣卻不重,正如一個枯萎掉的陰暗世界。

但也正好,燃料的話滿地就是。

因此只差一些引子…那應該可以成功吧。


為了對付大百足,今次我主動製做陷阱。收集上不少枯葉,決定用火焰來成為我的武器。

我一旦踏足山腳,大百足感知到我後可興奮着,把粗長的身驅捲過一圈後,便用牠無數的折肢抓向地面來,臨我而來。

而大意的牠則被我用枯葉作火圈陷阱先封鎖了牠的行動,再不斷投入枯葉作燃料收窄活動範圍,同時把牠點燃,也成功把牠活活燒死,附近的林木間也因此燃起。

火剋金,根據五行,金屬也勝不過火焰。


在打倒大百足不久後,天便下了雨,是我來以後的第一場雨。降雨的同時把火焰澆熄,幸好不是在與百足戰鬥途中把火澆熄,不是的話,死去的恐怕是我。

今次總算有辦法解決掉…

但是我真的能就這樣打倒其他妖怪嗎……

我抱著這個疑問,而伴同雨聲,在附近突然傳來了一把聲音……


「竟然不用武器便打倒那個大百足,真是來了個麻煩的小子……」


「是誰!?」我向天空大吼道。

是人?不是……

話音剛落,一隻巨大蛤蟆出現於我的正上方,拿著長矛的並刺向了我。我及時避開了,然而地板卻因牠的一刺而陷下一個大洞。

「反應也頗快嘛…小子。」

那隻用兩足站著的蛤蟆背著我慢慢的抬起了頭,使着樹幹般長的長矛,並面向了我。

「妖怪…會說話?」

這是我現實中首次次遇到會說話的妖怪。書籍上記載過…不,在一般知識上也知道會說話的妖怪的危險性。

棘手是因為通常也帶有知性,再者是經驗,牠們的妖生閱歷可以比人類的厚上好幾倍,故此也狡猾。

「活得久誰也會說了…」牠回應道。

妖怪活得越長力量便越強,連與人溝通都懂的話,恐怕就是頭目了。

我繼續保持警戒並向牠提問:「你就是頭目嗎?」

「正是…老夫就是統領這裏半座山的大蝦蟇。」

牠全身身高約兩米,口裏吐着紅色的霧氣,手持一枝比牠還高的長矛,並正用鮮黃的眼睛盯著我。


牠則再說:「小孩子可真是是稀客…但可惜地…我們這一座山不歡迎人類。看在你沒有傷害些小傢伙的份上,快速離開吧!」

話雖是頭目,看來牠對我的敵意並不重,給予我逃走的機會。

但是……

「抱歉呢…我也是有不能退讓的理由…不能就這樣離開。」

當刻的我不打算逃走下山。

況且對上大百足也沒有花到體力,可以使用的力量還十分充足……

「那你做好覺悟吧…」牠架起了矛向著我說道。

「早就做好了…」

我緊握拳頭,使用了全身神化。

同時將自己的手腳使用神化,算是我到了這個鬼地方後的成長,是現在的極限強度……

「…欺負弱者不是老夫所好的,見小子沒有武器在手,老夫也不用武器吧。」

牠便揮手把矛拋到一旁,其重量使地面震搖。有見及此,我則向大蝦蟇說:「…你比許多人還要善良啊ㄧㄧ」

「多說無謂!」

然而牠於下一秒馬上便衝到我面前,過來便是一腳。攻擊速度太快,我要避開第一擊已經快要跟不上。

在第一擊失敗後,牠立刻蹲下身子,一下横腿便直擊身軀。

被牠踢中後,衝擊使我直接飛撞到在樹上,那一擊的力道甚至使我吐出血來,染紅了地上的雨洼。


「明白了嗎?小子,現在的你是贏不了我的,快退下吧。」

看來牠還故意留了力…可惡。

我擦一擦口邊的血再說道:「同是青蛙但沒想到力量會差這麼遠……」

「但是…連妖怪也贏不了,那如何有能力改變神明的決定啊……」

我緩緩的站了起來,默默的繼續把起架式。


「喂!小子,你不想要命了嗎?」大蝦蟇牠見狀則有意勸停,使我感到意外。

或許春奈說的也是真的…妖怪裡也有好傢伙存在。

「當然要啊!為了代替我愛的人去死,這條命我如何也需要啊!!」

我對大蝦蟇吼着,使剛才受傷臟腑再次滲血 ,但在血液湧出喉嚨之際,趕緊抬頭,強行把血吞下了。

「莫名其妙…」牠說。


「誰叫我生而為生不如願的青蛙呢…」

牠很強,毫無疑問地強大,但不代表自己可以逃跑;我很害怕,因為一旦逃跑了一次,會害怕自己再踏不出這一步。

雖然渺茫…況且不是沒有勝機。

要把現有一切的力量全賭在這一次攻勢。

就處於這種究極的劣勢之中,我卻不知情地向大蝦蟇微笑了一下,使牠愕然。


在下雨天,開放的泥地之中,隱藏氣息和腳步聲已經是沒有可能,奇襲這個選項已經被環境封上……因此我使盡了餘下的力氣,將神化強度提高至極限,不然勝機不會存在。

我一彈跳,把與牠的距離縮至極限,瞄向牠的腹部,牠也反應而準備好阻擋。因此我佯裝攻擊,趁機從牠的跨下滑過,撿起了牠剛才掉在一旁的矛,使盡全力的向牠的背後把重矛拋了過去。

這次到牠反應不及,直接插向牠的背上……

可惜的是被牠的濕透的皮膚上的滑開攻擊,飛遠的長矛直接壓倒數棵樹木。

「挺有趣嘛小子,可惜不中用…」

然而牠轉身裝帥時,卻不見了我的身影。


「在你背後啊…」

極限的速度,比擊中前的長矛更快繞到上方,利用樹木倒塌和雨聲作掩護,做出突破點;極限的力量,比重矛更加有效,重重的計劃造就了這個致勝的機會,使盡全力一腳擊向了牠的背頭部。

然後打算以承上最後力量的拳頭作最後一擊之際,牠卻從口中向我噴出了紅色霧氣,迫使我要再次後退,也使這最後一擊失敗了,強迫跟牠保持一定距離。

「還太天真了!小子,攻擊方式還是太嫩了。」

牠摸一摸了還傳來陣疼的背頭部,卻再說:「但是計策是挺有趣的,讓老夫都想看看你以後會成長得如何了。」。

而剛才那一波全力攻擊已差不多耗盡體力,神化褪下的我喘著氣的說着:「那我得先道歉…因為我的目標可是十八歲時死去的…」

「首聞年輕人為死而冒險,你那故事可以告訴老夫嗎?老夫十分的感興趣。」與我相反地,牠還十分有餘地興高采烈地說着。

我對此則靈機一動,喘著氣說:「那就交換條件吧……」

「那是甚麼。」牠有點疑惑的問道。


「讓我進你門下,把我變得更強!」我吸了口氣大吼道,再吐出一口血。使牠先呆了一下,然後則歡喜的大笑著。

「哈哈哈…極之有趣!那個條件我接受了!!」

而在場上最為吃驚的就是我,沒想到牠真的這麼爽快地答應了…

這就是屬於強者的任性嗎…?

而在這時一直滴在我們身上的雨也終於下停,沒有雨水繼續拍打著的水洼清如鏡面,映照着一位擁有青蛙加護的少年,以及一隻有人型身軀的青蛙妖怪。

從樹葉滑下的水露,衝擊水面形成漣漪,兩個身影開始交疊着……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