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悸輪迴編-冬


而在淋過秋雨後,今次病倒的輪到了春奈。

根據約定,今次到我照顧她了。

「咳咳…來玩吧,織雲…」

睡棉被中的她臉都紅通通的,用力的睜著眼睛看著我坐的方向。





「等妳好了才玩吧…」我在水盤上扭着濕布,嗒一聲的放在了她額頭上,讓她降溫。

「不要~」

而她輕微的掙扎使額頭上的毛巾滑到她的兩目上。

她病時會比平時更麻煩和任性,這一句是金和銀的原話。因此他們見我自薦,於是把照料生病的她的事全盤交給我了。

只不過在照顧病者上,我也是第一次。





「不要任性,妳趕快病好的話,還能趕得及下雪一起玩的…」

退百步說…也很麻煩。尤其是對象是春奈這種任性的大小姐。而我嘗試哄她,並把毛巾放回她的額頭上。

「雪…我想和織雲一起玩雪…」

頓時,她的眼神充滿了期待,並用棉被蓋著自己的嘴巴。

「那快點喝掉藥吧…」





看來哄成功了。因此我拿起放在一旁早已涼掉的湯藥,然而只是一端起藥碗,她則牢牢的用棉被堅固嘴巴的防禦。

「不要~好熱~好苦~」

果然不行…但我不能換班,絕不能換班。

「我要織雲你喂…」

果然很任性…還是慶幸她會誠實向我撒嬌吧…


「我知道了…」

她微微的抬起了頭,我便用湯匙慢慢的把藥放進春奈的口中。她吞下後全身便打抖了一下,伸出了舌頭,吞吐的說:「果然好苦…但是好幸福……」





她最後也笑著的把藥飲完了。而見過她的反應,我偷偷的嚐了一口。一點也不苦,只有少許藥香,實質無味。

也就因為春奈的任性,她花了差不多整個月才完癒。

我之前說過的話也彷彿被神明實現了,隨後的數天,大雪真的下起來了……

看來上天雖然給予我們咀咒,但有時也會遷就我們。


「春奈…春奈…下雪了。」

就在半夜,我潛到春奈的房間,也拍一拍了正在睡的春奈,向來愛懶床的她還未睡醒。

「怎麼了…」





「下雪了,一起玩吧…」我輕聲地說道。

「雪…?」

她處於夢遊狀態並走出房間外, 仆咚一聲的倒到雪地上,整個人睡在雪堆之中。


「好冷!」而她也因此被冰雪涷醒了。

「嘩!下雪了!一起玩吧織雲!」

她對於此情此境,明明剛起床,今次卻馬上整個人充滿動力,立刻興奮地把拉我向雪地。

「嗯。」





我小聲的回應道,而今次到我拉着她的手,開始起舞。


這個埸景有點像我們最初的相遇,那次是櫻花,而今次的是雪花,而她依舊的十分可愛迷人。

那個燦爛的笑容從第一次見她時已經沒有變…

那款彷彿可治愈心靈的笑聲也是能不知不覺的吸引到我…

風花雪月,在漆黑和純白的世界中,她便成為世界的一點紅……


她的手真的很溫暖…






我應該一輩子也不會忘記她的溫暖吧…


能遇上妳真是太好了,春奈。


我也想跟妳一直在一起,一生一世…


可惜在妳的未來我不能在妳的身邊了。

抱歉。



而在那天的深晚,和她玩雪的約定已完成了。我留在這裏的唯一需要也沒有了…


為了她,我也早已經下好決心了。


就於當晚,我背著行李的布袋,走進了那遍樹林,搖響了那個許願的鈴鐺後,頓時四周煙霧彌漫。

然後白霧之中,現身的竟然是不是那匹小狐狸,而是一頭美麗的九尾狐。

「原來你真身是這種感覺的啊…」我向稻荷神說道。

「吾帥氣吧?那汝的願望不是留作保險的嗎?」衪在囂張一聲後便向我問道。


本來是如此的。

但是,我看清楚自己需要保護的東西。


「不需要保險了,力量我一定會得到…」

「但只想你幫一個忙…」

「我想祢消除所有人對我的記憶。」


在我道出這句話後,就連那個稻荷神的神色也沉靜下來,並再向我確認:「…汝是認真嗎?汝知道自己在說甚麼吧…」

「當然了,所以才希望你能替我消除一切有關我的記憶。」

「汝會失去一直以來建立的一切,沒有人再醒起你,記掛你…活在這樣的世界可是十分痛苦的啊…真的好嗎?」

衪貌似十分擔心我,明明我只是一介凡人…


「但是那樣做才不會為他人帶來麻煩吧…」

「也不會被他人阻撓,一石二鳥吧。」

我握起拳頭,放到心臟的附近再說:「而且這些程度…比我離開春奈後她獨自受的痛苦少太多了,一切痛苦的事我承受便好了。」

「寧願要她傷心的話,倒不如傷心的是自己…」

「所以…拜託祢了。」

我在這個地方,用上在春奈身上學會的微笑,並用此求向了眼前的神明。


「那汝的覺悟…吾接受了!」

明月冷空之下,衪向還在漂着雪花的夜空吼叫了一聲,而這一聲彷彿響遍了世界,四周回音不斷,使我不禁晤起耳朵。

看似就這一吼,便抹殺了雨宮織雲這個人存在過的證明了。

這也代表如果神明要帶走一個人真的很容易,我也因此重新認知到這件事……


「為了他人而犧牲的精神…雨宮織雲…吾會為汝加油的…」

説完後衪便慢慢的化為光粒,浮上夜空並漸漸消失了。

祂已消失,原地只淨下我一個…

然而我也在原地回應了衪的話。


「我會的…一定會到救她的…畢竟那是…」

「為了我最愛的春奈……」


在這片寒雪夜之中,我獨自上了路。

在太陽升起,雪花們還未融化之時…

我已離開了,離開了她,離開了出雲大社,也算是離開了世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