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最後一天,明天偏下午的時份便要乘回程機到香港。

「真的對不起,請原諒我吧。」阿晴說着。

「哼~」而到正午,作為最後的景點,阿雨便帶着我們逛附近一間大神社,伏見稻荷大社。

景色是優美,只不過到處也有大量人客,要拍照則十分困難。


(小渚,這裏就是吾以前工作的地方了。)





稻荷的語氣是一半在自滿,另一半是更加自滿。不過名字裏已經包含「稻荷」兩字,我多少也已預想到了。

這裏建築的主要顏色是紅黑兩色,風格保留古色古香。而最多人流聚集的地方就在那些紅色的小鳥居,一座接著一座的鳥居所形成的一條條隧道。

據說是以前人們每當一次豐收和趕災便為牠建立一道鳥居,以彰顯其功蹟。回想數年前,我還以為牠是壽司的神明,回想起也頗怪的。

壽司的神明到底是甚麼鬼?

伴同日光的照耀,紅與黑色的對比顯得更鮮明,再有一旁綠葉作為點綴,使這裏化成一片宛如屬於神明的境界。





調戲阿晴就到這個程度吧,自己也不忍心。便說:「替我拍張好照片便原諒你。」

而就當我把照相機交給她,穿過人群和一座座鳥居,轉身想讓她替我拍照之際,一轉身,卻不見了他兩人的身影。

那個…?欸?


我再次轉身,在還未確實映入眼眸間的人們漸漸消失,剛還在滿佈四周的人群接連消失不見,而周圍的聲音漸漸遠離。在眨眼間,此處只淨下我一人。





同時,源於正午的陽光繼漸淡去,續為夕陽的橙光滲透在鳥居們上,更顯出無人之境下的那份寂靜,以及恐怖。

「到底正在發生甚麼!?為甚麼其他人都不見了!」當我正陷入驚慌,稻荷便現身說道:「這是神社,大概這裏的神明作為的,先冷靜下來!」

稻荷神社的神明?即是……

「稻荷,真的沒想到汝還有臉回來,還要依舊跟人類這麼親近……」

一把沉實的聲音從四周響起,彷彿是透過鳥居把聲音傳來,並不斷交錯,形成強烈迴響。

而當稻荷聞到這把聲音後陷入沉思:「這把聲音…是朧嗎?」

「不要用舊名字呼叫我!現在的我才是稻荷神!」

一匹九尾狐頂着兇狠的模樣,無聲無色的出現於面前,把我嚇得向後跌到。稻荷則及時用身體墊著,避免我與石地板碰撞。





「汝沒事嗎?」

「不好意思…謝謝你。」我立刻站起,抱起稻荷後並與眼前的神明拉開距離。

「不快,作為狐族居然做人類的走狗。」朧說道。

「朧,汝還是敵視着人類嗎……還真是千年不變呢。」

「閉嘴,你這個吊車尾!」說後衪便向我們噴出深藍烈焰,稻荷見狀也從我腕上跳躍上前,現出與朧的尺寸同樣的真身,同時噴出紅焰勉強抵消攻擊。

「汝!這麼多年還是執迷不悟嗎?」

祂們的外貌差距只有脖子上的注連繩結……不,兩者完全不同。我能分辨,尤其是眼神。






「現在我已是神明,已沒必要聽從你這個只靠運氣的吊車尾垃圾的廢話!」

然而朧的目標並不是稻荷,不斷的向我噴著藍焰火球。在我躲避過後,身後的數排鳥居則接連被點燃,被藍焰所侵蝕着。

然而攻勢卻沒有停下,面對不斷的火球襲擊,稻荷馬上噴射出一幢火牆以抵擋攻擊,再趕到我身邊,用牙齒咬著衣服,以高速奔走帶我逃離現場。

理所當然,那個叫朧的傢伙也追了上來,於是展開了場追逐戰。

但是,不管是空無一人的神社,還是穿過茂密的森林,我們幾乎跑遍了整個神社,也始終使不開祂。況且,這裏根本沒有出口……

一旦穿過境界的邊境,便會由邊境的另一邊出來,使追逐戰無限的無限的延續下去,戰況對我們非常不利。

稻荷維持完全形態已經有一段異常長的時間,現時牠也已氣喘不止,距離極限已經不遠;相反地,朧像玩弄着獵物的捕食者般,故意在消耗着稻荷的體力,正靜靜等待真正狩獵的一刻。





當我瞄到朧的眼神,得知牠是在調戲我們的時候,心裏已害怕得發不出聲音。

牠是帶着真正的殺意,嘴邊的笑容使內心感到戰慄,因此腦內求生本能不斷警告着,無數的警告字句彷彿不斷閃過腦袋,然而也改變不了現況。

我們由神社一路逃到山上,爬上一座殘舊小神社,而稻荷牠已筋皮力盡,上階級的時候突然變回了普通狐狸形態,在地上翻滾。牠一鬆口,我則因慣性飛過鳥居。

「危險…!」到了這刻,牠還是用已疲憊的身體把我接著,以免受傷。

牠已沒有餘力,因此輪到我接力抱起牠,打算繼續逃跑。可惜的是,朧已經趕到,立於我們面前,迫上絕路。

「失去信徒的意念提供力量,都虧你撐到這麼久…但是永別了。」

衪的齒間流出鮮藍焰氣,一張開嘴巴,囤積至洩露出的火焰留於喉嚨中,慢慢聚集。這使周圍的溫度一口氣升溫,打算向累倒的稻荷作致命一擊。

好熱……好害怕……





無數的警告依然浮現在腦袋之中,但身體卻違抗了那本能。


「不行!」我張開手臂,主動用身體擋在了稻荷面前,直面焰氣。

我也不清楚自己可以怎樣保護牠,但以速度一定趕不及,那淨下正面交鋒一路可走。


「快跑啊!小渚!」

一定贏不了,我內心比現場的任何人更要清楚。不過,現在能活動的只有我。我們可是拍檔,絕不能拋下牠,自己茍活。

我不想死,也不想稻荷死,所以才要靠自己保護一切…!


然而現實可沒有這樣簡單。

面對火焰,當我打算先使出神化,估計至少能撐一會兒。然而,我卻連一根尾巴也顯現不出,神化失效了。


啊…我到底在幹麼……?

對抗神明還想借用神明的力量…

今次真的白痴死了。


「危險!」面臨火焰直擊的寸寸之前,火花激烈的碰撞聲中彷彿傳來這句話。

接下來是身體被撞開,是稻荷用尾巴將自己掃到一旁,牠嘴巴擦出些少火花卻已再無餘力,接著沐浴於壓倒高溫的藍色火焰之中,不過這樣亦擋不住朧的攻勢。

強大的衝擊直接將這一帶和我倆一同擊飛,於一瞬之間,身驅撞破小神社的木牆,並倒於裏面。


一睜眼,已有半邊視界染上了紅色。摸向頭部,果然滿是血,恐怕是撞破頭皮,血液滲入了眼睛了。

好痛…開始連眼睛也不能好好睜著。

而在漆黑又殘舊的環境裏,單邊的眼睛清楚映照的只有一個事實。

就是眼前的身影已經變成炭黑,不再動彈。

已分不出何處是眼睛,直至牠最後一絲的光芒從眼中漏去。


「不要!!!!!」

此時,整座神社也響遍我的叫聲。

眼淚不斷的湧出來,抱向那具依然會使人燙傷的身軀。

一顆顆的淚珠滴在牠身上,甚至能聽到蒸發的聲音。皮膚也在感受炙熱後,再不斷給我警告着。

煩死了……


「醒來呀…醒來呀……稻荷。我才不要你走啊……」作為一個醫生,最內疚的是眼前的生命自己卻救不了的情況;作為一個人,最痛苦的是自己親近的人受傷。

而我正在最內疚和最痛苦之間徘徊著。

屍體會存有餘溫,再漸漸變冷;稻荷的身體卻像還在燃燒般的灼熱,沒有降溫的跡象。

然而一切的溫度也是假象。

下一秒,就像暑假那天遇見那隻妖怪一樣,稻荷的身體開始漸漸轉為灰色,也從尾巴開始化成灰燼。

最後,在手上的只有一堆沙狀的白灰,留下的只有燙傷痕。


「哈哈哈!!!終於死了!!!…但臭人類,你不用傷心。作為溫柔的神明,我馬上會將你一起送到黃泉。」

朧一揮九尾, 掀起強風,把已破爛不堪的小神社整座吹散,留在內裏的我則連同稻荷的餘灰吹飛。

餘灰正在眼眸旁被吹散拂去,即使用手掌趕緊捉拿,白灰則於指間漏去,我連將「它」留在身邊的力量也沒有,能做的,就只能眼白白地看著,稻荷的灰隨風而去。

還因此摔了一個大跤,在地上翻滾了數周,擦破了膝蓋和手肘。

流出鮮血,卻已感覺不到痛楚。


「真可笑…果然人類並沒有我這種神明賦予力量的價值。」

「果然人類在任何時代都是世界的毒瘤,不自量力,根本連渣滓也不如!」

「…我的想法根本沒有錯!到那邊的世界給我反省去吧稻荷!!」

朧見此則放聲大笑,只因人類所謂的掙扎在祂眼中是如此的無力、如此的滑稽。

聞過朧的這一番話和醜惡的笑聲後,雖不甘心,但不自覺也認同了。

是我不自量力,稻荷才會死。

溫柔不是力量,怎樣溫柔的人也是無力,因此持有力量的人才有資格待人溫柔;稻荷曾稱讚自己是溫柔的人,牠的存在也使自己忘記曾經的自己是多麼的無用。

自身沒持有力量的話,則甚麼也保護不了。無論多麼珍貴的東西,也會無情的被奪走。

習得神化後自以為變強了,然而本體依然一成不變,是因我所犯下的無聊小錯誤……

牠才會被害死。


「不對的…。」

另一方面,心裏雖然已經折服,但身體卻想否定朧的說話,正不斷提升溫度。與此同時,淚腺漸漸變得越來越灼熱,原於悲慟的亂流不斷從體內膨脹,並開始湧了出身體……

在體內的某些東西開始高吼並撕裂著,流下的熱淚也慢慢化為了星星的火花。

我還甚麼也未做……

因此從地上站起來,深呼吸一下,並高叫著:「我的神明是稻荷!不是你這種冒牌貨!!」

我的全身想否定的只有這點,這最重要的一點而已。

「哼,煩死了。」一個火球再次飛來,躲開後將背後的神社點燃。

祂會殺死我,而我即使能殺掉衪,稻荷也不會回來……

對我而言兩方也已是壞結局,那倒不如殺掉衪比較爽快……

為了稻荷這個仇,以及為了否定眼前所謂的神明,這副身體變成怎樣也沒關係了……

當默默下定決心的一刻,一切警告消失於腦內。空白的腦袋則使我回想起阿雨從最一開始,教授我神化時的一句說話。

借助外力總是帶代價的,這是不變的真理;要是嫌想像麻煩的話,直接當自己想為神明也是可以…

畢竟要付出燃料的話,還是自家的好。

當時的自己不明其義,但就於現在,我總有洞悉了的感覺。


「啊啊啊!!!!!!」

我因此尖叫至失聲,將反胃的感覺驅去,並打算強行將不屬於自己的東西顯現出來。

在常識上不可能的事,神化之下便能做到。

由屬於自己的一根尾巴分為三根,再由三分為五……

「只有牠!只有祂才是…!!」

身上的體液就像在不斷沸騰,剛才留下的淚痕,以及殘留皮膚上的血液亦在同時發熱,並開始蒸發,使四周漂浮一股鐵銹味。

將那些味道吸進腦袋後,再強迫自己集中着,要是現在分散注意的話便會前功盡廢,要不斷將想像迫出身體,第七根…!

但也還不夠……!

對手是九尾狐的話,還差了兩根。

我們絕對不能輸給面前的混蛋神明……

絕對不可以!!

「只有稻荷祂才是我的神明啊!!!!!!!!!」

肌肉們不斷在顫抖,連存於頭髮裏的營養接著流失,變成花白。而就於髮色轉白的同時,最後的兩根尾巴也終於成形。

透過神化成為九尾狐形態,在突破自身無數極限後,似是使不出力,卻又能活動。

朧正在享受着我掙扎的身影,因此神化時沒有出手,反而在牠眼中我是在自取滅亡。

而我只是單單一躍,視界突然被擴闊,異常的力量和速度使我於一瞬間接近朧,使牠反應不及。

「狐廻輪!!!」

超越限制的神化,將招式升華至別次元。

九條尾巴化為烈焰,與火焰共舞,腳尖和尾巴將空間當作畫布,繪出成為無數的火輪,連續的迴旋踢與火輪不斷襲向朧。

「那真是可惜,這是我的神社境界內。在我的地盤中有信徒力量的支撐下,憑你這種程度可傷不了我分毫。」

這就是祂壓倒性的優勢,現在亦有刃有餘般的站著,一味受著單方面的攻擊,就此想證明我的無力…真的十分惡趣味。

但是……

「誰管你!!!!!」

腦內不斷集中於強化火焰的煉度以及腳擊的強度,即使身上的衣服被火花所濺,開始燃燒也不能分心,即使刺痛也不能分神。

為達成壓倒朧的想法,現在的一切已不重要。於是身體也加速旋轉,以提高火環攻擊的次數,開始繪出無章法的無數筆,然而眼前衪還是不動如山,並露出意味眨視的一笑。

費盡心思,招式的威力是在不斷上升,但依然是傷不了背後有信徒支撐的牠。

這就是人與神絕對的差距嗎……

可惡!!!!!!!!!

對此感到憤怒的數筆,卻也不能留下傷跡。


(汝不還有吾嗎…?)

(小渚,吾永遠與汝同在。)

毫無章法,一直溜空的無數火環突然擴展為紅色龍捲,將我和朧包圍,惟有一股火花圍繞着自己所散發的火焰之中。那是殘影,一個由火花形成的狐影融入進火焰之中,成為我的燃料。

在那一瞬間,第十根尾巴誕生。

十根尾巴則合而為一,包圍身體,使自身化為巨型的火球,尾巴如展翅的一腿向朧襲來。當祂察覺情況不妙趕緊製造火牆之際,牠的藍焰已被包圍我們的紅色龍卷所捲走並吞噬,變得毫無防備的衪失去自信的面容。

賭上一切的我們終於能夠突破朧的防禦,在場的一切火焰伴同一下踢擊落於朧的身上。紅焰龍捲同時收縮,將牠吹飛到在小神社的頂端,壓破島居的一端,把朧從小神社中擊飛,翻滾於樓階,倒在地上。

伴隨紅焰龍捲的收縮,以及感到敏感的五感傳來朧倒於石階的一聲,神經因而解除崩緊,而無數的痛苦亦於此時侵向了自己的肉身。

由於過份痛苦,神經以及身體的保禦機制打算強行弄昏自己。

抱歉了,稻荷,難得你回來幫我了…

如果我也死了的話,記得等我…。

神化被強制解除,我則暈倒在了地上。

然而朧則雖受了重傷,但在神社之內的傷勢於數秒的時間已自行療癒,回復原來的狀態。故此單憑一下跳躍,便能由階級下重回到小神社。

同時在嘴邊也不斷喃着:「區區人類…居然有種打傷我!不可饒恕!不可饒恕!!」

在衪重整體勢之後,卻發現我已經失去意識昏倒。於是衝上前一下轉身,利用尾巴像打掃垃圾般將地上的我掃起,打算把我掃出島居,拋出神社。


但在這刻,一對手把我接著了。

「小渚!你沒事嗎?小渚!!小渚!!!」

目前幾乎感受不到溫度和觸感。朦糊地接收到呼喚聲,朦朧地睜開眼睛,這是我的照相機…

抱着我的正是阿晴,而她的一旁則有阿雨站著。

來了……

在想到這兩字後,我便再次昏過去了。


「就是你嗎…對我家小渚出手的?」

剛穿過鳥居的阿晴已毫無掩飾,狠狠的盯向了眼前的朧。從瞳孔中湧現出的冰冷殺氣彷彿把夕陽趕走,驅使使境界的天色開始入黑,形成了一個半陰半陽的世界。

「除了衪以外還有其他人在嗎?」阿雨則隨意的呼問道,卻沒有得到任何回覆。

「抱歉呢小渚,很快就會完結的……」

阿晴在我耳邊細語這一句後,把照機放於我的懷中,並將一個小瓶子抛向身旁阿雨,說著:「你先幫小渚塗一下藥,先治療皮外傷……」

「不許插手,以及對小渚的身體多手。」
阿雨用單手接著瓶子,並答:「收到。」

阿晴脱下前天才買的外套,以外套把衣服全是破洞的自己包裹,然後交給阿雨抱著,他則後退到一旁為我療傷。

「礙眼的祭品們,你們是怎麼進來的!」朧見此焦急的盯向阿雨。

「是你的先代叫我們來的。」阿雨不慌不忙的再說着:「要找你們的所在地可是苦工一份,京都面積又不是小……」

「還有,今天你惹怒了比我更可怕的人。」

沉着殺氣,瞬間一下飛腿滑開朧的臉龐,而面對其速度,朧也只能勉強避開。

阿晴則說道:「別東張西望啊……」與此同時把脫下的鞋子踢到一旁:「顯現。」

「為甚麼!為甚麼啊!!為甚麼又失敗了!!」面對此情此景,朧發狂的大叫道。

而面對阿晴不斷的拳腳攻勢,朧只能一直在和她在周旋。由於她反應速度過於快速,連準備起火的時間也沒有,因此難以找到反擊機會。

「別躲啊,你很煩耶……」

阿晴右手的蛙掌突然變化,利用指甲所顯現出爪揮向朧,突然的抓擊抓傷了朧的身體,留下血痕。

「不只是區區凡人!!」身體雖然能回復,但受挫的內心已經亂套。使用尾巴向她胡亂發射焰彈,故此製造空缺,向阿晴近距離吐出藍焰。

然而,這一切卻直接被她左手顯現出的大蛙掌所撥開,使朧被自身的藍焰所擦,產生無比的壓力,而一刻的猶豫則成為了致命點。

阿晴於不知不覺間已立於朧的背後,右手的指甲突然再伸長,像利刀般接連斬掉衪的尾巴,帶來無比的痛楚。

面對看不見般的身影,朧便成為了一個鏢把。每經下一秒,每次轉身,尾巴也接連掉下,這個惡夢直至衪失去所有尾巴為止。

另一方面,被阿雨用藥替我療傷後,我也慢慢的醒來。

「稻荷…稻荷在哪…」醒來的第一聲,我不禁小聲的尋問着,而阿雨則答道:「現在你只要管好自己就好了。」


古代傳說中,貓有九條命。那是源自九尾貓的傳說。每歴試練,新的尾巴便會長出,等於多一條生命。而這也適用於狐狸。

反之,全數失去的場合……

「雖然不知道你是甚麼…」

「這就是祢傷害了我的家人的後果……」

朧在失去所有尾巴後,無盡的痛苦向牠襲來,不斷在地上翻滾並悲啼。阿晴則踏着祂的頭顱,閉上那煩人的叫喊。

然後朧的身體由尾部開始,漸漸化為塵埃,隨風而去,直至身驅完全消滅。

於是夕陽再次回到我們頭頂,小神社這裏也回復原狀,現世的神社和鳥居也變得毫髮無傷,一切恢復正常。

在戰鬥完結後,阿晴馬上解除了顯現,並馬上跑到我所在的方向。

「…你沒事太好了!」看見醒來的我,阿晴擁向我並嚎啕大哭着。


「不要哭啦…」我苦笑地著說道。

場上最想哭的可是我,但可不能她擔心啊。


就這樣我就被阿晴和阿雨救了,被帶回了旅館,但稻荷牠就……


。。。


「給三十秒你解釋一下。」

不久後,天色入黑。而在旅館中,阿晴使用同樣冰冷的眼神審問著阿雨。她正敲打着前天在京都買的摺扇,而阿雨則乖乖的跪在阿晴面前,說道:「那個是…」

「還有十秒。」

然而未等十秒過去,阿晴便再審道:「小渚她突然消失,然後你就像同時感覺到甚麼般,打算自己一個人走開…」

「幸好我使用共鳴來跟蹤了你,你才願意告訴小渚遇上危險。」

「你能斷言,那隻奇怪的東西真的與你無關嗎…?」阿晴露出了滲人的眼神,進行迫供。

「當然沒…有。」阿雨回想起前天毆打了朧一拳的畫面,便把頭轉向了另一面。

「真的嗎?」阿晴的臉慢慢靠向了阿雨,眼神依然冷酷,彷彿像看透別人的內心般,使即使是阿雨他,也不禁流出了冷汗。


而在同一時候,我的皮外傷已透過阿晴的淚藥一一治愈好了,燒傷和皮外傷也像假象般消失。在浴堂照向鏡子,手裏摸著倒影中的那把灰白色的頭髮。

「有點奇特吧…對嗎?稻…荷……」

口中不禁漏出了這句話,全身心脈也接著抽搐了一下般,好痛。

心臟亦像被灌入鉛般,該帶重量的跳動使自己的腦袋尤其清醒,想拋諸腦後也做不到。


對哦…我要面對現實才行……

稻荷牠已經不在我身體裡了。

…已變回獨自一人。


心中只淨下一把聲音的感覺其實有點奇妙。

只能自問自答,雖然這才是正常。

但是,這個感覺即使說出去,哪有人會懂啊…?


話說…鏡中自己果然十分的陌生。

明明長着同一個模樣,只是髮色一轉氣氛就差這麼遠嗎?

就像潮流雜誌中偶爾會發生的事故,一個人染上完全不合襯的髮型或髮色,使形象淨下的只有違合感而已,現在我正是那款。


果然是棕色才最襯我呢…對吧稻荷…?


已到了第二次踏中地雷,我真的是個笨蛋…

多少的笑話也不中用,煩厭的心跳聲始終沒有消失。

那個已犧牲的身影、那一個光景再次浮上腦袋,形成反胃感,於是向洗手盤乾嘔了一下。再一抬頭,發現鏡中的自己兩眼都變得通紅,泉水卻已乾涸然。

淚腺可能因身體疲倦不能再分泌,或者是神化的負作用,覺悟的代價已經到來……

現在就連站着也異常費力,即使倚着牆壁,果然好累…阿晴又已先回房間了……


溫泉……當我看見告示牌便不禁走進那個空間。

內心正希望着溫泉能為現在的自己帶來有一些作用,我應該是這樣的想着。

泡進空無一人的溫泉裡後,熱,那又如何?

熱水弄不走鬱悶,招牌那樣可使人「舒心」的效果,看來並沒有效果。

失去一樣重要的東西,對世界便失去興趣,就是這般的感覺嗎…?日常也已聽過不少該類的抒情歌,不知不覺間,原來自己已成為了歌中人。

將全身慢慢滑進熱泉之中,直至熱水卡在喉嚨間,使自己馬上浮出水面,並不斷咳嗽着。

…我果然不熟水性。


「暢快暢快。」然而一出水面,就在旁邊,就有隻一臉幸福的狐狸突然出現,泡在了溫泉。

「這是夢嗎?」原以為已流涸的淚水,正如湧泉般,一滴一滴的滴在熱湯之上。伴隨滴答滴答的聲音,令我切實地感受時間一分一秒的流去。

而牠的一下嘆息則為我的世界塗上暖色。

「吾可是汝的神明啊…但是今次是汝呼喚了吾,才能得救。」

「以後只要汝心中存在著吾的名字,吾就不會消失一一」

我當刻沒有說甚麼,應該是說,嘴巴沒有這樣的空閒。

我緊抱向稻荷,在無人的澡堂之中放聲大哭著。那時的哭相應該十分的醜怪,人生中就沒有那樣激動過。對此,稻荷也沒有多說甚麼,只留下一句:「現在的髮色,挺襯汝的。」

「謝謝…!」我淚中帶笑的回覆道,卻便用腳掌將牠拉進熱湯之中,因為總感覺那句是謊言,是客氣話。

但心裏也開始覺得也不錯看,心情可真複雜。


之後我們便靜靜的享受溫泉,筋肉痛和疲勞感也感覺減輕了不少。

話說,肚子已完全空掉了。現在時分已經迎來晚飯的時間,可誰也想不到在旅行的最後一天會遇上這般麻煩事。

我不在家,小日和小月沒有問題的吧?有好好吃飯嗎?晚飯時刻總會浮起那兩個小鬼的面孔,不禁開始擔心。

然而回想起他們一聽到可以吃四天杯麵,便一臉高興的臉孔。這邊可是努力地料理,卻輸給速食,感覺十分不爽。

但也因此放心了,至少他們不會餓。


雖然有好有壞,但一想到明天要回去香港,便有點不捨得這個地方。

思鄉不捨,這就是旅行最矛盾的地方。


然而在我沉醉在回憶的時候,從走廊已經傳來那對夫妻的爭吵……

「又擅自買了這麼多海產乾,行李快要裝不下了!」

阿晴拿著幾款的海產乾,烤乾貝、烤乾貝邊等等的零食,氣沖沖的向阿雨再說:「海產乾對健康非常不好的!還有這麼多…?你很想早死嗎?」

另一方面,阿雨對她對番發言也有點生氣的說道:「吓…?妳不是買了不少即食或速食食物嗎?妳有資格說人不健康嗎?」

「誰叫日本的速食好吃啊…」

阿晴開始想裝傻,是夫妻吵架的經典技倆。

「妳經常自己熬夜才要這麼多速食吧?」

阿雨盯向阿晴,嘴上這樣說,明明就是擔心。阿晴則帶點寂寞的說道:「還有你不在時我和師公的晚飯……」

空間突然沉靜,並產生出那種互相理解到的氣氛,看似能緩和一切。

然而那種氣氛維持得不持久,只因阿晴偶爾不太懂看氣氛,將溫馨的場景以理擊破,叫着:「喂!不要移開話題!這些海產乾怎麼算?」

真是的……

惟一好好醒着的一晚便過得開心點吧。

「我替你們裝下吧,我的行李箱還有空間。」

多虧阿晴,剛才在門外等候的時間完全被浪費。要是失去這個時機,要進入房間也是件難事。

「小渚。」當我一進門,他們異口同聲的叫了我的名字。

「精神起來了嗎?」阿晴擔心的問道。

「嗯,已甚麼事也沒有了。」我微笑回應,並再說:「所以…你們也不要再爭吵吧,我已替你們解決了。」

「感覺有點不好意思啊。」阿雨說。

「不不不…這次旅行居住費是阿雨付的,又請了我吃高級料理,又救了我…」

「等等…今次救了小渚妳的是我!」

阿晴不甘心的說道,她真的不太懂看氣氛…


「總之!有恩的話便要報啊!所以,給我吧。」於是我直接拿走阿晴手中的海產乾,放進行李箱中。


「我還想下次三人一起去旅行,下次去東京好嗎?還有秋葉原可以去!」在我們在餐廳吃晚餐的時候,阿晴向我們提出提議。

「挺好的啊…東京。」我附和道。

然而阿雨卻嫌棄的表情,說道:「欸…我討厭東京的說。」

「為甚麼?」我問。

「那裏人來人往,有甚麼好?」他答。

阿晴見此則繞著我的手腕並說:「那下次你與師公一起看門口吧!我和小渚兩個去!」

「那就自己賺錢去吧…」阿雨說。

就這樣,京都最後的晚上完結了…

我原是這認為的。


在深夜時份,稻荷悄悄地叫醒我和阿雨,並我們三人的站在露台,開始說起話。

「怎麼了?稻荷?在深夜叫醒我們……明天可是要早起的,你知道我在飛機上又睡不着的……」我睡惺惺的說道。


「…是時候了嗎?」

阿雨突然的一句,把我從睡意中喚醒。

面對阿雨的提問,稻荷也默默的點頭回應。


「時候…?怎麼一回事?」

雖然醒了,我還是甚麼也不懂。


「現在站在汝們面前的是分身…經過剛才的一戰,本體現在已沒有現身的力量……」

腦袋突然一片空白,一連串的對話背後所串聯的事實,誕生的是壞結局。

「稻荷…即是…?」

空虚感充滿全身,但絕對不能不聞不問。

拜託,只要不是那個答案……


「吾馬上便不能與汝們見面,是時候分別了。」

果然,是壞結局。

對於這種反高潮的套路,我不太喜歡。

可別當人家的感情作玩具啊……

「……甚麼記得你名字就不會消失啊,那也在謊言嗎…?騙子!騙子!!大騙子!!!」

在無意之間,自己已不由自主的向牠大吼了。


「不要給假希望我好嗎…這樣不就令生死離別時更加痛苦嗎……」對於我的話語,察覺到不對的稻荷趕緊說道:「等等!!小渚…汝大概誤會了……」

「對,還要記住保持安靜,阿晴要是醒來就麻煩了…」阿雨捂著激動的我,我的口被捂着說不出話:「唔唔(誤會)?」


「吾並非亡去,但要離開汝等身邊了。」雖然不明其意義,但只要不是自己所想的最壞結末,腦袋多少的也冷靜下來。

阿雨見此便把我鬆開,並解釋道:「因為剛才阿晴把新稻荷神幹掉,使神位產生了空缺,現在稻荷要留在這裡頂上……抱歉。」

他道歉的原因是認為自己犯的錯迫使我們需要分隔,明明不是他的錯……

稻荷則繼續說着:「朧沒有培養可上任的神使,要是沒有管理的話,京都恐怕會陷入大亂…所以ㄧㄧ」

「那我懂了。」未待牠解釋,我已給出答案。

「這麼豁達…好嗎?」阿雨帶著疑惑,我便答:「稻荷是為了保護這個地方才離開我吧?又不是不能再見……」

「如果要取捨的話,當然是保護一個地方更重要啦……」當我吐出這兩句話時,稻荷已有所察覺,馬上中斷我的話:「…不如換個地方吧?就吾和汝倆。」

然後牠在一秒間化身為九尾狐,將我從露台上叼走,從高台一躍到附近的森林之中。

露台上只留下阿雨一人,看著月色,一手緊握着拳頭,另一手卻撓着頭,只因他深知我的感受。

我的強撐暪不過在場的任何一位。

「又在別人面前勉強自己…都說了這樣對身體和精神不好吧。」稻荷輕輕地將我放到地上,宵月淡光穿透竹林間,照射在我們身上。

淡光略過眼眸,映現一雫。


「那有甚麼辦法啊!你是為了守護更多人而離開我,難道我還要自私的阻下嗎!?」


「稻荷你陪我過了不少重要的時間,是我的神明、我的助手、我的朋友……現在說消失就消失的……太狡猾了!!」


「真的…太狡猾了……。」本心當然想牠留下,怎可能突然間便能放下這個陪伴了自己四年,日對夜對的至親。


「不要哭吧…汝還是笑比較好看。」

「我哭怎想都是你的錯啊!」

本想忍住的,在月光刺激下,眼淚還是不禁流出。如是者我把頭倚到牠巨大的身驅上,用着那個金色毛茸的毛髮擦掉眼淚。穩定下情緒便再說:「那要記好了,以後可別遲到了。即使又被卸任,要記得回來我身邊……」

「那時候我會做許多稻荷壽司來安慰你的……」

「所以…」 「所以……」「別把我忘了!」

就最後一句,把熟睡的雀鳥驚醒且展翅飛走。

惟一的祈求是,就於所衪經歷過無數的時光中,不想我們的關係只值一個微小的光球,佈上塵埃,並沉於時間的洪流。

稻荷則把下巴安放在我的頭頂上,悠然答道:「怎可能忘記汝呢……這數年也是對吾十分重要的回憶啊。」

「還有,汝做的稻荷壽司是吾吃最為美味的,那是京都的名店也比不上的美味…反而使吾憂慮接下來的生活。」

「真的嗎?那有空的話便來找我吧,你想吃多少我就做多少……」我抬頭並伸手擁抱向牠的頭部,不禁洩出笑容。

「哈哈!那真是感激……那就是分別的時間了,最後送汝一份餞別禮吧。」

「如今已回歸神明,終於能實現汝的夢想了……」

話音剛落,稻荷向天一吼,響遍天際。

「在汝的人生中,吾也只是位過客。」

「接下來的人生,學會自問自答是變得成熟的一步……」

「吾也會為「妳」的未來加油啊…拍檔。」


而當我張開嘴巴回應,意識則開始模糊。

倒下一刻,再次開眼已是在旅館的床墊上,看向窗邊,已是清晨。

叫我加油,就是牠留給我最後的話語。


「最少給我說句「再見」吧……拍檔。」

我輕聲的說着,並緊握了掛在脖上的鈴鐺。


眨眼間,我們已經在回程的飛機上。阿雨正在熟睡,阿晴則擔心的向我說道:「小渚,回到香港後便把頭髮染回吧,都因為那隻妖怪的錯……」


「不…我不會去染回。」我拒絕了。

「在日本先不說,在香港的話很奇怪吧?」

雖然她這句話十分的正確,但是……


「對嗎?不是挺襯我嗎?」

京都之旅,就此告一段落。


狐嫁編-第七回:神遊神隱 -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