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話:

乘過回程的巴士,我們一同拉著行李箱先走向往避雨亭的路上。

「不過為何妳能不害怕那匹妖怪,明明平時這麼怕鬼怪的。」我假裝不在意的問向阿晴。

「對於有實體的東西我可從來不怕。」她答。說起的話,也的確是。

她再說:「小渚你想想,按照那些恐怖電影的橋段,要是鬼有實體可已被人打爆了。」阿晴邊說邊用鑰匙打開避雨亭的大門,再說:「簡潔一句,我討厭的是祂能碰我,但我不能碰祂的東西。」





「那海產乾放下我便回家去了~」我說。

「麻煩妳了,回家時小心一點。」阿雨說。

然而此時,現場傳出第四把聲音。


「喂,小晴你這個冷血平胸怪!說好的手信呢?!」

這把聲音是青蛙仔的,果然我曾與牠交談過。






「冷血平胸怪…?」

由我吐出此句,使在場的青蛙們都瞧向我的方向,沉默數秒。


這就是餞別禮呢……

還真是我向你許願過的事。





這一直以來也感謝你,稻荷。

再見的一天…我應否祈求呢?


後話-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