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回:

「欸…真的就是這裡嗎?」「…上年代的破廟真的能派上用場嗎?」

我家的客人總是進門前多怨言,外表真的有這麼破爛?而據阿晴的話,要沒有小渚清理門前,跟已荒廢的無別。

但是,這裡要找人維修的話貴得要死。由於願意接手的很少,因此拆掉重建還更便宜。一起初的内裝是我以前親手自己塗的,雖然材料相較便宜劣質,但也算是滿意之作。

「不好意思!」





「來了~」聞見呼聲,阿晴便走到外廟那裡接待,已經習慣帶路。

「欸!你是……」

「…阿欣?」「青蛙公主…!」

她們雙雙驚訝地看著對方的面孔,外表各經變遷,因此互相觀望著。沒錯,今次來的正是曾欺凌阿晴的同學,虎柏欣。

俄羅斯華僑,校內品學兼優,校外涉獵大量比賽,一概能夠得獎。這是我以往調查下
的資訊,卻還未找出阿晴被她盯上的原因。





阿欣的服裝依舊的奢華和豪氣,喜歡他人的注目。話雖時值已到十二月,但香港的氣候也不用穿著那件純白的豹紋大衣吧?不悶熱的嗎?



「嗯……」現在,她們一個坐在辦公桌後,一個坐在辦公桌前,但兩人就連對視一下也不想,氣氛異常僵硬。

「那請問有何貴幹?」阿晴雖然率先問向阿欣,但視線始終沒有對上。

「朋友去開的教會神父……介紹來的。」阿欣吞吐的道出目的,至於…神父?





。。。

每逢星期天,我亦會直往相熟的教會當神父的兼職,算是一個穩定的收入來源。在某次的告解中,有兩位的女性進來了。

「那個神父……我想懺悔。」一把女聲傳來,但剛才所聽見的是兩款腳步聲,屬於兩款不同高跟鞋的聲音。代表對面的懺悔室裏有着兩人,可能有朋友陪著。

這是不值得出奇的事嗎?不,十分奇怪。

告解的話,通常再好的朋友也會讓她獨自進來。但世上何奇不有……

雖然知道有異樣,還是依舊平淡的說着:「你放心說吧,神一定會原諒你的。亅

「那個……我為了想追求的男生,故意建議他要送了必定會分手的東西給女朋友。」她雖帶有猶疑,但也把真話道出。





真過份啊…。

「沒問題的,只要願意認罪,加以悔改,上帝便會原諒妳。」雖然心裡覺得這行為十分過份,但我現在的立場不可含私,拋給上帝處理吧。

「那…我可以怎麼做才能成功追求到他?神父你肯定知道的吧!?」她追問道。

竟然不是詢問補償方法……

「那我能介紹你去附近的一座廟,那裡有我的熟人對這方面比較相熟。」「說我介紹應該免費,但如果棘手的話可能會要求收費,可以嗎?」

現在有工作的話沒理由不做,畢竟本已賺不多,又在日本破費了。假使內容不足以收費也好,亦當作是宣傳,一樁生意總會連接到下樁。

交給阿晴的話總會有辦法的。

「果然跟阿麗說的一樣。」一聲沉默後,她再說道。





「對吧?」

對面的兩人對話了,這個聲音是…麗小姐?
她一旁的朋友正是麗小姐,是阿晴首個處理的客人,果然宣傳是有效的。

而由於她們久久沒有前來,差一點便忘記了。

原來就是她,難怪聲音有點熟悉。

。。。


「還有朋友介紹……她叫阿麗。」阿欣說後,聞見的阿晴拍桌站起,激動了叫道:「麗小姐?為甚麼你會與她般的溫柔的人是朋友!?」





「她是我模特兒公司的前輩……」她答後則輪到她問向阿晴。

「青蛙公主你才是…為甚麼會在這裡…?」

「因為我在這裡工作…還有不要再叫我青蛙公主!」阿晴靜靜的坐回在椅子並,然後現場又重回一片寂靜。

雖然我和阿晴約好不介入對方的工作,但氣氛過於尷尬,今次就由我代勞吧。

「讓我來吧。」我拍了一下阿晴的肩膊,她卻過度地嚇了一跳。那是因為雖然沒表現出表情,要她重新面對阿欣的壓力還是異常大。

「那交給你了……」說後她很快就離開逃進房間。以前還會死撐一下,此般不願意倒是首次。

「我認得你,你叫阿風對吧?」阿欣轉為面對我後便不再吞吐,尷尬變得無影無踪。剛才畢竟是等於在求自己欺凌過的人幫忙,她自身也不知應擺出怎樣的樣子。

「不…在這裡是阿雨,也是介紹你來這裡的神父。」當我這樣回應道,她則對神父的身份產生好奇,再問:「神父是你的副業?」





「嗯,熟人介紹的兼職般。」我點下頭便輪到我問她:「那你想追的是誰,名字、年齡……」

「那個人青蛙公主……不,阿晴也認識的。」
她直接截斷了我的話,對我真的不客氣。

「我想追我們的同級生,朱世傑。」

不是吧……阿傑正在追求小渚,而阿欣想追求阿傑,這是電視劇中般的三角戀關係。想想已覺得麻煩,於是馬上用共鳴跟阿晴溝通。

「三角戀來的,怎樣辦?」

近年的所有感情問題的主要是阿晴解決的,問她的話應該有解決方法。

(我不想幫她。)

然而她就這樣冷冷的回了一句。

「那告訴她阿傑正追求小渚嗎?」

(那樣會麻煩小渚吧!那個女人不知道會對小渚做甚麼的!)

阿晴對阿欣有偏見,雖然我也沒有資格說他人,她對過去的陰影還未完全揮去。


「那你和阿傑的關係是怎樣的?」對此我只好一轉話題,先拿多些資訊。

「他始終只當我是朋友。模特兒的工作也會到世界各地,最近甚至向我查詢我在瑞典有甚麼送女朋友……要是在意的話,絕對不會將女朋友的事問我吧?」

「那你那時候建議阿傑送她女朋友的到底是甚麼?」

「鯡魚罐頭,世界第一臭的發酵罐頭。」

世界第一臭…卻跟在岩國山時師父煮給我吃的有着同樣味道。


「原來就是你!!!」

就在這個瞬間,阿晴突然大吼並衝出房間,看來她一直在房間偷聽。嘴上說不想幫,但是還是有好好聆聽着,真是不誠實……

「師公!上!」而當阿晴一聲呼叫,然後師傳直接在缸中一躍,啪一聲的貼在阿欣臉上,嚇得她臉色馬上轉青,不斷跳着和拍打身上,想就此弄開師傅。

但牠那會這麼被容易被擊中,可是前妖怪來的。以現在的體積和速度,牠是避雨亭中最強的鼠蟲殺手,基本一擊必殺。

只不過見情況變得開始不能收拾,我便一下捉起了在阿欣身上四處逃竄的師傅,制止了她們的戲弄。

「玩笑要懂得適可而止啊……」說後便隨手將師傅放回到缸中。

「阿晴你也是的……」我轉身望向她,她則鼓起雙頰,轉開頭且留下一聲「哼」。

她和師傅就有這麼討厭那個罐頭嗎?我還是覺得挺好吃的。

與此同時,阿晴走向它還在顫抖的阿欣並說着:「被討厭的東西纏繞的感想如何?這就是你這六年間對我所做的事…」

「所以剛才的事我可不打算道歉。不過,你就放棄阿傑吧,他正在追我們同級的小渚。」她再揚言:「如果你打算對小渚使甚麼手段,使她受傷的話,我今次會陪你玩下去,然後讓你的模特兒生涯完掉。」

避雨亭的工作總含有私情,只是今次展現的是負的一面。

「……我才不要。」阿欣低頭喃道,再抬頭展示了意外的頑固。

「為甚麼?」「我可看不出阿傑有甚麼吸引人。」話雖如此,他可是世上頂級富豪家族出身,以及是頂級的才子,稱其沒魅力稍有過火。

「你們根本不認識他…。」

就在下一個瞬間,阿欣的記憶碎片便流進腦內,置身於異地。


在眼前出現的是小時候的阿欣和阿傑,在一所裝潢至設計亦美輪美奐的大屋子裡,雙方的父母正歡談,任由兩個小朋友在一旁坐着。

「媽咪,我好悶~我可以跟他一起去外面玩嗎?」小時候的阿欣向母親撒嬌,用手指著窗外的花園,並用另一隻手指着坐在對面阿傑。

「哈哈,當然。那阿傑要看好人家女孩子啊……」

「好…好的。」阿傑害害羞羞的,兩人便一同往屋外的花園出發。而花園內有園丁好好打理,修葺得十分工整和美觀。而房子的建築風格和風景也不像處於香港,估計是在外國。

「喂!你為甚麼要經常穿著那件緊身衣?」
她突然問向在旁的阿傑,語氣還真是個粗魯的小鬼。而她指的是阿傑衣服下的緊身衣,有可將蛛絲於手腕排出的機關。

「因為我想當英雄……像蜘蛛俠般的英雄。但單靠我自身的話便卻當不到帥氣的英雄,所以需要這件特製衣服。」他回應道。

「特製衣服嗎?真好~我晚點也拜託一下父母去訂才行!」

「阿欣你能力是老虎吧?那沒有地方需要不用特別訂製吧……」

「我可不想輸給你!你有特製的話我也要!絕不要比你遜色!」

他跟自己一樣出於名門,但態度軟弱這點起初使她十分不爽。而這段時間,阿傑卻留宿在大宅進行有關身體能力訓練,教練正是阿欣的表哥。

阿欣表哥是我曾遇過的人之中實力絕對可排上前位,因此他所教授的阿欣和阿傑也有相應的實力。

「看!好看吧?」

「嗯真好看。」但果然這表哥過份溺愛這個表妹,表情像融化了樣。這全因阿欣正向兩人展現由專人所設計的衣棠,而阿傑的回應卻是:「你真的做了…」

「那當然了!」她本趾高氣揚,卻下一刻獨自喃着:「還有……」

「總不能讓你搶盡風頭……我也不能太遜色……」

自小因家族關係已認識他,但正式喜歡上他是在這時候。

不管訓練強度如何,他也從不提出怨言。只是不斷練習,專心將看似完美的東西迫近完美。因為他迫求的是可承擔一切的英雄,為當上自己的理想而不斷努力。

他的存在推動了一向任性的自己,因為他存在,才會努力練習能力和體操,一切就是為了自己能成為襯得上他的存在。

而她在不斷哀求父母下,中學才終能如願以償的由俄羅斯轉校,與在香港的阿傑升上了同一間中學。

心想今次終於可以有留在身邊、取得他歡心的機會之際,然而阿傑的目光卻沒有一刻是停留在她作為學年的優等生身上的,而是注視著那個外表平凡、身上有累累傷勢和繃帶和消沉的阿晴。

「為甚麼…為甚麼是你……」

就是這份不公,才形成了心態扭曲。阿欣是學年階級的頂點,文武雙全,加上妖精般的貌相,所持的人氣當然是學內頂級。

然而她不需要甚麼人氣,她需要的只有一度目光。本以為只屬於自己的關注卻到了其他人身上,一旦聚焦,無盡的嫉妒侵蝕了她內心。

「那是一頭適合伏於地面的青蛙」。她矇騙了自己的正義感,在目擊她正被欺凌卻出手相助,反而記住了莫名的爽快感,隨後一同步入不歸路。

起初只是單單基於嫉妒的戲弄,卻從一旁的落井下石,漸漸成為了欺凌的主謀者,一切只為了發洩自己的不滿以及不如願。

直至與阿晴比賽那時,她的目光也一直不斷注意著在觀眾席的阿傑,心想只要好好表現,就會獲得清睞。然而他唯一露出微笑的一刻卻是自己被擊倒快要昏去的那時,對她而言,心理上傷害很大。

但她還未因此屈服,當作錯覺。在那之後也故意在學校發佈阿晴和我的事,目的就是做謠想讓阿傑放棄,卻事與願違的引致阿傑向阿晴表白。

再到實技試那時也是,阿傑向全場表白的並不是一直在身邊的自己,而是阿晴。站在場上的她外表冷靜,但心裡還是傳來了陣陣的心痛,只能一味不忿站在射燈下的為何不是自己。

「為甚麼…燈光下的不是我……」

而在阿傑在與小渚那場比賽中受到社會各方的抨擊,阿傑也因此變得不願見人,在他身邊安慰的也是阿欣自己。

「沒事的…對我來說你永遠也是英雄來的…」


「英雄前英雄後的煩不煩啊!」「我已經受夠了…!」

「英雄甚麼的…!」「…你走吧。」

雖在畢業禮那時他已回復精神,並向她道歉。見氣氛不錯,亦是作為中學的完結打算正式告白之際,但在告白的任何一句也還未說出口,阿傑已經步遠,畢業告白因此失敗。

即使經歷各種心碎的事,到了畢業之後,她還未放棄。了解阿傑的去向後,為了成名與他齊名,她決定趁年輕便去當了模特兒。然後經介紹便進了麗小姐在的那間有名經理人公司,在那裡也認識了麗小姐這個溫柔的前輩。

現在的麗小姐在心結被解開後,變得十分勇於與他人說出自己的意見,現在是對後輩十分好的相談對象。

然後在這幾年間下,阿欣和麗小姐便成為朋友,在關係熟絡下後,麗小姐也告訴了迷失的阿欣自己的親身經歷故事,以及介紹她到教會告解,為了遇見我和介紹去避雨亭。

總括而言…怎樣說才好呢?

喜歡的人不喜歡自己的確是一種不幸,那無可厚非是事實。而她也努力了,即使是方向錯了,但她的努力和心情是確實的,只是那些努力們沒有回應到她而已……


「你也遇到了不少事啊……」

阿晴的這句話打破了我的思緒,共鳴下她也看過阿欣的記憶,而在看過記憶後她卻沒有了以往的鬱悶。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