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座教會的不遠處,立着一座破爛的廟院。

據傳裡面居住了一個瘋道士,他會無故向路人潑水,說是有邪氣纏身;他也會在這一帶的路旁使著一把桃木劍,一不小心便會被擊中;還會騎著一輛腳踏車,車上插著些宣傳和標語,會在大街上像個瘋子不斷重覆朗讀著字句。

老實說,我並不想對他交纏。

可惜的是,在某次的午飯時間的,我終於遇上了他。

他身穿一件橙黃的法袍,正在路邊使劍。炎炎夏日,沒有雲朵,好虧他還能外出運動。在使劍後他大喝一聲,便掏出一枚黃底紅字的咒符貼在電燈柱上,接著唸咒。





而在目睹一切後,我馬上選擇拉開距離,打算碎步靜靜通過。

「喝!!!」

他在唸咒後再大叫一聲,把劍揮向燈柱。怎料到那個瞬間,他在揮劍一刻不慎滑倒,桃木劍以異常的高速在空中旋轉,並瞧著我的方向飛來。一下子將載着飯盒的膠袋挑去,飛到數米遠,令飯菜散落一地。

當刻當然充滿不爽,想着那有這種巧合。

但作為教會的人,也不能弄髒地方後斯然離去,於是便開始用手收拾起了地上已不能吃的飯菜。另一邊,大叔前來拾起劍,並向我道歉。





「對不起啊小子,這一切都是為了除妖。當我欠你的,要是你今後有麻煩的話,便來找我吧。」

說後便趕緊把桃木劍背起,踏著單車離開了。心裏產生無數的不滿,就這樣逃走了…

算吧,回去工作吧。

吃少一餐半餐又不會餓死的。

接著我便把飯盒掉向垃圾桶,並步回教會。






「阿風,吃完午飯了嗎?不愧是年輕人。」一回去,神父便向我問候道。

「不,還是空肚。剛才被那個瘋子道士纏上,浪費了一個飯盒。」我答。

「竟然不尊重食物!實在太可惡了,實屬大罪。」起初雖不察覺,神父是位怪人。

「也是呢…」這是由全教會認定的事,因此我為免麻煩,便隨便附和了神父的話。他再說道:「但您這樣不是辦法啊,餓着哪能好好學習呢?來,幸好今天是派飯的日子,你先拿一盒吃著吧。」

神父指向那數個藍色的大飯箱,是教堂派飯保溫箱。那雖有背帶可供外出使用,只不過要背上滿是飯食的保溫箱可是非常沉重,教會中能夠背上的人除了我以外基本沒有。

「這可不行。萬一不夠派怎麼辦?我等派到吃餘下的就可以了。」我回應道。

「但是飯菜涼了便不好吃了。」
「我能吃飽便可以了。」





「您可真是偉大啊,阿蘭在天國看見您這樣想必很欣慰的。」在神父提起阿蘭修女的事時,我只冷冷的回了一句:「她的事請不要再提吧。」

與此同時,鐘聲一響。察覺不對的神父也馬上道歉道:「勾起您不高興的回憶,那真是抱歉,那您在這裡等一下派完飯吧。」

神父是位怪好人,價值觀上偶爾會與人有別。因此即使道理是對,也安慰不了別人,才也因此他被禁止負責告解的工作。

當神父打算離開時,我接著起身說道:「不,我也要去派飯。」


「這不在您的工作範圍內吧?況且空肚還能工作嗎?休息一下吧,不用迫得自己這麼緊的。」

「不行。」

「你這孩子…難道還在自責嗎?」神父暗道後,我雖裝聽不到,但也的確如神父所說。





在現代最親最關心自己的人的突然死訊,我因此對甚至一次的探望也沒有的自己產生了厭惡。

出孤兒院後雖然不能與其他孩子見面,修女則完全沒有問題。惟一麻煩的是車程,沒有專車的話來回約六小時。那自己真的那樣忙碌嗎?不是。

阿蘭修女曾致電來關心我數次,而我在通話中也是在敷衍她,嫌她囉嗦。現在她去世了,才察覺失去的痛苦。

明明比他人活得多一次,但也不懂珍惜,醒覺始終是在失去一刻。

我是為了甚麼才活多一次的?不禁不斷反問自己,也開始假裝一切,假裝自己沒有的任何身份,繼續扮演着無知的「阿風」的角色,讓自己的心比較說得過去。

這一切的努力既是掩飾的同時,也是補償。好好的當個神職人員,就當是蘭修女託我的遺願,所以……

「你不是剛才的小子嗎?」





今天不是外出派飯的日子,因此工作十分簡單。卻在派飯時間快要完結的時候,那個瘋子道士大叔也來到教會取飯。

他現在已脫去法袍,只穿著一件純心背心,而手中正拿着兩個飯盒。

「你好。」

心有不爽,但也不失禮的打了招呼。

「原來你是教會的人來的……」他在問的同時也在對在我上下打量。

「嗯,是的。」

「那我不用擔心你會餓了。」說後他放下其中一盒飯,走出了大門。

我才不用你擔心。還有,你先顧好你自己吧……可別去作出超越自己能力的決定。





此話何解,原因就在那個大叔只是個一般人。他身上並沒有可除妖的能力和實力,要說他身上唯一有除妖作用的,只有那把桃木劍,依附了某些類似神明的靈力。

而一介凡人去除妖可是至難之事,因為要是感受妖怪的氣息身體便感到不適的話,那種情況揮下的劍是不會有任何殺傷力。

但稻荷已叮囑過,讓我不要再插手神妖之事,就為了今生的安全。

那個傢伙總是這樣的,不管身份,將他人的一切交在第一位。還記得那次許願世界要忘記我的時候,衪可馬上擔心了……

欸…?

我那時為何要全部人忘記我呢?

頓時,心中浮現出數種感覺。

悲傷?麻煩?到底是為了誰……?

這些真的是應該忘掉的事?


滿是思索的一晚,我久違的夢到過去。

在櫻花樹之下哭時,稻荷正在身旁陪伴著的事也好;我拼死與大蝦蟇對決,意外成為師徒的事也好;一個個故事似是合理,但始終沒有主軸。

到底我曾經是甚麼拼命?一直缺失的部分到底是甚麼?!

要是回想起,我便能擺脫這種纏擾嗎…

但就因為這個長夢,我懶床了。

這兩年來第一次因遲到被責罵了。

本只因懶床被責備,卻連同最近的心不在焉也被指責。

「你真的有作為神職人員的覺悟嗎!?」

我沒有回應,只保持沉默。神父見此現場不可收拾,便把我叫到一旁。

「阿風,我知道您正徘徊在消沉和困惑之中,但是,要神一定會帶您出困境的。」

「抱歉…」我深知自己為他人帶了麻煩。

然而,這句抱歉並不存感情,純粹從口中擅自跑出。內心也搞不懂他想要說甚麼……

我已經搞不懂一切。

「…您要不休假一下,當作去轉換一下心情。」突然,神父向我建議道。

而我想搖頭拒絕時,卻被他按着了頭,不允許拒絕。

「不……我還要繼續工作才行……」

我低下頭喃道時,今次則到他假裝聽不見,再說:「那這一星期您好好休息一下吧,現在是七月,又不是繁忙時期,教會有些人在就夠了。」他說後馬上離開現場,不打算給我反對的容餘。

「但是我……!」

我則驅使能力,擋在他的面前。

因為我內心同時深知……

要是現時停下腳步,罪疚感便會追上自己。

他見此,則搖頭嘆道:「懂得放鬆是作為神職人員最重要的東西。不然身體吃不消,連神也不會幫您。」

「…基督的神不是應該有求必應嗎?」

「你那是咎由自取的,神明也沒有心機陪你鬧脾氣。」

他拍着我的肩膊後說道:「您要記住在作為一個聖職者前,您也是一個人…」「只是一個人,好嗎?」

一個人……人即是甚麼?

作為一個人是好事還是壞事?

人天生的自私和任性令其負上罪名,結果作為人的大家也是天生的帶罪者,承罪而生,帶罪而活…這樣真的好嗎?

到頭來,沒有一個疑問在那天得到解答。


我的休假在一瞬已便傳開,不用多說,理由大家已約略猜到。所以大家也嘗試做他們可做的事,安慰、建議等等。我不討厭大家,但老實說要應對他們反而更麻煩。

而宿舍裏的姨姨說出汗後心情後會好一點,於是我便漫無目的地走在炎熱的街道上。

感想沒有太多,好熱。

這個城市絲毫不涼快,空氣也不流通。只是單單走在街上亦會出汗,使人生厭。尤其心事重重時,內心則咀咒太陽直接爆炸就好了。

回去則要應付人們,在街上又十分炎熱。在兩難之下,卻又遇上麻煩。某把桃木劍不知從何處飛來,沒有在意,直接從背後一下子劈在天靈蓋上。

「好痛…」我一轉身,狠瞪向大叔。

「抱歉!欸……又是小子你嗎…」

「是你又打中我了!!要捉妖甚麼的話滾回了那間破廟慢慢修練吧!不要在大街揮你那把破劍!」

夏天是使人煩躁的季節,話語也因煩躁變得無禮。

「破劍?小子!這把桃木劍可是我師父留給我的遺物!跟這把劍道歉!」大叔戚起他的粗眉毛,似是生氣了。

「煩死了…!」「你沒有能力操縱那把劍!要是只在街亂揮的話,你跟找根木棍去襲擊途人沒有分別!!」

「小子你ㄧㄧ」在跟他發展成進一步爭執前,我跑走了,已沒心情與他再糾纏下去。

你就跟我普通地活下去啊,即使勉強也不會讓你有除妖的力量。世上就是有努力也彌補不了的東西,所以說神明就是混蛋,人類追求公平,卻偏偏不會讓世上平等。

夏天是妖怪的活躍期,如果以前的話,我可不會懷疑那個道士的真偽。但這個時代,目測妖怪的數量激減,遇見過的人已少之又少。

即使有,也不會像土蜘蛛般可佔地為王級數。在這個地少人多的地方,哪有給妖怪可佔據的空間。

但是,如果出現的話……

「百蛙繚亂……」

口中不禁漏出這句詞彙,並緊握了拳頭。

前半的確是「百蛙繚亂…」,而後半到底是甚麼卻醒不起來,也使不出來。

彷似得到提示的我就一人在公園擺着各種姿勢,但總沒有一個接近軸心,連絲毫的既視感也感受不到之下,一天又完結掉。

那是與稻荷和師父無關的東西,也源不於我的東西……現在到底欠缺了甚麼!?

之後數天,因為要打擾的人也已打擾完,我整天便留在了房間。雖然神父的吩咐是好好安頓,整頓神息。

但空閒之際,思緒反而更混亂。腦袋不斷嘗試將過去拼合,但缺失的部份過多,因此為了嘗試獲得碎片而不斷入睡,直至身體開始連睡眠也拒絕,卻也得不到重要的部份。

過度睡眠使腦袋似是空白,一人在街上徘徊。而今天是陰天,沒有日照,空氣卻亦十分悶熱。

惟一幸好的是教會附近有片舊區,這區的居住人數和人流不多。附近一帶在這十年間被發展成校區,也使政府最近開始活化這邊。數十年…或者數年後,熟悉的風景總有一天會被改變,更替成新的景色。

這亦是我首次深入這一邊,明明只相隔一條街道,氣氛卻截然不同。這裏是區內比較龍蛇混雜,是黑社會、毒販、瘋子、非法事也包羅萬有,是連警察也不會插手的區域。

我對此沒有太多抗拒,走在區內。反而是途人的目光對我不斷產生警戒,而傳聞中瘋道士的破廟應該就是前方這所。

果然十分破爛,但要是政府決定,距離清拆也應不會久遠。

對此,我嗤之以鼻,不打算再接近。

卻在轉身離開之際,一股違和卻熟悉的感覺傳透全身。全身神經同時受到刺激,毛髮和骨幹響起警號。

這是…妖怪的氣息!?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