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颱風又來了……最近工作量可真因此多了不少。」

作為古神,我也不過於是管理自然的神明;有關人類的事,主要交由從人成神的神明負責。

由於香港的地理位置是熱帶氣旋或颱風必經之路,夏天便是我真正的上班時間。

於滂沱大雨、風雨交加的晚上,假使在不夜城,這樣的街道上不會有途人。而於街上身穿霧彩色雨衣,不懼風雨的身影就是我。

這件雨衣是我的法具,是以前人們的奉神貢品。它不會被弄濕弄污,即使浸在海洋上千年,再撈上水面亦不會沾上半滴水。





我並不害怕弄濕身體,但是討厭弄濕衣服。雖能夠控制水流弄乾,然而纖維也會因此變化,不能百分百還原。

其次,它則是能降低自身的存在感,如同透明。這似是神明的基本能力,但實際能夠暪過人的袛有人,我需要依賴法具。

走到海旁,食指和拇指形成一個小圈,含在唇上,一哨吹響。與此同時,暴雨下不穩的浪面上牠露出背鰭,慢慢接近向碼頭。牠先是再次潛入水底,然後在碼頭邊探出嘴巴,才把頭部伸出。

牠是我的神使,名字小百。是一條稀有偏向粉紅色的白海豚,基本上每次出海也是依靠牠出航。

「小百,今晚也拜託了。」我則伏於牠背上,半個身子浸在海水中。





「娘娘,那坐穩了。」

牠鳴叫一聲,便帶同我潛進水底。

相比不穩的水面,水底一片靜謐。

小百是神使,不是捕食者,所以魚們毫不害怕,直接在身邊流過。大風雨對海底來說也並不是一個舒適的環境,呼吸不流暢,因此沒有食欲。只在散步,不會覓食。

今夜是十級颶風,而且正正打中香港。有小百在,眨眼間已到達風眼的附近,相比正中風位的香港,這邊可算上風平浪靜。





小百一躍,我則裸足踏到水面上。

「先到水底休息一下吧,待會回程也拜託你了。」小百聽令後便潛回水底待機,因為接下來水面上是挺危險的。

話說最近的颱風也很強,全是八號以上的。

如果只是些小熱帶氣旋,沒有增強跡象的話,我也不用出動。

那是因為氣候被破壞了嗎?

但沒辦法,誰叫那個是我約定要保祐的地方。

「乾為上,坤為下;水為調,流將和。」

我的力量不祇可控制流水。





將「順風順水」成形,能夠控制流向,亦能調和一切。

那就是我,被冠上的神名為「靄霞娘娘」。

減輕天災所做成的損害,這就是我的工作。

將左手伸高,舉出拇指,食指和中指,並沿着那旋渦狀的氣體的反方向扭動。與此同時,氣旋風眼的形狀亦隨扭動慢慢變化,旋渦紋路漸漸褪去,颱風的結構開始崩壞。

風力已減,然而削弱後下一個步驟才是最麻煩。

今次把右手伸出,不斷打響指將失去紋狀的雲層所積聚的水分解成大量的水彈,左手則使它們繼續保持黏在雲層上,當分解得七七八八,再者右手再對着天空的氣狀物一掌揮下。

「落。」





如是者,一個一個水彈從氣狀物中脫落,一顆一顆的重擊着水面。

而由中心分解的一個水彈大約有四十枝的辦公室用飲用水的份量,如果被擊中的話,即使是我也會因衝擊而感到痛楚。要是有船隻或一般人被擊中的話,大概也會一發擊沉、九死一生。強行將強颱風解體就是如此麻煩,要是不行善後處理,同樣分量的水便會落入市區,引起更多麻煩。

而且處理颱風沒有可供下潛的時間,頂多衹能在海面上演一場逃跑劇。左閃右避,水花四濺,每下產生如煙花般的巨響,幸好颱風下周邊沒有船隻。


而要氣旋結構完全崩壞需要不少時間,加上這個颱風範圍之大,水彈的數量比平時的更要密集,額外要花更多的精神來避開。不過這種大而疏的彈幕已經算上容易,曾經一次無聊將其分為細而密,結果像沐浴機關槍般,全身也紅腫起來。

在離開危險區後,我再次吹起口笛,小百馬上從水底躍出把我接走。

時間迎來清晨,香港一帶已經停了驟雨。

水平線下的晨曦依舊美麗,我也在碼頭跟小百道別:「那小百,跟我和海裏的大家問好吧,下次見。」





牠與我道別後便潛回海底,回到同伴所在的地方。

果然早上的晨曦十分舒服……看著剛升上的白光,我不禁想道。

然而對比已回復平穩的天氣,社會可是堆積了不少怨氣。

「那個瘋上司!明知道今天全港塞車還說算遲到,他有病吧!」

「今天就能看出有車和無車的人之間分別。」

「…本來今天就應該停工停課,滿街也是倒樹和垃圾,正一垃圾政府。」

看來消除天災,在現代可解決不了甚麼;因為從來可解決人禍的,亦祇有人類自己。






群青前傳-風水輪流(一) 賦格 -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