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搬進避雨亭時,基本生活完全沒有問題。

地方比教會宿舍的房間空曠,縱觀的風景亦按由喜好所設計……

虛無感卻揮之不去,察覺問題就在孤獨。

一個人煮飯、吃飯、看着電視節目一個在笑……十分寂寞。

正因自小生活在孤兒院和教會,周邊總有他人在,所以一直察覺不了亦變得不適應一人。甚至開始出現幻覺,廟內中常常傳出的腳步聲、耳伴傳來熟人的聲音等等。





孤獨看似會使人變得神經質,為了不讓此風長留,我在打工時詢問神父的意見。

原因無它,就他當值所以問他。

「太靜了?上次你不在抱怨老鼠的聲音太煩嗎?…嫌靜就倒不如養著牠們。」

總算明白這人為何被禁止進入告解室。

被嘲諷後不爽的同時,他的話確實給了我靈感。飼養寵物,這個主意我未曾抱有過。





我不討厭動物,反而是喜歡。在孤兒院亦有照顧過小雞的經驗。觀察生物的一舉一動挺歡樂,小時候的我甚至能為此花上一整天。

真正需要的不是打發時間的玩意,最終能夠補上空洞的只有那女孩,我深知此事。但空虛會無聲息的取去人的動力,我也不例外。

我優先考慮的是領養。拿起傳單,在考慮能領養的種類後,我果然想要具有能夠基本交流的知性的動物,例如貓狗。

腦中亦的確有在廟中養着狗隻,有着防盜目的的形象;但老實說,我家應該不需要看門犬,那裏本來就是生人勿近的地區,廟內亦沒值錢的東西,與人河水不犯井水的話應該不會有麻煩。

至於貓,具有寓意招財的意思,對於目前無識的我而言是求知不得的事。相比其他生物對於人的依賴性不高,而且撫摸上來的觸感應該不錯……這點十分重要。





在多番思慮下,就在決定打算領養貓隻之際,櫃檯的職員告知我沒有且不合領養的資格。

這原於近年政府推出養寵物要考牌照的政策。

飼養資格如鋼琴般需逐級考上資格,目的是為了讓市民先獲取一定知識後才去飼養,避免誤害生命,亦能減少一時慶喜而會中途棄養的人士。整體而言是個不錯的政策,作為一時慶喜的人之一亦無話可說。現在我的確沒有資格與牠們一同生活。

櫃檯上的小冊子寫着最低資格只能養螞蟻等的爬蟲類,接着下一級是水生類、鳥類等等,到貓狗等的哺乳類就需要最高的資格。

另外除了知識方面的資格,我在背景調查亦不合格,經濟水平和居住環境完全出局。

「沒有固定職業…住在荒廢的廟中……」

這使櫃檯的職員不禁嘆氣。

「這裏動物大部分有被拋棄或流浪經驗,一般會對人有陰影,照顧門檻並不低…有這份「善意」之前,還先請你照顧好自己吧。」還被領養中心的人訓話了。





不過如他所言,有善心是好事,但未必每人也能面對苦難下能貫徹善意。雖然可惜,但只能放棄。

專程跑到別區卻空手而回,天氣已入秋,街頭傳出一股無形的冷。在想到回去後等待自己的又是一片空虛,內心不禁消沉。

要做的事太多但一切未有進展,一直卻步。寂寞勾起內疚,可能我沒有比想像中獨立。正在失意之際,附近一所大型的寵物百貨公司映入眼簾。

那是在電視上在播廣告的大公司,佔有數層的廣大空間、生物種類包羅萬有、各區員工也會提供一流服務,以上是廣告的內容。

作為無職人士,我有的是時間。養不了是養不了,但難得跑到別區,被吸引下便前往觀覽。

玻璃自動門一開,傳來的是小孩的呼聲。地層是可接觸動物區域,是免費可供予人接觸動物的地方,是最能吸引顧客的手法;而我卻正相反,就因為人群逃往了地下一層。

從大堂乘着扶手電梯,前往的海洋生物類的部門。





上下層的氣氛差別被燈光轉換所突顯,光線漸變昏暗,林林種種的熱帶魚則從一旁玻璃從旁映入,宛若使人置身於海底世界。

海洋充滿神奇、是孕育生命的泉源,距離人的祖先由水底移上陸地,不斷累積,才成就到現今文明。雖然沒有那麼遠古,這一份是屬於曾生活在兩個截然不同時代,作為曾見證知識、信仰等等轉變的感動。

出於好奇向職員打探養魚的大約金額,而在打聽大約價格後,立刻逃離了這區。

以前在教會我並不在意金錢的數量,純粹因為會花錢的機會不多。在重整後餘下的金錢粗略能支持三個月,而養魚是必須一次花下大金,吃的便宜,養的話設備可不是一般的昂貴。

要是買了,到時先餓死的會是我。

雀鳥……養在廟中也的確沒有違和感,價格也十分合理。但好像生氣不足。

倉鼠……果然最好的話不想困著動物。而且牠的身影會使我回想這兩年間與一窩老鼠的鬥智鬥力,滅鼠工程相比下裝修真的輕而易舉。

話說……果然佷貴。不只眼前的生物,還有一系列的配套設施需要購入。看看户口,我現在沒有工作,可說連自己也未能養活,要是帶回家只會辛苦牠們。





說到底,我的孤獨可值不上那麼多錢。

一旦想通我便默默轉身離開,乘搭扶手電梯,離開哺乳類位於的頂樓。離開時沿著樓層來到爬蟲區。奇怪的是,該區正傳出彷彿如辦活動般的熱鬧聲音,然而這層眼見的人煙稀少,與繁囂可謂正正相反。卻同時傳來媲美茶樓的噪音。

不是屬於人類的嘈音,不是嘩鬼鬧鬼,聲音的源頭則來自一個巨型的展覽櫥窗。

那裏擺放着各款青蛙,同樣的櫥窗還有數個,此處是青蛙專屬的區域。一旁的架子放着數款青蛙圖鑑,其中最厚的正是我擁有那一冊,亦是蘭修女送我的最後一份禮物。

她不知為何總能夠看破我的想法,剛好在的打算研究亞種能力送來。但即使覆看上百次,書本早已變得破爛,有關亞種能力的事亦沒有進展,同時在蘭修女過身後甚至連書也沒有再碰。

我放下手上全新的圖鑑,決定回程去一趟文具店。必須好好珍惜的不只書本本身,更重要的是心意,畢竟已沒法再從她手上收到其他禮物。


言歸正傳,這裏青蛙們是按地區和習性分類。具有毒性和較有攻擊性的則會有一個獨立的小櫥窗安放,十分安靜。當然地,嘈音的來源就是最多青蛙共存的櫥窗,處於中央的大櫥窗之中。





「牠們到底在幹什麼?」正在我心想之際,一道喊聲傳出:「是人類!快表演!!」

一聲呼下,數隻青蛙於一瞬跳到窗前,接著紛紛瞪大眼睛盯著我。

隊形十分整齊,亦十分熱練。

「你們在幹甚麼…?」一頭霧水的我不禁問道。

「裝可愛。不然怎逃離這個箱子呢!」

「原來如此…。」

我像是能理解,又理解不了。


「話說…為甚麼他能與我們溝通?」

在一瞬,青蛙們圍上一個小圈子展開討論。

的確我與青蛙的溝通沒有這般清晰,頂多可讓牠們聽從指令。相比起加護的進化,這更像是青蛙們在圈養下獲得一定的知性,使溝通能夠成立。

「第一次有人類可以跟我們對話欸!」

「沒辦法,雖然他樣子傻頭傻腦,但能離開牠的統治的話…」

「不,這個笨蛋是我的!」「你滾開,這輪不到你。」「甚麼…?!」

「別吵了,誰在統治你們?」

壞話可真多。

一提問,牠們一同望向了同一方向。

遠方的是一隻角蛙,學名為南美角蛙,身體巨大,紋路極像西瓜,正在泡在水中並唱著歌,十分難聽。


「不好了!牠又開始了!!」

所以說牠們是被欺負才想離開嗎?畢竟即使打架,身形亦有着如此差距……

「喂你,你的歌聲可被其他青蛙討厭了,快閉嘴吧。」

「甚麼?」在我訓話後,牠便轉頭盯著我。

「你憑什麼命令我?這裡我住最久,住了十年以上,所以我輩份最大,老夫是作主的。」牠說。


「哼…十年…?」

在旁的標籤正寫着角蛙的平均壽命為五年。

「你來自哪裡?」

「日本。」

果然牠的話與標籤完全不相乎。


「這裏寫的不是南美嗎?」

「誰知道你們人類?總之老夫原來是生活在山上的,被你們的陷阱捉到閉在黑盒之中,之後就在與其他混蛋一起生活了十年以上。」

牠嘆氣後再說:「在這裡的傢伙來自世界各地,也有不同的技倆,但從未有其他青蛙可打贏老夫。」

「大自然行的是實力主義,老夫就是這裡的霸主。沒有其他問題了吧?那給老夫滾一邊去吧。」

牠顯然地比其他青蛙聰明,對話十分流暢,詞彙也比較豐富。

那刻,我終於察覺到其異樣。

牠能夠用雙腳站立。

一走出水池,其他青蛙馬上雞飛狗走。


「不是吧……」

我感到驚訝不在於牠異於常蛙的身體能力。而是除掉如西瓜的花紋,那個身影、那款眼神……



「師父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