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謊!殺人的螞蟻?小朋友你是不是眼花了?」便衣警員嘴角抽搐,看著楊業桓的眼神就像看著一頭怪物一樣。

楊業桓搖一搖頭,肯定地看著坐在對面的警員。此時,他身處一間大約一百尺的房間,牆身乳白色,簡潔得只有桌子和椅子,而在牆角位置設置了一個攝錄器材。楊業浩的眼睛仍然充滿血絲,無論是精神或身體,他們早已筋疲力盡了,但是他們的故事仍然得不到其他人的信任。

當然,會殺人的黃蟻,的確很難令人相信。

「我說的都是事實。」楊業桓再次重申一次。那個警員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後,便埋頭寫報告。

「孩子先放走,這案件不是他們的問題。」這時,一名穿著筆直西裝的男人打開房門,朝著警員說道。那個警員疲憊地點一點頭,問了一整晚話,他也累了。



這個西裝男人可以自然進出這個地方,又好像有命令權,職位應該相當高。他沒有再交代,直接把楊業桓兩人帶走。

「你們肯定看到很多的黃蟻?」西裝男人嚴肅道。

兩人不約而同地點一點頭。西裝男人深吸口氣,雙眼旋即被濃濃的驚駭籠罩,然後他喪氣地搖搖頭。他們離開房間後,很快便看到陳二的身影。

「陳叔!」楊業桓兩人同聲道,可是那聲線聽上去是多麼無力。

「陳二吧‥‥」西裝男人向著陳二問道,後者點一點頭。



「你們跟我來。」西裝男人把他們帶出警署,在外面早有一輛七人車在等待他們。

上車後,楊業桓等人才認真觀察那名西裝男人。他是一個約四十多歲的大叔,留了厚厚的鬍子,每根都像是箭般尖銳,絕對能刺穿人類的皮膚。他雙眉粗厚,雙眼細如波子,鼻子和嘴巴都異常地大,看上去就像是一個外星人一樣。

「我叫王雨維。嗯‥‥那些螞蟻。」在西裝男人指示下,七人車轟隆轟隆地開動。

「你們看見的黃蟻,是變異的品種,我們稱之為油脂蟻。這種螞蟻主要以動物身體作寄體,只要有一點脂肪的存在,就足以讓牠們繁殖後代。以一個人類為例,牠們便有能力繁殖數以萬計的後代。」

「油脂蟻早就已經被滅絕了,而我們只能夠通過一些資料知道牠們曾經存在。」



「但想不到的是牠們竟然能夠興建遺跡,或者可能是有某種生物幫助牠們吧。然後當時全盛時期的油脂蟻以身上的油脂製造一個假死的狀態,避過古埃及人的追殺。根據一份絕密的發現,當時古埃及的祭司和大能者,都是聲稱擁有神力的人,他們以自己的力量,成功擊退了油脂蟻,並且把牠們完全滅絕。」

「可是,最近我們卻在一個小島上發現了一份文件。得知原來當時古埃及人並沒有成功擊退油脂蟻,反而所有大能者和祭司都被牠們擊殺。

陳二正在消化著這些資料,問道:「那些什麼大能者和祭司不是有神力的嗎?為什麼還不能擊退油脂蟻?」陳二回想起當年的一幕,以那些油脂蟻的身體強度,就算是普通的科技,應該也能夠把牠們清除。

「所以,我們曾經捕捉了幾隻油脂蟻研究,發現牠們跟一般的螞蟻不同。這些油脂蟻分成了三種,一種是苦力的,另一種是近戰的,最後一種是遠戰的。苦力的四肢比其他的油脂蟻較為發達。近戰的油脂蟻牙齒是外伸,尖部向內彎。而遠戰的則最容易分辨,牠們的屁股都較尋常的油脂蟻為大,因為牠們是以油脂作攻擊。另外,牠們又會狡猾地混入普通黃蟻。

「而且,我們發現牠們會因應時間而迅速進化。

「我們以前曾在桂林的一個遺跡中發現了一隻相信是死去的蟻后化石,身長足足接近兩米。

楊業桓難以置信地問道:「你的意思是,牠們會不斷成長?」

王雨維凝重的點一點頭,接著道:「最糟糕的並不是牠們會不斷成長,而是在香港發現的遺跡,是全個中國最大的。或者,這樣說,是全世界最大的!」



陳二愣了一愣,當時他們發現的小遺跡,已經有近萬隻油脂蟻。這個最大的遺跡到底有多少隻油脂蟻啊!

「那有多少油脂蟻?」陳二問道。

「我們初步估計大約有二十隻蟻后,一百萬隻油脂蟻。奇怪的是,牠們的蟻后竟然能夠同時在一個地方的居住,而牠們的手下都不會發生衝突。真是個奇怪的種族。而且,當我們發現的時候,雖然把裡面大部份的油脂蟻殺掉,但是仍然有很多成功逃脫出去。估計大約有不足五萬隻油脂蟻和三隻蟻后吧。

「遺跡?難道是那天那個?但是沒可能是全世界最大的吧,那個地方不算太大。難道還有其他層數?」楊業桓心中想著,口中卻問:「你跟我們說了這麼多,不怕我們說出去嗎,製造恐慌嗎?」

王雨維笑道:「不怕,因為我們現在就要送你們去隔離,封鎖消息。」說罷,劇烈的痛楚從後頸中傳來,旋即眼睛一黑,在失去知覺之前,隱約聽到王雨維的聲音:「出發吧,啟動裝置,不要被牠們發現,牠們很記仇。」

 
「嗯‥‥」

楊業桓睫毛一晃,雙眸隨即睜開,一陣強烈的刺痛從眼睛中傳來,令他不禁再次閉上雙眼,可是一滴滴淚水仍然從那裂縫中流出。



他把雙手放在雙眉,才再次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是一間白色的房間。整間房間極為簡潔,只有一張床,而他則睡在上面。他的雙眼緩緩聚焦,努力地回想起昏迷前的記憶。

「王雨維‥‥油脂蟻‥‥隔離‥‥」他的頭上彷彿有個燈泡在不斷閃爍,他記得在昏迷前王雨維說過要帶他們去隔離的。

他想到這裡,便從床上爬下,在房間逛了一會兒,發現沒有甚麼值得注意的地方後,便想離開。剛開始他以為要很費勁才能打開大門,但殊不知它竟然輕易就被打開了。在大門外,三條純白色的走廊伸延出去,看不見盡頭,給人一種極為整潔的感覺。他走入中間的走廊,沿途有不少這類型的房間,裡面只有一張床,基本上全部都空無一人。

「方鎮明?」楊業桓經過第三間房間時,竟然看到熟人。在床上躺著的,正正就是方鎮明。可是他現在的情況明顯比之前更好,臉色紅潤,也再沒有暗瘡。楊業桓連忙推開大門,走到床邊。

「喂,醒醒。」楊業桓用力地拍打著方鎮明的臉,後者慵懶地輕吟一聲,伸了個懶腰,隨才睜開雙眸。他看到楊業桓後,好像看到久別的好友一樣,興奮地道:「咦?你也在這裡啊?」

楊業桓像是抓到根救命稻草,連忙問道:「這裡是哪?」

方鎮明思考,答道:「好像說是什麼研究所,那天一群穿著白色防護衣物的人衝進我的房間,二話不說便把我和媽媽帶到這裡,然後他們用一些藥物把我的臉醫好,然後交待叫我留在這裡,會很安全。」方鎮明臉上掛著輕鬆的笑容。



「跟我走吧,可能出事了。」楊業桓神色凝重地道,王雨維說逃脫的油脂蟻最少有五萬隻,但是牠們仍然能夠不斷繁殖,如果情況未能夠阻止,油脂蟻的數量必然會以幾何的速度急增。同樣地,這個地方也沒可能會安全,雖然不知道為甚麼會有這種想法,因為在這個時候留在這些地方無疑是最安全的。

可惡,這裡沒有東西提示時間,根本不清楚到底自己昏迷了多久。

「來!」

他們必須分秒必爭,盡快獲得最新的訊息。其實楊業桓心中也有最壞的打算,整個香港可能已經變了油脂蟻窩了。

兩人在走廊中飛奔,沿途人去樓空,有幾間房間滿地雜物,裡面的人好像匆匆離開一樣。一直走到走廊盡頭,兩人的步伐才停下,有一道灰色的門,阻擋著兩人前路。

兩人對視一眼,點一點頭,合力推開門,眼前立刻豁然開朗。在大門後是一個個約三千尺的廣闊空間,但是光線不足,看不清楚到底有多高。裡面堆放了滿滿的糧食,就像一座座的小山轟立於此。這個本應是一個避難所吧,但是卻寂靜得有點詭異,正常應該是有人才對。

兩人走下樓梯,朝著那些食物走去。這些糧食大多都是一些能夠保存一段長時間的食物,例如罐頭。還有一些燃料,可能是供照明使用的。而這裡的溫度適中,甚至有一種家的感覺。

又有食物又安全,簡直是一個最完美的避難所。



「為甚‥‥」方鎮明說到一半時,一陣奇怪的聲音空間中響起,楊業桓連忙並且做了一個「殊」的手勢。

「踏踏‥‥」

兩人清楚地聽到一陣陣詭異的聲音在空間的繚繞著,像是腳步聲,又好像是‥‥其他動物的聲音‥‥

「這是‥‥」對於未知的東西感到恐懼是正常的事,方鎮明警惕地環顧四周,全身繃緊,手心冒出了一層冷汗。

「踏踏踏‥‥踏踏踏‥‥」

到底是敵人,還是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