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踏踏。」

腳步聲明顯地愈漸急促,彷彿發現敵人的站崗士兵一樣。兩人警惕地觀察著周圍,只張有任何風吹草動,便會立即行動。

儘管他們腦海中構想了數十個可能的情況,但是卻大失預算。因為腳步聲竟然毫無預兆地消失了。

兩人對望一眼,保持警惕,等了數分鐘後確定沒有任何聲音再次響起後才繼續前進。不得不說,這裡所存放的糧食真的是天文數字,估計能夠讓千餘人躲上好幾年吧。

他們繞過糧食,步步為營,因為這裡光線不足,如果有人襲擊他們恐怕不能反應過來。而且,人對未知的情況有一種與生俱來的恐懼。兩人很快會看到另一條沒有門的紅色通道,伸延至一個模糊的盡頭。



此時,楊業桓步伐兀然停止,他看著眼前的通道,頭皮乍然發麻。他把楊業浩拉到身旁,搖一搖頭。

「你們是誰?」突然,兩人旁邊傳來一把低沉的聲音。兩人偏過頭,看到一個佝僂的中年男人帶著幾分詫異的目光目不轉晴地看著他們。

「那你又是誰?」楊業桓退後一步,警惕地看著他。

「我是這裡的研究員,你們是病人?從隔離室出來的?但是那邊不是已經清埸了嗎?」那個男人走到兩人身旁,簡單檢查一下他們的身體,發現並無異樣後才鬆一口氣。

從他的神情可見一種對於油脂蟻的恐懼,可能因為他是研究員吧,知道的事情特別多。



兩人想一想,既然他是這裡的研究員,應該沒有加害他們之心吧。

「跟我來吧。」他大手一揮,忌憚地看了那條紅色通道一間,身影漸漸融入黑暗裡,兩人連忙跟上他的步伐。

「對了,你們剛剛有很多人出來嗎?」楊業桓隨意問道。

「很多人?沒啊,只有我,我剛好要取點糧食,聽到腳步聲後找一找,就看到你們了。」
  
嗯?剛剛的腳步聲應該不止一個人,而他也是聽到我們的腳步聲,奇了。



在黑暗中摸索數分鐘後,他們到達牆邊。只見那個研究員輕撫著牆身,就像摸著自己最心愛的東西一樣,然後行雲流水地在牆上呈六角星形各敲三下。

一長兩短,最後在中間敲五下,兩短,一長,兩短,然後輕輕一推,整面牆壁竟然下陷了一個部分,然後向右邊的夾層位置縮入去,呈現在三人眼前的是一條白色的走廊。

「這‥‥」楊業桓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如果沒有他帶路的話,恐怕自己根本就沒可能找到別的通道吧!最神奇的是竟然沒有一絲裂縫,彷彿是自然並生的鬼斧神工的工藝品一樣。

在走廊的末端,研究員作了同樣的動作,然後在三人眼前出現一一間白色,約近千尺的房間,裡面有人類正常生活的日用品,暖水,空調,排污系統等等。而在這房間中,也有幾個年輕人無在事事地閒聊。

在這些人當中,有一個熟識的身影,他在玩撲克牌。

「李維逸?」

楊業桓愣了一愣,想不到他們竟然會在這個非常時刻重逄。李維逸覺得有一正在注視自己,扭過頭,驚喜地叫了聲,便屁癲屁癲地跑到前者身旁。

「你怎麼在這裡?」李維逸好奇問道。



「那你了?」躲在楊業桓身後的方鎮明亦好奇地問道,顯然這位早在隔離室待著的人也沒有見過李維逸。

「走著走著就闖進來啦。」李維逸尷尬一笑。

「哼,這個小子破解了我們十幾個密碼偷跑進來的,還差點把實驗品全部放了出來。」此時研究員瞪了李維逸一眼。後者心虛地避過他的眼光。

「你們跟我來吧。」研究員的人,在其他人奇異的目光下把三人帶入另一個房間,裡面有幾台電腦和堆積如山的報告,顯然有一段時間沒有整理過。

「我叫徐泰然,那邊的是我的助手,叫李詠恩。」他指一指在房間一角埋頭苦幹著的女人,然後轉過頭,嚴肅問道:「你們怎知道油脂蟻的?」

楊業桓聳一聳肩,道:「是一個叫王雨維的人告訴我的。」

「王雨維?」聽到這個名字後,徐泰然的眼中湧上了濃濃的尊敬。



「他是我們的高級研究員,原本沒有上面的命令,我們不能再對油脂蟻進行任何的研究,可是他卻堅持己見,私底下帶領我們繼續研究。經過了數星期的最後整理,加上先前幾個月的研究,我們成功研製出對抗油脂蟻的武器。」

「但是正當我們收集材料,準備大量生產的時候,油脂蟻卻發現了我們的總部,並且發動總攻擊。王維雨以自己身體為代價,救出了我們六個的研究員,而現在他恐怕已經變了油脂蟻繁衍後代的寄體了吧。」這時,他眼中有點落寞,彷彿失去了一個摯友。

「還記得他阻擋著油脂蟻時,回頭一看,那充滿著信任的雙眸,那微微細語:『快跑,千萬別再給牠們有反擊的機會』」

「而我們到安全地方後,立刻把這裡全面封鎖,阻擋油脂蟻的步伐。但由於部分系統不能夠鎖上,所以可能還有油脂蟻偷偷地走進來。」

「畢竟我們可殺了牠們幾十萬的同伴啊!」徐泰然可惜地搖一搖頭,似乎對於這個數字很不甘心。

「還有其他類似這裡的研究所吧?」楊業桓問。

徐泰然點一點頭,道:「有,我們早就通知其他負責人了,可是仍然沒有回覆,可能是通訊壞了。」

方鎮明雙眉緊皺,問道:「既然牠們已經發動了總攻擊,那我們不就被困在這裡了嗎?」



徐泰然宛如突然衰老了數十年一樣,頹然道:「沒錯,我們已經被無數的油脂蟻包圍了。」

楊業桓問:「武器呢?不是有武器嗎?」

李詠恩無奈一笑,道:「材料不足啊!我們根本就沒辦法出去,也沒有人接應我們。」

「希望其他研究所收到我們的武器資料後能夠盡快批量生產吧!這樣我們還有一線生機,這裡的食物足夠令我們生存最少十年,如果省點吃的話可能會更長。這段時間,足夠等待救援人員找到我們,而且我們還有獨特的訊號方便他們尋找我們的位置。」徐泰然有點自豪。

「如果,沒有救援呢?」楊業桓不禁回想起蟻后那人性化的眼睛,恐怕這些油脂蟻已經有智慧了吧!

「哈哈哈,我們生產的武器是一種化學藥水,只要一滴就能夠完全殺死一隻油脂蟻了,只要批量生產,再調動部隊的話,你覺得牠們還有生存的機會嗎?」徐泰然好像聽到天下間最好笑的笑話。

楊業桓看著他,這個男人的想法還是不夠全面呢!他的計劃實在是太多破綻了。



「我意思是說,如果那些油脂蟻阻截了訊號,其他的研究所和政府還能夠收到消息嗎?」

徐泰然臉色一凝,對啊!這個問題自己一直也沒有考慮過,根據最新的研究,油脂蟻的大腦比起很多動物都更為發達,已經有獨立的思考能力。牠們的領袖蟻后,恐怕已經進化成高度智慧生物了。

如果這樣的話‥‥

他臉色發白,連忙在電話打入了一堆數據,在他的眼瞳內出現了滿滿的數字符號,數秒後,他雙眸呆滯,踉蹌一下,整個人便失平衡般一屁股跌在地上。

「發射訊號的時間是四月十五日,但是通訊裝置在四月十四日就已經被人破壞了。」李詠恩臉色也「唰」一聲變得蒼白起來,其他人面面相覷。

現在,好像,變得更加嚴重的。

「那你們打算怎樣?繼續留在這裡?」楊業桓打破沉默。

「可能其他研究所已經研發了其他武器!我們會繼續留在這裡的!」徐泰然自我安慰地笑道。楊業桓仔細地衡量著他的話,沒有反應,良久才道:「我要離開這裡。」

這句話令所有人都感到極為震驚,徐泰然好像在看一個瘋子似的,失聲道:「你瘋了嗎?出去的話必死無疑,你根本就不知道現在的情況!在這裡等待救援,才是最明智的選擇!」

「我要去找我弟弟。」楊業桓搖一搖頭,帶著一往向前的精神。

徐泰然看到他無比的自信,愣了愣,他完全想不到為甚麼眼前這個年青人能夠如此決絕,即使知道自己可能即將面對成千上萬的油脂蟻仍然奮勇向前。最後,他輕嘆一聲。

「你弟弟可能在另一間休息室,但是那裡可能會有油脂蟻,而我們早就把那裡隔離了。」他道。

「不能用閉路電視看看嗎?」方鎮明疑惑地問道,只要有閉路電視,就能輕易找到楊業浩吧。

「牠們把大部分閉路電視破壞了。」徐泰然搖一搖道。

「能把這裡簡單地介紹一次嗎?」楊業桓問。

徐泰然點點頭,道:「這個研究所只有中央是一個研究地方,跟其相連的就是休息室,避難室,通訊室和飯堂。而我們這裡就是避難室,能夠通向休息室的,就只有一條通道,但是那條通道已經被油脂蟻佔據了,我親手把它關閉的‥‥」聽到這裡,楊桓眼中出現一絲失望,可是下一句卻令他重拾希望。

「可是,還有一條通道能夠通往休息室,是一條緊急通道,那條通道我不知道有沒有油脂蟻,但是你可以賭一賭。如果沒有,你就可以順利到達一間中途小房間,裡面應該有些基本的物資。」

「而在那裡有又有三條通道,分別通往三個位置,右邊的是冷藏室,左邊的是武器室,而正前方的就是通往休息室的另一條通道。而在通道旁邊有不少房間,原本是油脂蟻的育室,不知道是不是已經被破壞了。」

「而在通道盡頭,就是休息室,那裡你們可能會找到想要的人。但是,一旦出現油脂蟻,你就兇多吉小了,因為當有一隻出現,意味著牠後面還有一大群。」徐泰然耐心地解釋。

「我去!」楊業桓沒有任何考慮,字字鏗鏘。徐泰然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無奈地搖一搖頭,道:「我不能陪你去,只能帶你到通道的位置。」
楊業桓點點頭,然後扭過頭向方鎮明和李維逸道:「我自己去,你們留在這。」

他回過頭,正想指示徐泰然帶路之際,兩隻手同時搭在他肩上,楊業桓愕然地回過頭,只見兩張微笑的臉孔。
「我怎會給你一個去冒險呢?」

「你想自己威嗎?來,我陪你去砍螞蟻!」

兩人大嘴大咧地道,楊業桓心頭一暖,嘴角揚起了抹好看的笑容。

「出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