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至握在手裡的心臟停止跳動後,變異油脂蟻不屑地把它扔在一旁,目標再次變成李維逸三人。看著迫近的變異油脂蟻,三人心中不斷祈求眼前的半透明牆壁能夠阻擋牠,否則他們只有死路一條。

變異油脂蟻在半透明牆壁前停下,眼中出現思索的光芒,牠舉起拳頭,又放下,舉起,又放下,如此類推重覆了幾次。最後牠瞪著三人,再忌憚地看了半透明牆壁一眼,竟然掉頭走了!

三人如釋重負地鬆一口氣,在經過和變異油脂蟻的對峙後,他們的精神險些崩潰。但值得慶幸的是,他們已經到了最終目的地。這裡應該能找到楊業浩吧。好運的話,還能找到方法離開這個鬼地方。

這間休息室比起之前見過的都要大得多,最少有三千呎,而且有大量房間和物資,單單是隨地亂放的罐頭和乾糧已經足夠他們支持數個月。經過休息後,三人精神抖擻,但是卻難掩眼中的疲憊。

「這裡感覺上沒有油脂蟻出現的跡象,應該安全吧。」李維逸仔細檢查這個地方。楊業桓點點頭,然後開始地毯式搜索每間房間。但是裡面只有凌亂的雜物,偶爾有幾具屍體倒在血泊中,並不是他要找的人。



這間休息室比三人想像中大得多,因為三人還發現六條通道通往未知的盡頭。

「咦?」方鎮明無所事事地坐在沙發上,眼角的餘光看到一排神秘的金屬,上面由左至右一共有六個顯示屏幕,但是暫時沒有畫面。

「來看看。」語畢,李維逸便箭似的衝到這些機器前,檢查一下後,便行雲流水地敲打著上面的按鈕,把這台沉睡的野獸喚醒。只見在屏幕上出現了一連串數據,然後被模糊的畫面取代。

左邊第一個屏幕顯示出一間通亮的房間,裡面凌亂不堪,在地上有不少人類殘肢,上面仍有一些白色的碎布。

「這個裝潢的房間好像是徐泰然那裡‥‥」李維逸眼中出現一絲驚訝,但手沒有停下,繼續輸入數據。



第二個屏幕顯示一個充滿試管和溶液的房間,不少閉眼的油脂蟻在裡面飄浮。但是牠們的身體比正常的油脂蟻較大,肢體看起來更發達,更有力。

第三個屏幕顯示剛才三人經過的其中一個育室,這間育室較大,而裡面則有個「人」盤坐於地。牠是變異油脂蟻,在牠旁邊有幾隻油脂蟻,牠們沒有逃跑,反而恐懼地看著身旁的龐然大物。

第四個屏幕顯示一間儲存室,裡面放了很多大櫃子,上面堆放了密麻麻的藥樽,儲存了五顏六色的液體。

第五個屏幕顯示一條陰暗的通道,盡頭有光明。

而第六個屏幕則顯示了一個寬敞的空間,裡面有大約五十個被玻璃窗隔開的小房間。每個房間配備一張工具齊全的實驗桌,在正前方則有一面鋼鐵大牆,上面有一個「人」被大字形緊鎖。他們大部分身體腐爛,黑色的腐肉流出黃色的液體。即使已經死了,但他們的眼睛仍然瞪大,充滿恐懼和難以置信。其中,有不少胸口仍然起伏,顯然還未死透,但也離不遠了。



其中,有一個令三人很熟識的身影。

「楊業浩?」楊業桓失聲道,即使被蒙上了雙眼,但他也肯定其中一個被綁在裡面的就是楊業浩!但是他身上竟然沒有任何傷口,看上去十分正常,並無大礙。

楊業桓握緊拳頭,然後衝向第一條發現的通道。他們一共發現了六條通道,那個大型實驗室的位置應該在其中一間吧!李維逸和方鎮明不願讓他落單,連忙跟上他的步伐。

他們仔細檢查第一條通道,它通往一個儲存食物的地方。然後,他們回頭,檢查每條通道。他們發現了不少對付油脂蟻的武器,有一些他們更加沒有見過,在李維逸的解釋下才簡略知道它們的用途。他們盡可能帶更多的武器,這能夠大大增加他們生存下去的把握。

即使在這裡用不上,出到去後總能用上吧?

一直檢查到第五條通道後,楊業桓心中再次出現一種難以形容的不安。這條一條散發詭異紅光的通道,盡頭有道血紅的大門,上面刻了一個巨型的紅色骷髏頭。

他深吸一口氣,他不能放過任何找到楊業浩的機會,他是自己唯一一個可能仍然生還的親人啊!

在李維逸的幫助下,他們成功破解大門密碼,然後由楊業桓把門推開,眼前眼前豁然開朗。這是一個極之廣闊的廣埸,燈光暗淡,模糊地映出不少由玻璃隔開的獨立實驗室。



「是這裡了!」楊業桓不顧危險,衝了進去,找尋弟弟的身影。最終,黃天不負有心人,他發現楊業浩在一個排位較後的實驗室內。他雙眼通紅,瘋狂地尋找解鎖方法。

「冷靜,冷靜,我要冷靜。」雖然心中想著,但他卻做不到。

「支持著,我來救你了。」他急得手忙腳亂,不斷在實驗桌上亂翻。

「哥?是大哥嗎?」楊業浩雖然看不見,但認出了楊業桓的聲音。

「支持下去,我一定會救你出去。」楊業桓字裡行間充滿無比的決心。

「快走,這是陷阱!」楊業浩有氣無力道。

「陷阱?你在說甚麼?」楊業桓愣了愣,把視線集中在楊業浩身上。在他心中那股難以形容的不安,終於在這一霎那瘋狂地爆發。



「是蟻后的陷阱,快走,不然就太遲了。」語畢,在他身後的牆壁湧出大量油脂蟻,無數黑溜溜的眼睛瞪著他。這時,在楊業浩的額上突然有個蟻頭伸了出來,然後是牠的身體。

竟然是一隻巨大的油脂蟻!

既白又黃的液體在他額頭的窟窿流下,他的呼吸漸漸變得虛弱。
「快‥‥快走!」

楊業浩用盡他所有的力量,憤怒地咆哮,仍在他頭上的油脂蟻看了他一眼,竟然用牠的牙齒狠狠一咬,楊業浩慘叫聲還未發出,便再沒有任何生命跡象。

「不!!」楊業浩瘋狂地咆哮,他的聲線也變得沙啞起來,他提起雙腳,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就是把眼前的油脂蟻全部殺死!

全部都死了,我留著還有意義嗎?

隨之趕到的李維逸發現他這邊的情況,及時拉住了他,同樣紅著眼睛,可是仍然保持理智,摑了楊業桓一記耳光,道:「快走!只要我們留住性命,就能夠為死去的所有人報仇!」



楊業桓聽畢,打了一個冷顫,把他從崩潰的邊緣拉回來。

「對,報仇,我要報仇,我要消滅所有油脂蟻!」

雖然內心的憤怒不減,可是他已經作出決定。他含著眼淚仰頭咆哮地道:「我一定會報仇!我一定會為你們報仇,你等著,你等著!」他用手指指著在楊業浩額上那得意的油脂蟻,表情猙獰。楊業浩彷彿聽到了他的誓言,嘴角換上安詳的笑容。

「方鎮明了?」逃跑著的楊業桓發現方鎮明竟然失蹤了。

「他剛才在我旁邊的,怎麼一下子就不見了。」李維逸同樣疑惑。

但是,他們很快就再次發現他的身影。

他站在入口,雙手拉著大門,平靜地看著兩人。

然後,他慢慢地,把大門,關上。



「不!你在幹甚麼!」李維逸憤怒地尖叫,看著那道已經上鎖的大門,對於方鎮明的怨恨在一瞬間升到最高點。

「他‥‥」楊業桓腳下一個趔趄,幸好李維逸及時把他扶著。他們殫精竭慮通過一個又一個難關,最後竟然被自己人出賣了!

那個人,更是自己最信任的!

「還有路的,還有路的,剛剛我看到有一條足夠讓人鑽進去的通道,我們會沒事的。」雖然不知道到底方鎮明為甚麼會在這關鍵時刻出賣他們,但是在當前情況下,他們必須生存下去。

那應該是一條秘道。

「躂躂躂‥‥」潮水一樣的腳步聲一浪接一浪拍在兩人背脊,他們已經看到死神在前方招手了。這樣下去,他們兩人一定會被油脂蟻追上,而拖延牠們的辦法只有一個。

這時,李維逸灑脫一笑。

「你去吧,我留下擋住牠們,應該能為你爭取一些時間。」

楊業桓聽畢,彷彿被雷劈中一樣,全身僵硬。

「你在說甚麼傻話?」

「你有更大的仇要報。」李維逸拍一拍他的肩膀,然後巍然轉身,面對千萬油脂蟻。

楊業桓看著他的背影,捏緊拳頭,眼中的淚水不能控制地湧出,泛濫不已。

李維逸轉過頭來,托一托眼鏡,笑了笑,道:「快走。」語畢,便被一片黃潮淹沒,無盡的油脂蟻瘋狂地撕咬著他的身體,血肉如泡沬般飛出。

楊業桓強忍悲慟,深吸口氣緩和情緒,拔腳狂奔。李維逸的自我犧牲,成功轉移油脂蟻的視線,令楊業桓能夠暫時安全離開。他沿著牆壁邊跑,很快就發現一個黑色入口。雖然他也有猶豫,為甚麼這裡會有個奇怪入口呢?但是他沒有時間深入思考,他蹲下身體,慢慢爬入去。在這條秘道內有一條樓梯,在樓梯盡頭,有一縷晨光!

出口!
楊業桓每爬一級,內心的仇恨都如幾何般的速度急增。

那幾十年的親情,那幾年的友情,永遠地烙印在他的心底,他永遠也不會忘記這個仇!

他咬緊牙關,當他爬出了樓梯之後,終於看到了那猶如藍寶石般晶瑩的天空,那一片片優哉悠哉的白雲,彷彿是天下最美麗的東西。他吸了一口清新空氣,頭髮完全被汗水沾濕。

他的雙眸血紅,彷彿被憤怒擠滿一樣。

「我一定‥‥」他握緊拳頭,憤憤道。但還沒有說完,就被眼前的一幕把他的話卡在喉嚨內。

此時他站在某座建築物的天台,一眼望去,只看到一片暗黃的海水。無盡的油脂蟻在街道上,在樹上,在城市的每個角落蠕動,扭動著肥鼓鼓的屁股。
原本是居住人類的城市,卻變成了油脂蟻的老窩。

而在他的眼前,則有幾千隻油脂蟻,而在當中有一隻身長足足有五厘米的巨型蟻后。牠漆黑的眼睛閃爍著奇異的光芒,彷彿要把楊業桓的靈魂攝入去一樣。

先是父母,然後是楊業浩,李維逸,我所有的朋友。

牠們留著我,把我留到最後,是想折磨我嗎?

活著,卻比死更難受。

「螞蟻果然很記仇。」楊業桓眼中最後一點光澤終於消散,包圍牠的油脂蟻,旋即一湧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