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發吧。」三人對望一眼,合力打開前面的門,一陣腥臭隨即撲臉而來,他們臉色一白,掩著鼻子,雙眉緊皺。在他們眼前一片黑暗,燈光極微弱彷彿下一秒就會熜滅。他們隱約見到牆壁和地板上凹凸不平,鋪了一層凝固的黏液,偶爾夾雜一點鮮紅。

「走吧。」李維逸雙眉緊皺,雖然這並不是好開始,但是他們並沒有退路。前進,總比退後,回到那個油脂蟻海洋好得多。

三人小心翼翼前進,領前的李維逸回想著曾經查閱過的地圖,想不到當初貪新鮮的舉動,竟然會為這次行動帶來莫大幫助。

「我們會經過七十二個育室,如無意外大部分實驗品都已經被緊急清理,但是不知道殘餘的會不會繼續繁殖下去。所以盡可能都別製造太大噪音,不然可能會引來大群油脂蟻。」李維逸沉聲道,如果發生任何意外,賠上的必然是他們的性命。當然他知道油脂蟻總會發現他們,他只想為大家爭取那怕多一秒的時間。

三人很快便到達第一育室。只見裡面擺放了大量玻璃櫃,但是全部都有缺口,應該是孕育油脂蟻的存所,但是裡面的油脂蟻很明顯已經逃跑了。而附近亦沒有任何屍體。



「感覺上沒有危險呢。」方鎮明低聲笑道。

「別大意。」楊業桓不滿地敲敲他的頭,有幾次他製造了不少麻煩。

當他們走過了第一間育室後,一雙血紅色的眼睛在一號育室中的角落出現。由於光線關係,只能隱約看到這隻生物有類似人類的軀體。

「踏。」牠盡量放輕腳步,似乎不想讓別人發現。

「嘿!」



 
李維逸三人很順利地走過了三十六個育室,一路上只有幾隻落單的油脂蟻,很快就被他們解決了。但是,這看似順利的旅程,卻令李維逸的眉頭陰霾滿佈。

「也太順利了吧。」李維逸喃喃自語。他知道油脂蟻已經進化出一定的智慧了,如果發現入侵者的話會這樣平靜嗎?不,不可能。

可能這裡已經沒有油脂蟻了吧。

他心中這樣想著,但是他總有一種不詳的預感,就像是算漏了一些很重要的事情一樣,而這件事情可能會對他們造成很大的影響。
變異油脂蟻?



雖然牠被標籤成極度危險的生物,但實際上李維逸從來都不覺得一隻牠真的極度危險,充其量也是一隻加大版的油脂蟻罷了。以他們的速度,應該能夠擺脫牠吧?就算跑不過牠,總可以打死牠吧?

「踏。」極微弱的腳步聲,從後方傳來。楊業桓疑惑地轉過頭,但除了一片漆黑外就再看不到其他東西。看著其餘兩人不以為意的樣子,難道自己聽錯?
「踏踏踏。」腳步聲,變得沉重。楊業桓的心一下子被吊了起來,他緊張兮兮地凝望後方,其餘兩人也清晰聽到那腳步聲。

「走快點。」李維逸心中一寒,「呯呯」的心跳聲愈漸急促。隨著他們加快的步伐,那神秘腳步聲的主人似乎不想自己的獵物在牠眼前逃跑,連忙加快步速,化成暴風雨前的雷聲一樣,不斷轟炸三人的耳朵。

「轟轟轟!」到現在,那沉重的腳步聲就像是炸彈一樣,三人慄然大驚,不遺餘力地全速狂奔。但是,在他們後方,隱約出現了一個人形生物。不看還好,當楊業桓扭頭一看後,心臟彷彿被一隻無形的大手揪緊,冷意令他的血液也凝結成冰。

那是一個人類,準確而言,是一個人身蟻頭的人類。

他身高約兩米,肌肉糾結,充滿爆炸性的力量,而他身體上則沒有屬於人類的重要位置。在他那個巨大得可怕的蟻頭上,閃爍著兩點鮮艷欲滴的紅光,倒映出三個奔跑中的人。

「跑!」楊業桓再次提升步速,但手沒有停下,連忙掏出一顆顆手榴彈,頭也不回地向後扔出。與此同時,他手上的自動步槍槍咀後指,在沒有瞄準的情況下瘋狂地開槍。那在手臂上的痛楚,彷彿把他整隻手臂撕開一樣。



「轟轟轟!」一陣硝煙從後方向四周蔓延,把三人吞噬,但是他們並沒有任何得意,因為在他們後方的腳步聲仍然沉重有力。楊業桓偏過頭,只見後方狂奔著的那個蟻頭人身的家伙離他們不足五米,剛才猛烈的攻擊只在他身上留下幾行血痕。

「這是變異油脂蟻?」楊業桓失聲道。儘管他構想過到底變異油脂蟻是甚麼模樣,但他從來都沒有把自己的幻想延伸至人類的層面。對啊!誰會想到一變異油脂蟻竟然長成這樣?

當子彈打到牠的身體後,竟然反彈了,在牠身上只下淺淺的白痕。

「可惡,根本跑不過牠啊!等等可能還有密碼需要時間破解。」李維逸憤怒地咆哮一聲,在他身上能夠扔出的的爆炸物一樣接一樣被他拋出。

「轟轟轟轟!」在連翻轟炸後,變異油脂蟻的速度終於有所放緩,但是仍然不斷迫近三人。突然,牠不知道在哪裡拿出了幾隻油脂蟻,那肥大的身體在牠手上不斷掙扎,但是無補於事。然後,楊業桓看到變異油脂蟻竟然把兩隻油脂蟻放進口中。

「嘎嘎嘎。」在他口中傳出陣陣令人頭皮發皮的刺耳聲音。

飽吃一頓後,牠的速度徒然暴增。

「我懂了!」李維逸拍了拍額頭。



「變異油脂蟻可能是油脂蟻的最終兵器,我估計恐怕連蟻后也不能直接命令牠們,牠們擁有極大的自主性,並以油脂蟻為食物,不斷強化自身。而當油脂蟻族有危難時,牠們亦會挺身而出,守護蟻后,延續油脂蟻血脈。」

「牠擁有人類的身體,但是從剛才的攻擊不能對牠造成創傷就可以推斷牠的身體強度遠超我們的認知。這裡的研究員表面上是研究油脂蟻,但實際上卻是培養油脂蟻,再為變異油脂蟻提供足夠的養分啊!而他們的最終目的,就是希望能夠從變異油脂蟻上找到強化身體的線索,然後建造一支擁有超人體質的軍隊吧!如果沒有意外的話,這個想法的確是有成功的可能。而且最重要的是,這隻變異油脂蟻恐怕沒有明顯的缺點啊!就算有,也不是我們目前能夠對抗的。」李維逸一邊分析,但是步伐卻沒有減慢。他們漸漸走到通道盡頭,一道大門阻隔他們的前路。

變異油脂蟻這時也沒有急,反而好像餘有興致地看著牠「獵物」的反應。在牠手中不知何時又變出了幾隻油脂蟻,然後放進口中咀嚼,令人頭皮發麻的「嘎嘎」聲再次傳出。

「嘿。」變異油脂蟻似乎在模仿人類的聲音,但是傳到楊業桓等人的耳中就變成了地獄的奏嗚曲。李維逸沒有再理會目前的情況,他不斷摸著牆壁,希望能夠盡快找出打開它的線索。

「死。」這一聲變得更加清晰,楊業桓和方鎮明注視著眼前的龐然大物,雙腿哆嗦,汗流浹背。

「呯呯呯!」他們再沒有猶豫,以最大的火力攻擊變異後脂蟻。但後者沒有慌,反而十分享受這個過程一樣,子彈在牠身上不能留下任何的傷害。直至子彈用盡,手臂發酸後,他們手中的槍滑到地上,然後他們身體虛脫似地跪在地上。

「嘿嘿嘿。」變異油脂蟻似乎十分享受牠的「獵物」的絕望情緒,手舞足蹈,右拳打向牆壁,留下了一個拳頭形狀的深坑,紅色的眼睛更加璀璨。
一步,一步地,接近。



要完了嗎?

這時楊業桓等人共同出現的念頭。儘管他們身後的牆壁漸漸亮起了熒光藍,變異油脂蟻和他們只有一步之隔而已。

完了。

「啪。」突然,在變異油脂蟻身旁的育室傳出了沉重的腳步聲,屬於變異油脂蟻的腳步聲。在三人前面的變異油脂蟻兀然停下,扭過頭,似乎在思索那腳步聲的主人。這時,一個全身赤裸的男人在育室中走出來。

他的步伐不徐不疾,但是卻有種難以形容的吸引力拉扯變異油脂蟻的視線。

「王雨維?」楊業桓瞳孔慢慢收縮,適應黑暗,最後辨認出那個人竟然是王雨維。
他在做甚麼?他不是死了嗎?

王雨維向著楊業桓三人的方向點點頭,嘴角揚起好看的笑容。然後,他收回目光,嚴肅地瞪著變異油脂蟻,然後一步一步向牠走過去。



他這是?楊業桓和方鎮明對望一眼,看到彼此的驚震。

王雨維舉起右手,朝著變油脂蟻的胸口打去。後者向右一躍,剛好避開了王雨維的攻擊。

「轟!」他的拳頭竟然在牆壁上打出個缺口!

「這是我們最新研究的藥,但是我們沒有時間再進為優化和完善,也沒有時間做實驗。」

「我是第一個試驗品,也可能是最後一個。但是這種力量完全超越了人類身體的負荷,我時間無多了,最多只能堅持三分鐘,然後身體就會全面崩潰,你們要快。」王雨維的聲音很輕,但卻清晰地傳到三人耳邊。

他們心頭一顫,難以置信地看著擋在變異油脂蟻前那虎背熊腰的男人。

變異油脂蟻發出刺耳的噪音,似乎對王雨維的阻塞很不滿,然後毫無花哨地一拳打向他。後者即使成功擋下拳頭,但也退後了六步才能化解那股恐怖的力量。他雙眼通紅,仰天咆哮一聲,然後一拳接一拳朝著變異油脂蟻打去。

但是在肉體的力量上,變異油脂蟻顯然略勝一籌,面對著王雨維的攻勢牠顯得游刃有餘。但無可否認的是,王雨維短暫擁有的強大力量不斷把變異油脂蟻迫退,但是他的雙拳已經血肉模糊,露出慘白的骨頭了。

一分鐘,兩分鐘。

王雨維全身血肉模糊,再沒有完整的一部分了。但是他的眼前異常血紅,意志高昂,以自己蹣跚的腳步攔住變異油脂蟻前進。而後者似乎也被他的戰意嚇怕,只注視著他,再不前進半步。

「好了!」李維逸興奮叫了一聲,在他眼前的牆壁漸漸變成透明,他們三人也沒有考慮裡面有沒有危險,直接衝了入去。

「王雨維,來,快!」楊業桓向那個沐浴在鮮血中的男人揮手。

但是,王雨維只是轉過頭來,臉上仍然保持著那個好看的笑容。

「快走。」

「呯!」

在他分心的一瞬間,一個拳頭穿過了他的左胸,抓住那顆仍然在跳動的心臟。

「呯,呯,呯。」

然後,慢慢地,靜止。

靜止的心臟。